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闻一多的死因 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第5页]

时间:2017-10-26 17:42:09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

  1945年8月14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喜讯传来,正在昆明郊区度暑假的闻一多兴奋不已,立即跑到龙泉镇上的一家小理发店,剃掉了在胸前飘拂了七年半的美髯,践行了蓄须时的誓言,以示庆祝。8月15日晚,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联合举行了一次具有示威性质的“从胜利到和平”时事晚会,主题是反内战,要和平。闻一多被邀请到会演讲。他握着学生们自制的扩音器,如狮子般地怒吼道:“谁不要人民,人民就不要谁!”

  可是,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一方面与共产党在重庆谈判了43天,被迫签订了《国共两党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另一方面则加紧调兵遣将,积极准备发动大规模的新的内战。中国上空重新笼罩着战争的乌云,闻一多愤怒地把内战斥为“民族自杀的现象!”[2]

  蒋介石在准备发动内战的同时,又于1945年10月3日对云南地方长官龙云发动了突然袭击,在枪炮声中改组了云南省政府,由蒋介石的亲信李宗黄代理省主席,关麟征接任省警备司令。李、关秉承蒋介石的旨意,加紧镇压民主运动,使“民主堡垒”昆明沉浸在腥风血雨之中。

  1945年11月25日晚,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英语专科学校等四校学生联合召开反对内战呼吁和平座谈会,到会者五千余人。这使刚刚接管昆明、立足未稳的蒋介石反动集团万分恐慌。他们派出大批特务扰乱会场秩序,切断电源,四处放枪,威胁集会的群众,使会场出现一些骚动。闻一多当即挺身而出,高声喊道:“不要动! 坐下来! 我们不怕!”这喊声给了集会师生以巨大的鼓舞。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民主集会的卑鄙伎俩,激起了昆明学生和各界人士的极大义愤。全市31所大中学校的学生决定从第二天起一致罢课以示抗议。此举得到了许多群众的同情支持,反动派为此派出了大批特务暴徒,四处殴打侮辱爱国学生,同时街上还出现了悬赏40万元现钞收买闻一多的人头的恐吓标语。

  12月1日上午9时到下午4时,全副武装的反动军警和特务分别闯入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西南联大及其附中等学校,捣毁校具,劫掠财物,殴打师生,投掷手榴弹,当场炸死南菁中学青年教师于再、联大学生李鲁连、潘琰(女)、昆华工校学生张华昌四人;联大学生缪祥烈左腿骨被炸断,成为终生残废;另外还有二十余人被打伤。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 一”惨案。闻一多在这场斗争中,始终坚定地站在进步学生一边,将这一天称作“是中华民国建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1],说这是反动派制造的“黑色恐怖”。事后,闻一多应进步学生之约,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亲笔写下了《“一二· 一”运动始末记》一文,刻在昆明“四烈士之墓”前面的石柱上。他热情讴歌四烈士“给中华民族打开了一条生路”,号召“未死的战士们踏着四烈士的血迹”[2],继续战斗。

  1946年3月17日是四烈士出殡的日子,沿途两万余人参加送葬,闻一多担任四烈士殡葬典礼的主祭人,走在最前面。下葬时,闻一多致词说:“我们一定为死者报仇,要追捕凶手。我们追到天涯海角。这一辈子追不到,下一辈子还要追,这血债是要还的!”他带领大家宣誓:“人民的道路,是艰苦而曲折的。我们将以更坚定一致的步伐前进!”

  闻一多是民盟中央执行委员、民盟云南省支部宣传委员,1944年12月8日又兼任了新创刊的昆明《民主周刊》社社长。他用自己犀利的笔,先后在该刊上发表了几十篇杂文,为民主力量呐喊。每篇文章都是掷向敌人营垒的匕首投枪。

  “一二· 一”惨案发生后,闻一多又发表了《兽、人、鬼》的讲演,把敌我友三方用形象的语言比喻为兽、人、鬼,指出反动派在“一二· 一”惨案中充分暴露出残酷的兽行,他们是刽子手。人们对于这类兽行的认识还是清楚的,可是还有一些“为虎作伥”的鬼的想法和做法,人们也要善于识别,充分认识他们的真面目[3]! 闻一多在这一时期写的杂文和作的演讲,证明他已经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因此能够入木三分,一语中的,有很强的战斗性。

  1946年5月4日,西南联合大学宣布结束,并举行了结业式。全体师生在校园内竖起了一座由闻一多书写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碑文记叙了联大的经历。从此以后,饱受了八年离乱之苦的师生们,都在欢欣鼓舞地准备复员北上,分别回到原来的三所大学。可是,正当学校已放暑假,学生陆续北迁之时,国民党反动派却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全面的内战,在昆明也对地下党员、民主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加紧镇压。国民党特务放出空气,企图加害于闻一多。有人劝他尽快离开昆明,他却要求在昆明多留一段时间。他私下向一个朋友透露了心底的秘密:“我想晚点儿回北方去,一方面是为了我和你们安排好昆明的工作;另一方面,因为我有一年的休假,我想借此机会,从北平秘密到解放区去,哪怕是去看一看再回来。”[1]

  6月29日,民盟举行社会各界招待会,闻一多和李公朴、张奚若、华罗庚等参加了会议。他在会上针对知识界的一些朋友不过问政治的状况,用自己的切身体会谈到,做学问的人,企图不过问政治,而取超然态度,“不是受人欺骗,便是自欺欺人”。接着他宣布了民盟决心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坚持“民主团结、和平建国”的立场。他伸出了自己的手说:“诸位看一看在我的这张手上是空无所有,满手都是粉笔灰。教书的人,自然只有粉笔灰,粉笔灰都是白的颜色,在我这张赤手空拳中,是满手纯洁净白的,有什么可怕呢?我愿意伸出这张洁白的手,期待着各界朋友们亲密地携起手来,共同为反内战、争民主,坚持到底!”[2] 闻一多语重心长的即席演讲,给广大听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1946年7月11日晚10时许,著名的社会教育家、中国民主同盟的负责人、当年“七君子”之一的李公朴,在昆明市青云街口被国民党特务用美制无声手枪暗杀,次日晨5时20分逝世于云南大学医院。闻一多闻讯后,悲愤万分,立即赶往医院,抚尸恸哭道:“公朴没有死呀! 公朴没有死! 我们要复仇!”随即他又赶回《民主周刊》社,通电全国,控诉反动派的罪行。回校后,闻一多又协助《学生报》编出了《李公朴先生死难专号》,亲笔题词:“反动派! 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表示了自己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当时,他的夫人高真适逢心脏病复发,眼见局势极度危险,忧心如焚,曾再三阻止他外出。有一次,高真拉住了他的衣角,恳求地说:“我的病已经不能治了,万一你再遭反动派毒手,丢下孤儿弱女,谁来安排?怎样得了?”闻一多也知道家里不能没有他,但沉思了一会后,仍然坚定地说:“事已至此,我不出去,诸事不能进行,何以慰死者?何以言民主?万一身遭不测,后事我也顾不得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握拳顿足,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1]。

  7月15日上午,李公朴先生治丧委员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召开大会,请李夫人张曼筠报告李公朴的殉难经过,到会者一千余人,里面混杂着许多特务。当时,外面早已风传闻一多已经上了国民党特务的暗杀名单,但他仍然带病出席。为了闻一多的安全,会议主持人本来没有安排他发言,但在李夫人由于悲痛已极,泣不成声,被扶下讲台以后,闻一多突然拍案而起,怒斥凶顽,慷慨激昂地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讲演》。他的正义的责问声在每一位到会的来宾心中震响。他说:“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用嘴,写出了说出了千万人民心中压着的话,大家有笔有嘴有理由讲啊,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偷偷摸摸的杀!”(鼓掌)他怒目环视全场,大声呵道:“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厉声,热烈的鼓掌)暗杀了人,还要污蔑人,说什么‘桃色案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 无耻啊!(热烈的鼓掌)这是某集团的无耻,是李先生的光荣!”在这正义而愤怒的谴责下,在场的有些特务面如土色,不自觉地耷拉下了脑袋。最后,他右手握拳说:“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准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他的气吞山河的讲演在会场上掀起了海啸,将听众情绪推向了峰峦之巅。

  当天下午,闻一多又主持了《民主周刊》社的记者招待会,进一步揭露了暗杀事件的真相,于是引起了反动派的极度恐慌。散会以后,他在返家途中,突遭一群国民党特务袭击,被美制冲锋枪射中十余弹。他就是这样,为民主运动洒尽了最后一滴血。终年47岁。

  闻一多遇难的噩耗传出以后,毛泽东和朱德立即从延安联名向昆明发来唁电称:“全国志士,必将继先生遗志,再接再厉,务使民主事业克底于成。”[1] 正在上海的中共代表周恩来闻讯后,悲愤地流下了热泪。他与董必武、邓颖超、李维汉、廖承志联名给闻一多夫人拍电致哀,并痛斥国民党特务:“此种空前残酷、惨痛、丑恶、卑鄙之暗杀行为,实打破了中外政治黑暗历史之纪录,中国法西斯统治的狰狞面目,至此已暴露无余。”[2] 同年10月19日,在上海文化界举行的纪念鲁迅逝世十周年大会上,周恩来致辞说:“鲁迅、闻一多都是最忠实、最努力的牛,我们要学习他们的榜样,在人民面前发誓:做人民的奴隶,受人民的指挥,做一条牛。”

猜你喜欢

郭沫若简介资料生平事迹故事 少年时代的郭

  少年时代  1892年(清光绪十八年)11月16日,郭沫若诞生于四川省乐山县观峨乡沙湾镇的一个中等地主家庭。  母亲怀他时,梦见一头小豹 更多

2017-10-26 17:42:09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7-10-26 17:42:09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7-10-26 17:42:09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7-10-26 17:42:09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7-10-26 17:42:09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7-10-26 17:42:09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