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恩铭简介的故事事迹 被国民党捕枪杀年仅30岁

时间:2017-08-10 15:09:45 来源:网络整理

  邓恩铭,又名邓恩明。曾用名,黄伯云。水族人①,中国共 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作出了贡 献,也是山东、青岛党的创建者和主要领导人之一。

  水家娃子 立志出山

  邓恩铭于一九○一年一月五日,诞生在贵州省荔波县水堡寨。

  邓恩铭出生之前,家中七口人,三间房屋,二亩田,常年 产量八、九挑 (每挑一百斤) ,难以吃饱穿暖,又佃种田五、 六亩,才得勉强维持一家衣食之需。他的出生,给家庭添了一 张口、多了一层困难。

  瑶山苗岭盛产药材,恩铭的祖父懂些医术,在城里有一栋木 房,挂牌行医。恩铭的父亲邓国琮为了从父学医,常常从水堡跑 进城里,伴父同住。后来他也于农闲时节,走村串寨行医。

  邓家的女人为了糊口,也都参加劳动,恩铭的祖母到街上卖一点酸菜营生。恩铭的母亲,每晚挑灯做鞋。但因制作费 工,无利可图。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再生发豆芽出卖、磨豆 腐、摆药摊维持生计。

  越是全家苦累,越使邓国琮念念不忘“唯有读书高”。恩 铭是长子,他想让恩铭读书,将来做些大事,改变悲愁的命运。 就在恩铭四岁时,请布依族先生蒙旦初来给恩铭“发蒙” 。恩 铭便成了水堡启蒙读书最早的一个娃子。

  水家娃子无论男女,都早早学会了挑担赶场(乡镇集市)。 恩铭五岁起就开始做家里的帮手了。他常常于赶场天(即逢集 市贸易之日) 帮奶奶去卖饭卖水。大山大河天地广阔,路上场 上见闻很多,渐渐引起他的思考。有时在赶场的路上,有时在 家中的火窿边,恩铭爱听奶奶讲述民间传奇的动人故事。清朝 咸丰、同治年间整个贵州的各族人民,响应太平天国起义,号 称“洪苗”,造了二十年的反。水族英雄潘新简领导 “水家 苗”,联合各族人民,于同治五年攻破荔波县城,杀了贪官污 吏、恶霸豪绅,委派了县长,建立了政权,真叫水家扬眉吐 气。民族英雄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能磨灭的印象。

  奶奶本是三都县有名的水家歌手。“砍柴一刀刀,担水一 挑挑。谁知一餐饭,多少眼泪抛! ”①“我在山这边,望到你 那边。手儿难伸延,心儿紧相连。”②她把这些歌的寓意给恩 铭讲解得很细切,使恩铭逐渐明白了“吃穿来之不易”、“民 族隔阂不好”一类的浅显道理。后来,恩铭自己也编儿歌唱:

  下大雨,涨大河,

  大水淹到白岩脚。

  抓住大龙角,

  鲤鱼、虾子逃不脱! ①

  这首儿歌不仅富有孩子的情趣,或许还有稍深一层的意思 吧。

  一九一三年,邓国琮卖掉了祖传的几亩薄田,带全家搬进 荔波县城住,自己专做郎中 (医生) ,此时,恩铭已随爷爷住 在荔波,进了一座六年制的完全小学——“荔泉书院”。那时 候,各族人民缺吃少穿,不得不流浪乞讨。乞丐讨到邓家,打 着竹板唱道: “打大雷,下大雪,可怜麻雀树上歇。麻雀还有 一身毛,可怜鲤鱼水上漂。鲤鱼还有两根须,可怜穷人无吃 的。”②恩铭听到后十分同情,恨不得多给乞丐一些。

  荔泉书院里除了有客家的孩子外,还有许多苗、水、布依 等族的娃子。学生都会唱本族的民歌。有一天,一个学生咿咿 呀呀地唱旧歌谣,恩铭听到了,便凑过去说: “来,我教你唱 一支好听的歌子! ”随即唱道:

  种田之人吃不饱,

  纺纱之人穿不好。

  坐轿之人唱高调,

  抬轿之人满地跑。③

  这支由恩铭填进新词的水家谣曲,很快就在同学间流传开 来。歌声惊动了恩铭的老师高梓仲。

  恩铭在学习上刻苦用功,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名列前 茅; 在品质上,更是人人敬佩。高梓仲老师认为,邓恩铭在待 人接物上确乎有古人所称道的: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 怀之”的气度;但是,敢于吟讽社会的不平,实在惊人。高老师身 居僻地,颇有怀才不遇的感慨,如今见到这位学生作为不凡, 心里无比高兴。他手挽恩铭,以当地人最上等的礼节——火锅宴 会来款待自己的学生。从此,恩铭成了梓仲先生家中的常客。

  高家四代教书,家境清寒,唯有藏书满架。少年恩铭到了 高家,如同乘舟游进书海,在历史、政治、经济、文学以及自 然科学的书本中,见识天地。高梓仲听凭恩铭翻检阅读,而且 常常与他谈今论古,兴致勃勃。

  高老师对当时社会十分不满,尤其痛恨窃国大盗袁世凯之 流,愤懑之情溢于言表。他多才多艺,能画善写,且有祖传嵌 银技巧。恩铭便从师学诗,学画,学雕刻,学镶嵌手工。对 诗,老师不主张受格律的束缚,很欣赏民歌风味,这种见解对 恩铭是有影响的。不久,如 《悯农》一类的诗,便由恩铭等咏 唱在荔波学童们的一幢幢竹楼木屋。

  那时的荔波封建落后,男尊女卑,妇女倍受虐待。有一天 放学的路上,恩铭看到一个汉子毒打他的老婆,一个长辈模样 的人还在一旁振振有词地数落那个可怜的妇女,说什么“女子 出嫁不从夫就是失德,一妇失德全家不和,一族人也面无光彩, 还成个体统?”恩铭忍不住挺身向前质问:“现在是共和的天下, 提倡男女平权,你还讲古代前朝的三从四德,这不是反对共和、 复辟专制吗?这成不成个体统! ”人小理端,问得对方目瞪口 呆,打人的只得住了手。这件事传遍了荔波城的大街小 巷。

  又有一次,高梓仲随校方祭孔,不带女儿玉鸾。玉鸾倚门 啼哭,恩铭安慰她说: “孔夫子是专制皇帝的圣人,他从来就 不喜欢女子读书,你为什么还要去祭他?现在共和了,男女平 权,女子一样可以读书,一样可以立足社会,你该象你祖母一 样,当女教习①。你看汉朝的班昭,帮助他哥哥班固修 《汉 书》; 木兰替父从军,立了汗马功劳,真是扬名史册的奇女 子。你也要为女子争光! ”

  一九一七年,邓恩铭上小学六年级,年龄大些了,他考虑 得也更多、更深了: 多少朝代过去了,当今中国为什么不能自 立?内忧外患,兵连祸接,人民的悲惨处境久无改变,原因在 哪里?出路在何方?每当这些问题萦绕脑际,他就对历史上的 英雄人物岳飞、文天祥、秋瑾……充满了追怀之情,希望在他 们中间寻求一条自己的人生道路。但他更敬佩李自成,有一首 联句写到了他的政治见解和大胆设想;

  甲午战役丧海军,

  辛亥革命推满清;

  勾通外国那拉氏,

  直捣皇陵李自成。②

  恩铭求进心切,立志出山。但由于家境不好,眼看小学毕 业后无力升学,这使他一度双眉紧锁。后来,在山东做事的亲戚接到他辞意恳切的书信,慨然成全其出山之望。

  按当时的习俗,出远门要祭告祖宗、辞别亲友。山民父老 难舍难离,怕他受山水迢遥之苦,更盼他“衣锦还乡”。恩铭 录诗赠别,情深意长:

  ……南雁北飞,去不思归?

  志在苍生,不顾安危……①

  他还将古诗略加修改,引吭高歌:

  男儿立志出乡关,

  学业不成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间到处有青山! ②

  农家八月,丹桂飘香,秋色斑斓,坝坝开镰。荔波城门 口,几抱粗的老榕树下,一群送行的小伙伴叫着喊着: “邓哥 呀,你这一去,啥个时候回来啊?”

  恩铭想了一想,作歌答道:

  君问归期未有期,

  乡关回首甚依依。

  春雷一声震大地,

  捷报频传不我欺。①

  翻过山岭,恩铭向前来送行的父老师友深深鞠了一躬,大 踏步下了山岗。

  爱国学生 探求真理

  邓恩铭自荔波出贵州,经两广到香港。乘轮船到上海,再 坐津浦铁路火车经江苏、安徽,于一九一七年九月间伴随叔 母、堂弟,到达山东济南。

  济南素有泉城盛名,是邓恩铭思慕之地。可是摆在眼前的 济南,在反动军阀的统治下,秋风萧瑟,民生凋敝。富人作威 作福,穷人乞食流落,甚至比荔波更糟。

  邓恩铭所投奔的亲戚黄泽沛,又名黄云从。其父原名邓锦 臣,与恩铭的祖父邓锦庭为同胞兄弟,自幼过继给姑母家而改 姓“黄” ,到泽沛已姓黄两代。尽管如此,黄、邓仍为一家。 如: 黄泽沛又名邓国瑾,邓恩铭曾用名黄伯云,字仲尧。在叔 伯排行中,国瑾系国琮堂二弟,恩铭呼为“二叔”; 泽沛之子黄 幼云呼邓恩铭为“大哥”。恩铭的家境清贫,无力继续升学,这是 恩铭投奔黄泽沛的客观原因。但是,做过家庭教师的黄泽沛, 此时正任山东仪阳县帮审,是一个低等小官,家境也不富裕。

  这年年底,乍落寒雪,生于南国的恩铭感到生活不习惯, 写信向老家要钱购买御寒衣服。邓国琮接信之后只能寄去五元 钱。幸好何少伯器重邓恩铭万里求学的精神,经常予以资助。

  何少伯是黄泽沛的岳父,荔波朝阳板告人,布依族,清末 进京考取进士,先后在山东胶州、东阿等地当过县长。黄泽沛 当初就是靠他在官府谋事的,多年来一直受其接济。直到民国 八年,黄泽沛出任青城县长,后来又陆续任胶县、淄川、益 都、沂水各县县长,其家才富有起来。

  邓恩铭作为一个水家后代,幼尝艰辛,目击弊政,胸怀读 书救国的志向来到山东,自然不象人们心目中的“侄少爷” 。 他保持着吃苦耐劳的精神,并把这精神用于刻苦攻读上。黄泽 沛是旧知识分子,家中有不少书籍,他爱侄胜过己出,又特意 花四百元购置《四库全书》一套,造成良好的学习环境。邓恩 铭视书如命,常常通霄达旦,秉烛不寐,每当感到困盹的时 候,“学业不成誓不还” 的自励诗句便重回心间,使他奋然振 作。

  他一向对劳动人民富于同情。一次,黄家人发现,做零工 的李生偷偷用布袋盛了一点粮食拿走了。他便拦住家里人说: “不要再去追了,他家中一定有困难,说不定揭不开锅 了……”家里人道: “那可是我们的粮食呵! ”邓恩铭又劝 说: “别分你的、我的,李生拿走点粮食,是为生活逼迫的, 只因这社会太黑暗了! ”

  当了“侄少爷”的邓恩铭,本色没有变。那时叔叔家收养 了一个小女,乳名来燕。来燕长到十岁,便进学堂读书,叔叔 和婶婶非常溺爱,每天早上都买香甜的点心给她吃,经常做新 衣给她穿,爱若掌上明珠。邓恩铭觉得那样做将会害了来燕。 他对婶母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来燕妹妹年纪小,不 要娇生惯养。”他又对来燕说: “天下还有很多没有饭吃的穷 人,冬天没有衣穿,下雪天还要到外面做工,有的冻死在大街 上。咱们有饭有衣,可要常常想到那些没饭吃、没衣穿的人, 将来让他们也有饭吃、有衣穿。”后来他还写了一首儿歌,贴 在来燕的房间里:

  早晨来燕去上学,

  简简单单吃馍馍。

  一个铜板不乱花,

  普普通通过生活。①

  来燕在恩铭大哥的指教下,果然学会了勤俭过日子。

  邓恩铭到山东不久,正值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俄国革命成 功之后的各种消息陆续传到中国,首先在北京引起了反响。科 学和民主的空气非常浓厚。

  一九一八年,邓恩铭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当时能够在 这所有名的中学里读书非常不易。

  进入一中,顿觉耳目一新。尽管校方不欢迎同学们议论政 治,可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久被德国压制的济南人 民谁不为国事忧心忡忡? “科学”、“民主” ,这些新鲜的字 眼,一旦吹进一中校院,便“春色满园关不住” 了。邓恩铭开 始操着浓重的贵州乡音,参加同学们的议论。

  邓恩铭的议论往往是有独到见解的,因为他在故乡时,就 和比较进步的高梓仲老师,以及留学日本而具有爱国情感的高 东新老师来往密切,培养了对新事物勤于思考的习惯。他介绍贵州人民的深重灾难,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对贵州人民的残酷 荼毒,引起了同学们的惊讶、愤慨和同情。

  一九一九年春天,邓恩铭开始钻研《北京大学日刊》,有 时在学校里,有时在家里,他把《日刊》中反映的新思想,讲 给同学们听。

  自从巴黎和会讨论山东问题以来,邓恩铭忧虑地注视着事 态的发展。果然,令人气愤填胸的消息传来了: 被帝国主义列 强操纵的巴黎和会,把胶济铁路和青岛主权从德国手中转给了 日本。中国广大人民满腔愤激,青年们走上街头,奋臂高呼: “外争国权! ” “内惩国贼! ”

  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了!

  尽管反动派封锁消息,然而关注国家前途和人民命运的邓 恩铭等青年知识分子,还是得知了北京发生五四运动这一振奋 人心的事件,便奔走传告: 中华民族要奋起! 救国救民,必须 学习北京青年的榜样!

  大明湖在激荡,趵突泉在喷涌,人民反帝反封建的呼声响 彻整个泉城。这时,邓恩铭因深受同学拥护,被选为省立一中 学生自治会的负责人兼出版部长。

  五月七日,山东各界代表在济南召开以学界为主体的国耻 纪念大会,邓恩铭率领一中同学奔赴会场,响应北京爆发的五 四运动。

  五月二十四日,邓恩铭执行济南学联决议,响应北京学联 罢课宣言,组织一中参加了济南学界一致举行的罢课运动。

  六月十日黎明,邓恩铭带领一中学生涌出校门,冲破军警 的封锁,结队向日本人较集中的商埠一带进发,劝说商界罢 市,抵制日货,反对当局干涉。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赢得了广 大市民的同情和支持,最后取得了胜利。

  一个多月的紧张的斗争,邓恩铭不断奔走于学联和一中自 治会之间,传达命令,指挥行动。

  七月二十一日,济南学生打击了安福系所办的反动报纸 《昌言报》报馆。八月三日,又结队去督军署请愿。进一步开 展了抵制日货的斗争……。邓恩铭简直忙到了废寝忘食的地 步。在这期间,北京的李大钊曾派人来济南传播马克思主义; 邓恩铭也曾被选派为学生代表,去北京和天津,与北方早期的 马克思主义者联系,请教如何在山东开展革命运动的问题,学 到了不少经验。

  五四运动的汹涌波澜,把先进的知识分子推上了革命的潮 头。在这场斗争中,邓恩铭,这位贵州水族青年,和山东省立 第一师范学校学生运动领袖王尽美结识,在共同的战斗中成为 亲密战友。这年秋季开学,邓恩铭听到王尽美于假期期间,在 家乡山东莒县组织“十人会”,领导开展抵制日货的革命活动 情况,内心对王尽美更加钦佩。

  为了进一步扩大“五四”影响,他们打算组织一个进步的 学术团体,来唤醒民众、组织民众,走俄国十月革命之路。

  他们决心以学习新文化为号召,仿照北京的“少年中国学 会”、天津的“觉悟社” ,组织一个进步的学术团体。此后, 他们便同育英中学教员王翔千以及济南一师、一中、育英等学 校的进步学生积极联络。

  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王尽美、邓恩铭等进步 青年五十人,会集在公园大厅,宣布“励新学会”成立。王尽 美为学会拟定了会章,邓恩铭也被选为学会的领导成员。

  励新学会经常研究新思潮。邓恩铭在学会举办的学术茶话 会上,热烈发言,介绍十月革命,抨击社会现状,对劳动人民 寄予无限同情。学会还积极发行 《新青年》 杂志,并出版了 《励新》半月刊,由王尽美担任主编。邓恩铭也积极地给《励 新》 写文章。

  不久,励新学会开始分化,一部分会员倾向三民主义或信 仰无政府主义。邓恩铭确信只有马克思主义能够救中国,王尽 美、王翔千非常赞赏邓恩铭刚直坚定的信念。一九二○年四 月,共产国际派威金斯基等人来中国,以山东旅俄华侨杨明斋 为翻译,先到北京,在由京赴沪时路经济南,与王翔千、王尽 美、邓恩铭等商谈进一步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问题。①他们接受 共产国际的意见,进一步吸取外地建立马克思学说研究团体的 经验,决定让励新学会的方向更加明确。

  一九二○年夏秋之交,济南贡院墙根街的济南教育会②门 口,挂起了一个大牌子: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王尽美、邓 恩铭同王翔千、王辩 (黄秀珍) 、王钝嘏、王志坚、方鸿俊、 马馥塘、贾石亭 (贾乃甫) 、段子涵、明少华、王全 (王复 元)等十余人,宣布济南研究会成立。他们绝大多数是济南各 校的学生,研究会成立后,经常来这里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和 介绍苏俄情况的书刊,并且每星期六集会一次,讨论马克思主 义,批判无政府主义,气氛非常热烈。

  在研究会的活动过程中,邓恩铭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非 常认真地准备发言提纲,热情洋溢地参加讨论,因而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更加坚定,成为研究会的中坚力量和核心成员之一。

  研究会健康地向前发展着,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领导人李 大钊委派陈为人①来济南同研究会加强联系。

  陈为人参加了济南研究会的第四次集会。他在会上介绍了 马克思主义在北京的传播情况。王尽美、邓恩铭也介绍了济南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活动。陈为人对济南研究会坚持以马克思 主义批判无政府主义的研究表示赞赏,并根据当时的斗争实 际,阐明了研究会大力宣讲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意义。这就使济 南研究会一些会员中存在的不正确思想得以改正。陈为人还与 王尽美、邓恩铭商谈建立共产主义小组的问题。

  一九二○年十月十日,邓恩铭在省立一中出版部的《灾民 号》,发表了《灾民的我见》一文。文章开头就提出了一连串 的问题: “为什么有灾民?我们对于灾民应当怎么样?……” 他指出: “要有彻底的觉悟。”

  一九二一年一月十五日,邓恩铭又在《励新》第三期《山 东教育号》发表了《济南女校概况》 。他以犀利的笔触,揭示 了当时中国女子教育的弊病,一针见血地指出“世界上各国的 女子教育要算中国为最坏,而山东这地方的女子教育又是中国 之最坏的了” 。

  邓恩铭,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下,在革命实践中,成 为青年中很有威望的人物。

猜你喜欢

穆青生平经历 穆青早期中共四川省领导人之

  一八九八年,穆青出生在四川省合江县福宝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里。他的父母终年勤劳,全家仅能免于冻馁,但他们仍节衣缩食,设法让穆青读 更多

2017-08-10 15:09:45

时传祥人物生平 时传祥的事迹 时传祥在掏

  时传祥,1956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北京市清洁工人,在掏粪这个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为人民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当选为全国劳动模范。他胸襟坦 更多

2017-08-10 15:09:45

夏明翰烈士人物简介 夏明翰生平忠诚的共产

  夏明翰,1921年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1928年3月被捕遇害,牺牲时,他昂然挥笔写下了一首气壮山河 更多

2017-08-10 15:09:45

贺昌人物生平 贺昌我党早期青年运动的卓越

  贺昌,我党早期青年运动的卓越活动家,参加南昌起义、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和中央根据地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红军长征后,留赣粤根据地坚 更多

2017-08-10 15:09:45

黄道人物生平 黄道抗日的新四军的创造者之

  黄道,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冬和方志敏、邵式平一起领导了弋(阳)、横(峰)暴动,是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和红十军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更多

2017-08-10 15:0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