西游记第六十四回谈诗木棉庵读后感 主要内容赏析

时间:2017-09-08 18:13:0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

  正话间,只见石屋之外,有两个青衣女童,挑一对绛纱灯笼,后引着一个仙女。那仙女拈着一枝杏花,笑吟吟进门相见。那仙女怎生模样?他生得:

  青姿妆翡翠,丹脸赛胭脂。星眼光还彩,蛾眉秀又齐。下衬一条五色梅浅红裙子,上穿一件烟里火比甲轻衣。弓鞋弯凤嘴,绫袜锦绣泥。妖娆娇似天台女,不亚当年俏妲姬。

  四老欠身问道:“杏仙何来?”那女子对众道了万福,道:“知有佳客在此赓酬,特来相访,敢求一见。”十八公指着唐僧道:“佳客在此,何劳求见!”三藏躬身,不敢言语。那女子叫:“快献茶来。”又有两个黄衣女童,捧一个红漆丹盘,盘内有六个细磁茶盂,盂内设几品异果,横担着匙儿,提一把白铁嵌黄铜的茶壶,壶内香茶喷鼻。斟了茶,那女子微露春葱,捧磁盂先奉三藏,次奉四老,然后一盏,自取而陪。

西游记第六十四回谈诗木棉庵读后感 主要内容赏析

  凌空子道:“杏仙为何不坐?”那女子方才去坐。茶毕欠身问道:“仙翁今宵盛乐,佳句请教一二如何?”拂云叟道:“我等皆鄙俚之言,惟圣僧真盛唐之作,甚可嘉羡。”那女子道:“如不吝教,乞赐一观。”四老即以长老前诗后诗并禅法论,宣了一遍。那女子满面春风对众道:“妾身不才,不当献丑。但聆此佳句,似不可虚也,勉强将后诗奉和一律如何?”遂朗吟道:

  上盖留名汉武王,周时孔子立坛场。董仙爱我成林积,孙楚曾怜寒食香。

  雨润红姿娇且嫩,烟蒸翠色显还藏。自知过熟微酸意,落处年年伴麦场。

  四老闻诗,人人称贺。都道:“清雅脱尘,句内包含春意。好个‘雨润红姿娇且嫩’、‘雨润红姿娇且嫩’!”那女子笑而悄答道:“惶恐,惶恐!适闻圣僧之章,诚然锦心绣口,如不吝珠玉,赐教一阕如何?”唐僧不敢答应。那女子渐有见爱之情,挨挨轧轧,渐近坐边,低声悄语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几何?”十八公道:“杏仙尽有仰高之情,圣僧岂可无俯就之意?如不见怜,是不知趣了也。”孤直公道:“圣僧乃有道有名之士,决不苟且行事。如此样举措,是我等取罪过了。污人名,坏人德,非远达也。果是杏仙有意,可教拂云叟与十八公做媒,我与凌空子保亲,成此姻眷,何不美哉!”

  三藏听言,遂变了颜色,跳起来高叫道:“汝等皆是一类邪物,这般诱我!当时只以砥砺之言,谈玄谈道可也,如今怎么以美人局来骗害贫僧!是何道理!”四老见三藏发怒,一个个咬指担惊,再不复言。那赤身鬼使暴躁如雷道:“这和尚好不识抬举!我这姐姐,那些儿不好?他人材俊雅,玉质娇姿,不必说那女工针指,只这一段诗才,也配得过你。你怎么这等推辞!休错过了!孤直公之言甚当,如果不可苟合,待我再与你主婚。”三藏大惊失色,凭他们怎么胡谈乱讲,只是不从。鬼使又道:“你这和尚,我们好言好语,你不听从,若是我们发起村野之性,还把你摄了去,教你和尚不得做,老婆不得娶,却不枉为人一世也?”那长老心如金石,坚执不从。暗想道:“我徒弟们不知在那里寻我哩!”说一声,止不住眼中堕泪。那女子陪着笑,挨至身边,翠袖中取出一个蜜合绫汗巾儿与他揩泪,道:“佳客勿得烦恼,我与你倚玉偎香,耍子去来。”长老咄的一声吆喝,跳起身来就走,被那些人扯扯拽拽,嚷到天明。

  忽听得那里叫声:“师父,师父!你在那方言语也?”原来那孙大圣与八戒沙僧,牵着马,挑着担,一夜不曾住脚,穿荆度棘,东寻西找,却好半云半雾的,过了八百里荆棘岭西下,听得唐僧吆喝,却就喊了一声。那长老挣出门来,叫声:“悟空,我在这里哩,快来救我,快来救我!”那四老与鬼使,那女子与女童,幌一幌都不见了。须臾间,八戒、沙僧俱到边前道:“师父,你怎么得到此也?”三藏扯住行者道:“徒弟啊,多累了你们了!昨日晚间见的那个老者,言说土地送斋一事,是你喝声要打,他就把我抬到此方。他与我携手相搀,走入门,又见三个老者,来此会我,俱道我做圣僧,一个个言谈清雅,极善吟诗。我与他赓和相攀,觉有夜半时候,又见一个美貌女子执灯火,也来这里会我,吟了一首诗,称我做佳客。因见我相貌,欲求配偶,我方省悟,正不从时,又被他做媒的做媒,保亲的保亲,主婚的主婚,我立誓不肯,正欲挣着要走,与他嚷闹,不期你们到了。一则天明,二来还是怕你,只才还扯扯拽拽,忽然就不见了。”行者道:“你既与他叙话谈诗,就不曾问他个名字?”三藏道:“我曾问他之号,那老者唤做十八公,号劲节,第二个号孤直公,第三个号凌空子,第四个号拂云叟,那女子,人称他做杏仙。”八戒道:“此物在于何处?才往那方去了?”三藏道:“去向之方,不知何所,但只谈诗之处,去此不远。”

  他三人同师父看处,只见一座石崖,崖上有“木仙庵”三字。三藏道:“此间正是。”行者仔细观之,却原来是一株大桧树,一株老柏,一株老松,一株老竹,竹后有一株丹枫。再看崖那边,还有一株老杏,二株腊梅,二株丹桂。行者笑道:“你可曾看见妖怪?”八戒道:“不曾。”行者道:“你不知,就是这几株树木在此成精也。”八戒道:“哥哥怎得知成精者是树?”行者道:“十八公乃松树,孤直公乃柏树,凌空子乃桧树,拂云叟乃竹竿,赤身鬼乃枫树,杏仙即杏树,女童即丹桂、腊梅也。”八戒闻言,不论好歹,一顿钉钯,三五长嘴,连拱带筑,把两颗腊梅、丹桂、老杏、枫杨俱挥倒在地,果然那根下俱鲜血淋漓。三藏近前扯住道:“悟能,不可伤了他!他虽成了气候,却不曾伤我,我等找路去罢。”行者道:“师父不可惜他,恐日后成了大怪,害人不浅也。”那呆子索性一顿钯,将松柏桧竹一齐皆筑倒,却才请师父上马,顺大路一齐西行。

  ——第六十四回《荆棘岭悟能努力 木仙庵三藏谈诗》

  【赏析

  清人汪憺漪在《西游证道书》之第六十七回的回前评中有一段评语是这样说的:“前者火焰山、碧波潭之役,劳师动众,波波劫劫,可谓极忙极闹矣,而此处忽接以荆棘岭,木仙庵之烟石竹霞、木客花妖,说有谈空,吟风弄月,殆与廿六回之三岛求方同一机杼。此真文章家闹中取静、忙里偷闲法也。不然,有峰而无壑,有水而无潭,岂复成山水乎?”看来,这位汪氏也是一位写作高手,他深谙写作之道。在评论小说作家的写作技巧时,懂得其中的甘苦,作为一位资深的评论家,无愧是作者的知音。

  本来,为文之道在于有张有弛,一张一弛,张弛交替,也符合人的审美需求。小说创作也是如此。射箭的人皆知,弓弦崩得太紧了,就有可能会断,所以应该张弛结合。开车的人也深知,车下的道路不宜笔直向前,那样容易使驾车者产生放松的心理,增加不安全的因素。前面说过,小说《西游记》由五个部分组成。有起、承、转、合,也有高峰和壑谷。而每个部分也各有千秋。例如,第四个部分写唐僧师徒赴西天取经路上,为实现理想而百折不挠、战胜各类妖魔鬼怪的故事。其间,所谓的“劫难”有九九八十一难。这些劫难都不尽相同,有大有小,唐僧师徒在战胜他们时也有易有难,而作者在描写他们战胜各种劫难时所使用的篇幅也各不相同,所使用的文字也有多有少,因而在创作中形成了峰、壑互见,张弛有度的节奏。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情节发展之“波澜起伏”。从人的审美心理来说,它也是与之很契合的。以《西游记》来说,小说第五十六至五十八回是叙写“真假美猴王”的故事,这三回故事连环相扣,无疑是小说的一个高潮。然而紧接这一高潮的是一个新的高潮。这就是小说第五十九回至六十一回的故事,作者同样使用了三回的篇幅,叙写了唐僧师徒路阻火焰山的故事。他从智斗罗刹女写起,引出旧友牛魔王,上联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壮举,又通过大战牛魔王,得胜而得以顺利通过了火焰山。这无疑是小说发展的又一个高潮。虽然两个高潮同样使用了三回的篇幅,但小说涉及了牛魔王和罗刹女夫妻,并且在以后的情节发展中也闪现着牛魔王的身影来看,后者似乎比前一个高潮的浪峰要更高一些。这里我们不想去讨论这两个高潮的问题。我们想要指出的是,在这两个情节发展的高潮以后,紧接其后的故事情节的发展,不宜再是一个高潮了。理由很简单:“张”以后应是“弛”了,一张一弛,错落有致,这才符合创作的常理。然而,在高“张”以后的低“弛”,其一张、一弛之间的错落,似乎也不宜过大。如果那样,艺术的节奏也会显得十分突兀,这同样不符合读者的审美节律和情韵。因此在两者之间需要有一个艺术缓冲,或者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过渡”。小说第六十二回至六十三回所叙写的唐僧师徒在祭赛国的“扫塔辨奇冤”和除妖降魔的故事,就是在艺术发展的节奏上很好地起了这种“过渡”的作用。而此则小说中的“木仙庵谈诗”就是在这种由张趋弛之“过渡”后的一种暂时的壑沟中发生的事,所以仅用一回的篇幅也就够了。这种艺术笔墨,用汪氏的话来说,就叫“闹中取静”。

  小说叙写唐僧师徒离开了祭赛国后,不久即来到了荆棘岭。这荆棘岭上也是妖雾弥漫,一阵阴风过后,有一位老人居然把唐僧卷到一座烟霞石屋之前。此时,正是风清月霁之宵。那位老人告诉唐僧,他是荆棘岭十八公,因慕其高名,欲乘此良宵会友谈诗,消遣情怀而已。这时,另有三人也围了过来,连唐僧共五人,一起在岭上开始了吟诗比赛。不用说,他们都是妖魔鬼怪变化而来,只是披上了一件文人的外衣而已。其中那个霜姿者,号孤直公;绿鬓者,号凌空子;虚心者,号拂云叟;十八公则号劲节。

  文人毕竟是文人,他们随时都想着要去“秀”一下自己。封建社会中的知识文人,最擅长的也许是诗——关于写诗和谈诗,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不管小说《西游记》的作者是否吴承恩,他是一位文人则是可以肯定的。《西游记》是一部神话小说,写诗和谈诗并非是它的必要内容,而作者在此突然插入这么一回内容,就是为了要“秀”一下作者自己的满腹诗才而已。

  谁都知道,封建社会中的知识文人会写诗,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中国本是一个诗的王国,不仅是文人,就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会写诗的也很多。一部《诗经》,三百零五篇大作,其中有不少出自劳动人民之手,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而至隋唐时代,开始实行科举考试,为社会除贵族外的一般民众拓开了一条跻身上层社会的通道,引得多少人在这一通向仕途的“乌托邦”式的梦想面前碰得头破血流。然而,由于开考的内容之一是要做诗,所以更引得这诗国之人的诗兴大发,诗艺大进,诗作大增,蔚然成就一代文学代表的唐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这一社会世风下的产物。古时中国文人以写诗为荣,以谈诗论诗为荣,这在明代也是一样。在这一则小说中,作者尽情地在卖弄个人的写诗才华。请看这四人分别介绍个人的诗作就可见之:

  我岁今经千岁古,撑天叶茂四时春。香枝郁郁龙蛇状,碎影重重霜雪身。

  自幼坚刚能耐老,从今正直喜修真。乌栖凤宿非凡辈,落落森森远俗尘。

  ——孤直公

  吾年千载傲风霜,高干灵枝力自刚。夜静有声如雨滴,秋晴荫影似云张。

  盘根已得长生诀,受命尤宜不老方。留鹤化龙非俗辈,苍苍爽爽近仙乡。

  ——凌空子

  岁寒虚度有千秋,老景潇然清更幽。不杂嚣尘终冷淡,饱经霜雪自风流。

  七贤作侣同谈道,六逸为朋共唱酬。戛玉敲金非琐琐,天然情性与仙游。

  ——拂云叟

  我亦千年约有余,苍然贞秀自如如。堪怜雨露生成力,借得乾坤造化机。

  万壑风烟惟我盛,四时洒落让吾疏。盖张翠影留仙客,博弈调琴讲道书。

  ——劲节十八公

  就连那个唐僧,我们在小说《西游记》中还从来没见过他的诗作,这时居然也用一首七律诗向四位装成好人的妖怪简述了自己说:

  四十年前出母胎,未产之时命已灾。逃生落水随波滚,幸遇金山脱本骸。

  养性看经无懈怠,诚心拜佛敢俄捱?今蒙皇上差西去,路遇仙翁下爱来。

  平心而论,这几首诗的质量参差不全,表面看来,虽说中规中矩,但严格说来,有的还有点瑕疵。如劲节十八公的那首诗,如果按照古代写诗的规范,颈联的最后一字“机”,明显和全诗的韵律不合。当然这里可能有刻书时的错讹存在,但要说它们是一流的诗,恐也未必。倒是唐僧的一节“禅法指教”,确也道出了这个高僧的不凡道行。历史上的玄奘,信奉佛教的唯识宗。他是唯识宗的正宗的传人。但是,由于唯识宗的理论比较深奥难解,它只在唐代活跃过一阵子,至明代,中国的佛教各宗派中,只剩下了净土和禅宗还有市场。特别是净土宗,由于它比较通俗,又强调人人可以成佛,个个皆是阿弥陀佛,而在平民百姓中很流行。作为小说作者,乃是一个源自社会中间的一个有文化的知识文人,可能会对禅宗产生更浓烈的兴趣。因为禅宗强调内心世界的静修和安宁,重视心灵的澄明清澈,与当时知识文人的精神需求相契合。唐僧说:

  禅者,静也;法者,度也。静中之度,非悟不成。悟者,洗心涤虑,脱俗离尘是也。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 全此三者,幸莫大焉。至德妙道,渺漠希夷,六根六识,遂可扫除。菩提者,不死不生,无余无欠,空色包罗,圣凡俱遣。访真了元始钳锤,悟实了牟尼手段。发挥象罔,踏碎涅槃。必须觉中觉了悟中悟,一点灵光全保护。放开烈焰照婆娑,法界纵横独显露。至幽微,更守固,玄关口说谁人度?我本元修大觉禅,有缘有志方记悟。

  把这段“开示”的话简单的作一翻译,它的意思就是: 佛经上所说的“禅”是什么呢?我们可用一个“静”字来概括;佛经上所说的“法”是什么呢?我们也可用一个“度”字来概括。人们的内心既要清静澄明,又要达到恰到好处,就一定要学会“悟”。这里说的“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洗心涤虑,脱俗离尘的意思呀!人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很不容易,要有更好的成长尤其困难,而要得到正确的思想指引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如果人的一生能有以上机遇,那就是最大的幸运了。崇高的道德和人生的哲理,渺茫稀少,很难得到。而人的一切烦恼和邪念,都可驱除。禅宗所说的“菩提”两字,就是指的人须忘却生死、财富、欲望,不管是什么人都同样如此。你只要真心诚意地从头开始,才能从根本上学到佛教的真谛,从而自由忘我地进入这涅槃世界。

  最后他用“觉中觉了悟中悟,一点灵光全保护。放开烈焰照婆娑,法界纵横独显露。至幽微,更守固,玄关口说谁人度?我本元修大觉禅,有缘有志方记悟”这几句偈语作结。以后他们又在明月星空之下进行联诗,并用诗歌谈诗、吟诗,雅处十足,过了一把文人的诗瘾。直到一个仙女进来,也加入了他们的吟诗,而且对唐僧百般引诱,“唐僧不敢答应。那女子渐有见爱之情,挨挨轧轧,渐近坐边,低声悄语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几何?’”至此时,唐僧才真正认清了他们所设下的“美人局”而发怒。正当这女子在纠缠唐僧的时候,孙悟空等三人过来才解了围。他们仔细一看,才发现师父吟诗处叫“木仙庵”,那几个老人,原来分别是一株老槐、老松、老柏、老竹等树精变化而成。猪八戒恨上心来,举起铁钯,一阵猛打,把他们都打死在地。四人继续西行。

  吟诗作画,美人作陪,在一般的文人看来,是多么的赏心悦目的事啊!这几个妖魔妄想用美人计来破唐僧的真身,心中的算盘可谓打得很精明,但唐僧自然不会吃他们的那一套。在这一场不见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唐僧又一次成为一个胜利者,殊不容易。在小说《西游记》中,我们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妖魔,其中有色象之魔、五行之魔、情欲之魔、水火之魔、风土之魔、禽兽之魔,又有人魔、尸魔、神魔、仙魔,如今在木仙庵又见识了草木之魔,也算是开了眼界。其实,这个故事本身不复杂,也太老套了,但读来仍觉新鲜,是作者赋予了它新的因素。唐僧独自面对妖魔的机会很多,但与其作斗争的不多,战胜妖魔往往要靠孙悟空等人。而在这则小说中,他却在第一个回合独自一人与妖魔周旋,从全书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亮点。在《西游记》中,出现的艺术人物(也包括各类神仙鬼怪和妖魔以及宗教人物)有名有姓者不下百人,男女老幼各行各业的都有,唯独缺少文人的艺术形象。这则小说中出现的几个文人,虽说年老,又是树精变的,但总是文人,自然有着填补空白的意义。妖魔化成美女向男子求欢,后来也成了清代《聊斋志异》的创作模式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系 授权8794明星网独家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及摘抄,违者必究!

猜你喜欢

西游记第一百回取经回大唐读后感 主要内容

  太宗闻言,称赞不已,又问:远涉西方,端的路程多少?三藏道:总记菩萨之言,有十万八千里之远。途中未曾记数,只知经过了一十四遍寒暑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九回回程再遇险读后感 主要内

  三藏脚踏了凡地,自觉心惊。八戒呵呵大笑道:好,好,好!这正是要快得迟。沙僧道:好,好,好!因是我们走快了些儿,教我们在此歇歇哩。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八回传经起波澜读后感 主要内

  阿傩、伽叶引唐僧看遍经名,对唐僧道:圣僧东土到此,有些什么人事送我们?快拿出来,好传经与你去。三藏闻言道:弟子玄奘,来路迢遥,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八回灵山见佛祖读后感 主要内

  好大圣,拽开步跳上独木桥,摇摇摆摆。须臾,跑将过去,在那边招呼道:过来,过来!唐僧摇手,八戒、沙僧咬指道:难,难,难!行者又从那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七回还魂寇员外读后感 主要内

  却说他师徒们,在那华光行院破屋下挨至天晓,方才出门,上路奔西。可可的那些强盗当夜打劫了寇家,系出城外,也向西方大路上。行经天晓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五回天竺收玉兔读后感 主要内

  却说那唐僧忧忧愁愁,随着国王至后宫,只听得鼓乐喧天,随闻得异香扑鼻,低着头,不敢仰视。行者暗里欣然,丁在那毗卢帽顶上,运神光,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三回朝王遇佳偶读后感 主要内

  话表那个天竺国王,因爱山水花卉,前年带后妃、公主在御花园月夜赏玩,惹动一个妖邪,把真公主摄去,他却变做一个假公主。知得唐僧今年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一回大闹玄英洞读后感 主要内

  正说处,只听得半空中呼呼风响,唬得些看灯的人尽皆四散。那些和尚也立不住脚道:老师父,回去罢,风来了。是佛爷降祥,到此看灯也。唐 更多

西游记第九十回计闹豹头山读后感 主要内容

  这五个杂毛狮子精与行者、沙僧正自杀到好处,那老怪驾着黑云,径直腾至城楼上,摇一摇头,唬得那城上文武大小官员并守城人夫等,都滚下 更多

西游记第八十八回传艺玉华州读后感 主要内

  那三个小王子急回宫里,告奏老王道:父王万千之喜!今有莫大之功也!适才可曾看见半空中舞弄么?老王道:我才见半空霞彩,就于宫院内同你 更多

我和淫荡的(老师姐姐)缠绵不休的激情性爱

过啦一段时间,她怀孕啦。他没有经历的事情终于发生啦。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点蒙啦。难道一个个生命就是这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吗?可能是对于事情的好奇吧!更多

程前与现任妻子朱瑞近况/程前个人资料与董

本文主要介绍:程前近况、程前现任妻子朱瑞、程前个人资料、程前与董卿为什么分手、程前的父亲、程前爱子娇妻曝光生活幸福、程前恋董卿丢饭碗更多

战狼2影评1500字 战狼2影评800字(4篇)

  《战狼2》影评一: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战狼系列,是一个由虚无变实在的过程。战狼1给我的总体感觉简直就是糊编乱造的瞎扯,而到 更多

谢津死亡当场画面/谢津为什么自杀

  很早就知道这个唱功不凡的谢津,年纪轻轻就凭着一把直入云霄的苍劲高音晋身于内地一线女歌手之列,曾经做过齐秦等著名港台歌星的演唱会 更多

史可个人资料现任老公是谁/史可和前夫黄小

  史可个人资料现任老公是谁 史可和前夫黄小茂的儿子  史可出生在湖北枝江市的马家 店镇,她的家旁不远就是镇中心的大礼堂兼电影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