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解缙的传奇故事 解缙传记生平都经历了什么

时间:2017-07-21 17:08:57 来源:网络整理

  解缙, 字大绅, 江西吉水人。生于明太祖洪武二年 (1369)。他的祖父解子元,曾做过元朝安福州的判官,后死于元末兵乱之中。到他的父亲解开,家道逐渐中落。明朝建立后,太祖朱元璋曾召见解开,询问元朝的一些情况,并想封他做官。解开坚辞不受,回到家乡靠卖豆腐为生。所以解缙自幼家境贫寒,一家人省吃俭用,勉强供他上学读书。解缙从小就聪颖明敏,5岁读书,7岁就能作诗,一时传为佳话。

  解缙不但聪明机智,而且自幼个性很强。他特别瞧不起那些胸无点墨,鱼肉乡里的地主乡绅。乡里流传着许多他少年时智斗财主的故事。

  解缙家对面,是本乡财主的一片竹林。解缙常在草屋内、竹林边读书吟诗,生活虽清苦,倒也自得其乐。财主闻听解缙的才名,几次想结交他,都被他不冷不热地碰回来,心里窝着一肚子火。一年除夕,解缙在大门上贴了一幅春联: “门外千竿竹,屋内万卷书。”以此来自勉。村中读书人看了,纷纷称赞对的工整。财主见了暗暗生气,立即派人把自己的竹林砍的一根不剩,想给解缙一个难堪。可是解缙不慌不忙提笔只在对联上各补了一个字,变为: “门外千竿竹短,屋内万卷书长。”仍是一幅对仗工整的对联。大家对解缙的才华更加佩服。财主一看难不倒解缙,更加气恼,索性令人将竹林连根刨掉,看解缙还有什么办法。谁知解缙又在对联下各添一个字,变成: “门外千竿竹短命,屋内万卷书长存。”两改对联,每次只增一字,事情传开,解缙的才名大噪,远近闻名。

  解缙名声越传越远,传到曹尚书耳中,心里不大相信,派人把解缙找来,要当面试一下。待到解缙往堂上一站,曹尚书见他小小年纪,身体瘦弱,衣着平常,心里很不以为然。心想一个乡下穷孩子,能有多大学问,还不是乡下人少见多怪! 正巧一个犯法的和尚被押过堂前,于是就指着带枷的和尚对解缙说: “听说你能即席赋诗,现在就以这个和尚为题作一首诗吧。”解缙随口吟道: “知法又犯法,出家又带枷,两块无情板,枷着大西瓜。”曹尚书暗暗点头,诗虽不算好诗,但其出口成章,倒也生动形象。于是他让解缙在下首坐下,想进一步试试他的才学。城中百姓听说尚书面试才子,都跑来看热闹,门前围着许多人,这时一条狗从人缝中挤过去,曹尚书想先煞一下这孩子的傲气,同时也显示一下自己的博学多识,于是瞅着解缙说: “我出上句,你对下句,答非所问,或停顿迟疑,就算你输。”说完不等解缙回答就念道: “小犬无知嫌路窄。”暗含讽刺压抑之意,想给解缙一个下马威。解缙胸一挺,头一昂,应声答道: “大鹏展翅恨天低。”不但对的工整,而且对尚书的讽刺进行了回击。曹尚书以手指天: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能下?”解缙答: “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可弹?”曹尚书见难不倒解缙,顿觉老脸无光,于是想利用解缙父母的出身来难为他。笑问道: “请问你父母做何生意?” 因解缙的父母是卖烧饼,做豆腐的“下人”,所以想等他说出来后好取笑他。众人都认为这下解缙不好回答了,谁知他毫不在意,从容答道: “父肩担日月街前走,母在家推磨转乾坤。”众人不禁齐声喝彩。尚书冷眼打量解缙一身粗布绿袄,恶意戏弄: “出水蛤蟆穿绿袄”,说完哈哈大笑,解缙看着尚书的大红官袍答: “落汤螃蟹着红袍。”曹尚书又惊又恼,但又不好发作,只好拂袖而去。从此解缙的名气传遍全国,但在士大夫中间,由于他不符合温良恭俭让的道德标准,都认为他是清狂之士。

  洪武二十一年,解缙18岁时考中进士,被授予中书庶吉士之职。在朝中处理章奏一类事务。解缙作文立论从来不打草稿,数千字一挥而就,太祖朱元璋很器重他。常召他在跟前侍候,跟他一起谈论文学和治国之策,并对他说: “我与你按名分是君臣关系,论交情实在是犹如父子。你在我面前不论有什么事,都可以知无不言。”解缙少年得志,才高自负,又不谙事故,加上太祖的宠信,不免恃才傲物。在皇帝面前直言不讳,在其他大臣面前就更是锋芒毕露,毫无顾忌了,时间长了,慢慢失去太祖的欢心。

  解缙曾上万言书,谈太祖和朝廷的政事得失。大约谈了六个方面的问题。

  (一)人君应以仁义治天下。解缙说: “臣闻令数改则民疑,刑太繁则民玩。”从明开国二十年来,没有一个法令始终不变,都是越来越严,没有一天不惩罚犯过错的大臣。皇上震怒起来,对奸逆之人恨之入骨,必要斩草除根,甚至株连亲族。所以近年来执法很不正常。对执法的官员以其刑名越重越以为能力强,以问成的罪犯越多为功劳越大。更有甚者,御史弹劾纠查都秉承上面的密旨,一旦皇上想宽大处理,则以严肃法纪为由进行劝阻。这其实是小人趋媚效劳之术,来迎合皇上心理。希望陛下明察。现内外百官,对属下的过错,动不动就捶楚责打,像对待奴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些人为公事奔走到头来连体肤都保不住,时间长了就会失掉廉耻之心,不利于长孝行,励节义。请从今后废除笞刑,犯大罪者送交官司处理,对小有过错者以蒲鞭轻打几下以示辱就足以惩戒了。

  且连坐之法起于秦代,拏戮之刑本是王莽朝的伪书所记载。现在做了善事,妻子儿女未必跟着封赏,一旦犯了过错却要跟着一起受苦,甚至连乡邻都要株连到。并且刑律中还有将罪人妻女配给别人的条款,这就违反了人伦道德,有伤节义风化。希望陛下能以仁义宽大治天下,对法外威刑痛加禁抑; 对因犯法被罚的工役最好革除; 犯罪被责打最多到八十杖就不要再加刑了; 官吏犯罪流放十年以上者可听复使用; 妇女非犯奸、杀重罪不逮捕; 大臣有过错可以诛杀但不宜加辱。

  古人凡行善事或做恶事,其乡里都进行记载。现虽然也有申明旌善之举,但没有党庠乡学来规劝。互相监督的法令很严,但教育劝导的方法却不完备。对于忠诚向善的百姓应注意褒奖,以推动一乡的风气。“臣欲求古人治家之礼,睦邻之法,若古兰田吕氐之乡约,今义门郑氐之家范,布之天下。” 让世族大臣率先实行,给百姓作出表率,长期坚持下去,世风民俗必然改变一新。

  (二)明正典制。解缙指出: 陛下好看《说苑》、《韵府》等杂书以及所谓的《道德经》、《心经》等,内容多为战国纵横之论,且几经传抄,已没多少优点可采,用来进行教化是很不适宜的。“愿集一二志士儒英,臣请得执笔随其后,上溯唐虞夏商周孔,下及关闽濂洛,根实精明,随事类别,勒成一经,上接经史。”以备检阅。

  现六经残缺,《礼记》出于汉儒补作,有许多不合适的地方,急宜删改。同时访求精通乐理的儒士,研究历代帝王之典乐,在此基础上作《乐经》并使它流传万世。

  全国建祠尊祀伏羲、神农、黄帝和尧、舜、禹、汤、文武二王以及皋陶、伊尹、太公、周公等。尊孔子为天子和百姓的先师,以颜回、曾子、子思、孟子为副。在孔子的故乡鲁国阙里为孔子的父亲叔梁纥建庙,赠封王号,配以颜、路、曾眧、孔鲤。自闵子以下,各在本乡建祠设祭。将历朝尊崇的古圣人、贤人统一划定其名分、地位。形成定制,岂不是万世盛事?

  另外还应恢复古代祀天、祭祖的庄重典礼。奉天殿不宜在内筵宴群臣,文渊阁要真正成为讲求学问之地,太常寺掌管祭祀礼乐,不能掺杂民间世俗音乐,更不能设置官妓。要禁绝娼优,少用太监,使朝廷内外侍卫之人都是良俊有知识之士。

  (三)杜绝鬼神迷信之道。解缙说: 陛下天资至高,对于神怪妄诞是能洞察的,但有时不免利用一些神道来进行教化和劝惩。这其实是不必要的。现在一统天下已定,民心已服,国无天灾人祸,人民安居乐业,明朝的江山永固,没有必要借助鬼神征兆来警喻百姓了。对于和尚道士中年轻的可让他们还俗以恢复人伦,对于经咒之妄书应一律焚毁以杜绝虚诳。以“绝鬼巫,破淫祀,省冗官,减细县。”天文历法应用来指导农时耕作和申明节气时令,或是标示日月运行规律,观察星次变化等自然现象,不应用以占卜吉凶。

  (四)人君要用人唯贤。解缙指出: “陛下进人不择贤否,授职不量轻重。”虽招致一些人才,但用人之法不完备。更有朋奸倚法之条,一人犯法,牵连多人。正所谓“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进士和监生都是经明行修的高级人才,却多屈居低级职位。而如孝廉等一般人才有时糊里糊涂地就当上了高官。甚至有些市井粗人,本身没有什么学识,却可以在一天之内就升任高职。“朝捐刀镊,暮拥冠裳。”用人没有客观标准,全凭皇上一时高兴就任意加官,在吏部供职的分不清贤否,在刑部作事的辨不出枉直。这样下去,只能使得贤者离心,羞于与此等人为伍。而庸禄之辈却习以为风流,“以贪婪苟免为得计,以廉洁受刑为饰词”。天下人都会说陛下以自己的喜怒决定臣下的生杀荣辱。

  (五)统一税收,与民生息。解缙指出: “地有盛衰,物有盈虚”。现税制不管丰年歉年,不论地肥地瘦,征收同样的税,这是不合理的。丰收之年,国家并没有多受益,一遇灾年歉收,百姓困于纳税,难以为生。许多贫困人家只得外出逃荒,田地种不上庄稼,第二年一无所获,但仍要交纳税粮。最后只好变卖田产或出卖自身去做苦役。生活更加困苦。

  此外,税制也不统一。像茶、椒、果、丝等农副产品,不但在产地要交税,贩运途中过关卡又要交税,重复征敛,夺民利太过。更有些地方土地肥沃税粮反轻,而有些地方土地贫瘠税粮反重,这都造成混乱。现应以拯救贫困为主来改革税制的弊端,实行授田和均田之法,使耕者有其田。鼓励开垦荒田,对山林水泽免税,以利于调动百姓生产积极性和休养生息。再辅助实行平仓和开仓济贫等义举,积之以渐,坚持多年以后国家就没有吃不上饭的人了。

  (六)广开武举和重视边防。解缙还提到: 现在太平日久,兵器都销毁,城墙因失修而堕。一旦有不测之战事很难应付。急应整顿军务,一是修复城关,以里胥为据点,配置定额守军,并大力训练民兵。二是“开武举以收天下英雄,广乡校以延天下俊义”。恢复和光大古时书院、学田和贡士、义田之制。

  解缙的万言书,可说是涉及了当时一些要害问题。并有其独到的见解。朱元璋也不得不称赞他的才略。但由于其中多处直指朱元璋的个人缺点和失误,刚愎自用的朱元璋自然不太高兴,更不会认真去实行。并且以此为转机,对解缙的宠信渐衰。后来,解缙又献过“太平十策”,其文字现已没有记录。

  解缙有一次到兵部索要皂隶,态度和语言都很傲慢。尚书沈溍对此很不满,报告了太祖。太祖说: “他这个人一向冗散惯了,自己还满不在乎吗?”。下令解缙改任监察御史 (正七品)。

  洪武二十三年,韩国公李善长涉嫌谋反被赐死。解缙代郎中王国用起草了一份奏疏,为李善长进行辩白,更为太祖所不喜。李善长于元至正十三年(1353)随朱元璋起兵,为他出谋划策,调运兵饷,是明朝开国第一勋臣。洪武元年与徐达同为左右丞相,封韩国公。洪武四年因病致仕。洪武十三年,左丞相胡惟庸谋反被诛。李善长的弟弟太仆寺丞李存义的儿子李佑是胡惟庸的女婿,因此牵连李存义被贬至崇明县。李善长没有上朝谢罪。太祖已经很不高兴。到洪武二十三年,李善长已经 77岁,因年老行为不加检点。为建造私宅,曾向信国公汤和借卫卒300人,违反了明朝的制例。后来他有一个亲戚名叫丁斌的犯法应当发配边疆,他数次向太祖请求赦免。太祖很生气,令人再提审丁斌,丁斌原在胡惟庸家中做过事,所以说出胡谋反一事李善长早就知情。于是太祖以大逆罪名将李善长赐死,并杀其家属70余口。李善长之子李祺是临安公主驸马,免死发配到江浦。解缙代写的草疏大意是:

  “善长与陛下同出生入死取得天下,功劳很大。现官至丞相,儿子为驸马,亲戚都是高官,为人臣已到了最高名分了。如果说他自己想谋反当皇帝,真假还未可知。现说他想助胡惟庸谋反,即使侥幸成功了,也不过今天这个地位。以他的才智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况且他已是风烛晚年,又是皇亲,一向与陛下关系很好,是断不会参与谋反的。臣恐怕天下人闻听此事会议论陛下枉杀功臣,从而离心离德。现善长已死,多说也无益,只愿陛下戒之将来。”

  后来他又代御史夏长文起草奏疏,弹劾顶头上司都御史袁泰,于是袁泰等人深恶解缙,常在太祖前说解缙的坏话。明初,凡是近臣的父亲都能进京拜见皇帝。当解缙的父亲入见太祖时,太祖对他说: “大器晚成,你把儿子带回家去,让他更加刻苦地读书进学,十年后再回朝廷,那时再重用不晚。”借口将解缙遣送回乡。

  洪武三十一年,太祖崩。皇太孙朱允炆即位,称为惠帝,改元建文。这时解缙在家才刚满八年,听到太祖死讯,慌忙赶赴南京吊唁。被有司弹劾他违反了十年后再入朝的诏命,贬为河州卫吏。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次更大的打击。当时礼部侍郎董伦很受惠帝信任,所以解缙给他写了一封信:

  “我年轻率意轻狂,不懂世事,所言无所避忌。多次上疏,言辞多触及权臣,因此得罪了大臣们也是意料中事。又曾为王国用起草奏疏,谈韩国公一事,得罪于朝廷。幸蒙太祖圣恩不加罪于我,只是令我在家奉亲读书十年然后起复任用。在家八年中,除奉养双亲外就是闭门读书著述。现已修改了《元史》的舛误,续写了《宋史》,删定了《礼经》,渐渐就要完稿。忽闻太祖归天,痛切欲绝。顾不得母丧正在殡中和九十老父倚门而望,赶赴京城,只愿能赶得上拜谒太祖的山陵,一洒热泪。没想到违反了诏命,被谪远行。我是南方人,耐不住北方的寒冷,身体又多病,现混迹于吏卒之间,供人驱使,实在不堪忍受。又害怕再遭到皇上的责备,因此日夜痛哭流涕。这个结果实在是有负我平生的心愿。蒙先生知遇,希望能在皇上面前进一言,使我能重回京城侍候皇上,或是南还家乡,父子相见,就是我更生之日了。”董伦向惠帝推荐解缙的文才,于是诏还朝廷,任翰林院侍诏(从九品)。

  明惠帝在位仅四年,因削藩逼反其叔父燕王朱棣,在朱家内部帝位之争中被推翻。本人也不知所终。

  朱棣于公元1403年称帝,改元永乐。后人称为明成祖。解缙与侍读胡广率先迎附成祖,受到宠信,升任侍读(正六品),与编修杨士奇、黄淮,修撰杨荣,检讨金幼孜、胡俨七人一起进入文渊阁预机务(即参与决策朝政),明朝的内阁制,从解缙等人开始。当时,解缙与黄淮最受宠信,成祖常让二人侍立于御榻左右,以备随时顾问。有时夜里皇上已躺在床上,还让二人坐在床前商量机密大事。至此,解缙又一次受到最高统治者的宠信。

  一日,解缙陪同成祖游内苑。君臣边走边谈,兴致很高。经过一座拱桥,上桥时成祖问解缙: “现在我登桥,你能否用一句话形容一下?”解缙回答: “此谓陛下一步高一步。”说话间已开始下桥,成祖又问: “那么现在又怎么讲呢?”解灵机一动答道: “这是说陛下后面更高于前面。”说的成祖满心欢喜。

  不久,就晋升解缙为侍读学士(从五品)。建文中已编成《太祖实录》,成祖对其中“靖难起兵”的记录不满意,认为是非失实。特命解缙为总裁,曹国公李景隆和兵部尚书茹眫为监修,重修《太祖实录》,同时解缙还总裁续编《烈女传》,与胡俨一同总裁编纂著名的《永乐大典》,起初称《文献大成》。书成后,成祖很满意,厚赏了解缙。

  解缙才思敏捷,作文章,下笔数千言总是一挥而就。即景赋诗作对更是手到拈成。一日京城下大雪,守宫军士在午门外堆了一个雪和尚,解缙进宫路过,军士请他题诗。他随手在雪地上写到: “此僧从未入娘胎,昨日天宫降下来,暂借午门投一宿,明朝日出往天台。”还有一日,成祖忽然对解缙说: “后宫昨日有喜事,你马上作一首诗来祝贺。”解缙随口吟道: “君王昨夜降金龙,”成祖说: “不对! 不是男儿是女儿。”解缙接着吟出第二句: “化作嫦娥下九重。”成祖又说: “可惜没有存活。”解缙吟出第三句: “料是人间留不住,”成祖大笑道: “已扔到河里了。”解不慌不忙吟出第四句: “翻身跃入水晶宫。”成祖本来就是戏言,想试试解缙的才思,因此故意刁难,不想解缙应对裕如,所以也深深叹服他的敏捷。

  有一次中秋节,成祖在宫中设宴赏月。席间月亮被云彩遮住了,成祖命解缙即景赋词。解缙口占一阕《风落梅》: “嫦娥面,今夜圆,下云帘不着臣见。拼今宵倚栏不去眠,看谁过广寒宫殿。”成祖大喜,非常高兴地与解缙一同饮酒作乐。稍后,又让他再作一首词,于是解缙又乘兴作了一首词。其中有两句是: “吾欲斩蟾蜍,磔玉兔,坐令天宇绝纤尘。”到了半夜时分,果然云过月明,成祖大笑着说: “先生之才,真可以说是夺天手段啊。”

  当时,洪武中著名的学士有宋濂、吴沈、朱善、刘三吾等,永乐中较著名的学士首推解缙、胡广。

  永乐二年,皇太子立。解缙晋为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 (正五品)。与胡俨等七位阁臣精心辅佐,从容献策,成祖对他们的意见也很重视,常常很虚心地听取采纳。当时翰林院为太子讲学,都要先将要讲的内容大义呈送内阁阅正。解缙阅《书》,杨士奇阅《易》,胡广阅《诗》,金幼孜阅《春秋》。成祖曾对解缙等人说: “你们七人朝夕伴我左右。办事勤奋又很谨慎。我很满足,并常与宫中人提起,世上的君臣之情,慎初易,保终难。我愿与你们共勉。”随后赐七人五品官服,并命七人妻子进宫朝见皇后,这对大臣来讲是一种特殊的荣耀。表示跟皇上的关系已达到十分亲近的程度。

  立春那天,成祖又赐解缙等人金绮衣,与尚书所穿的相同。当时翰林学士品级不过五品,而尚书是二品大臣,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待遇。解缙等七人进宫谢恩,成祖说: “内阁是反映臣下意见,协助代理皇帝决定军国大事的所在,你们朝夕伴侍我左右,功劳不在尚书之下。”

  又一日,成祖在奉天门下谕六科诸臣向朝廷提建议。随后对解缙等人讲: “王、魏之风,世间少有。要使进言者无所惧怕,受到批评者不因此生气,天下何患治理不好?我与你们共勉之。”七位阁臣都是当时的名士贤臣,像杨士奇、杨荣后来与杨溥并称: “三杨”,黄、金与二胡也都名扬一时,后来到了秋天,胡俨出任国子监祭酒,六人在内阁协力辅佐,使永乐初的政事为之一新。

  三月,解缙又奉诏选当年进士中才资英敏者曾棨、杨相等28 人就学文渊阁,称为翰林院庶吉士。庶吉士从此成为翰林官。

  解缙当时34岁,年纪很轻就受到朝廷重用。才气又高,为人处事胸无城府,表里透彻,办什么事很少瞻前顾后。又有皇上的信任,所以对一些有才能,有学识的人才,他千方百计引荐提拔,对他们那怕发现有很小的优点和长处也赞不绝口。如胡俨原是建文时的知县,永乐初被召进宫,因他天文历法很精通,所以成祖开始让他掌管钦天监。后解缙极力向成祖推荐他的文才,才改任翰林检讨。对于不合适的事,解缙也总是直言不讳,有时甚至语言尖刻,对奸佞小人则深恶痛绝。他还在翰林时,一次路过左顺门,看到太监张兴恃宠随意鞭打下人,解缙怒叱制止,张兴吓得敛手而退。时间长了,难免得罪一些人,都认为他清狂专任,恃宠傲物。但由于成祖信任,他并没有觉得潜伏着危险。后因为议立太子,他得罪了汉王朱高煦,后来,汉王不断在成祖面前说他的坏话,使他逐渐失去了成祖的宠信。

  成祖的长子朱高炽,为人忠厚仁德,但较软弱。次子汉王朱高煦,跟随成祖起兵征战有功,成祖认为他比较类似自己,对他比较喜欢。汉王以战功而自负,认为应被立为太子。后来在议立太子时,淇国公丘福上疏说汉王有大功,应立为太子。成祖拿不定主意,私下询问解缙。解缙劝说: “皇长子仁孝,又无过错,天下归心,不应当废长立幼。”成祖不说话。解缙又说: “退一步说,陛下还有贤明的皇孙啊!”指朱高炽的儿子朱瞻基(即后来的宣宗)。成祖很喜爱这个孙子,听到这里微微点头。解缙走后,成祖又问黄淮和太子辅臣尹昌隆,也都认为当立长子,成祖这才决心立高炽为太子。为此汉王高煦深恨解缙。

  永乐四年,成祖派成国公朱能为征夷将军,帅十八路大军征伐安南(今越南),解缙反对动武,主张安抚,谏阻出兵。成祖不听,最终扫平了安南,设置交阯布政司管辖安南。

  太子立后,言行又常常不合成祖心意,成祖更加宠信汉王。汉王的仪仗和俸禄都超过了太子。解缙又进谏说: “这样下去,会导致汉王像启一样争位的。”启是禹的儿子,自认为才能超过禹指定的继承人伯益,所以在禹死后杀伯益夺得王位。从此后王位才开始传给儿子。成祖发怒,认为解缙离间骨肉亲情,从此疏远了解缙。永乐四年成祖又赐给内阁黄淮等五人二品纱罗衣,唯独不赐与解缙。后来,丘福等人议论立汉王为太子的消息传到外廷,汉王攻击是解缙有意泄露禁中秘密以讨好太子。成祖更加生气。

  永乐五年春,解缙主持廷试,又被怀疑读卷不公而受到弹劾。被贬为广西布政司参议(从四品)。临赴任时,又被礼部郎中李至刚参了一本,说他对被贬心怀怨望。于是改为更偏远的交阯布政司参议。到任后负责督促化州粮饷。这是解缙第三次被贬离朝廷。

猜你喜欢

何叔衡简介人物生平 何叔衡的后人子女介绍

  叔衡才调质且华,  独辟谿径无纤瑕,  临危一剑不返顾,  衣冠何日葬梅花。  ——谢觉哉一九四三年《感旧》诗  (一)  何叔 更多

2017-07-21 17:08:57

孔繁森人物生平资料 孔繁森的故事 孔繁森

  孔繁森,领导干部的楷模。他196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两次去西藏工作,曾任拉萨市副市长、阿里地委书记等职,为藏民脱贫致富贡献了一 更多

2017-07-21 17:08:57

赵尚志简介生平经历 赵尚志将军的故事 赵

  赵尚志,黄埔五期学生,曾任黑龙江珠河县游击队长、抗联三军军长、抗联总司令。他以顽强意志,忍受着饥寒交迫的困苦,率领军队战斗在松 更多

2017-07-21 17:08:57

博古简历 博古人物生平经历 博古的结局怎样

  博古,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宣传家,同时又是中共历史上左倾教条主义的典型代表之一。纵 更多

2017-07-21 17:08:57

焦裕禄人物生平事迹故事 焦裕禄事迹“兰考

  焦裕禄,1946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中共河南省兰考县委书记。他以人民公仆的实际行动,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党的事业,被誉为兰考人民的贴心人 更多

2017-07-21 17:0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