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宰相田蚡简介生平经历 田蚡之死是怎么死的

时间:2017-03-04 10:18: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窦婴、田蚡,势利相雄。

  咸倚外戚,或恃军功。

  唐人司马贞述赞的窦、田二人,是西汉前期鼎鼎大名的两位外戚,他二人都官至丞相。

  一

  田蚡的母亲臧儿,是故燕王臧荼的孙女。臧儿原本嫁给了扶风郡槐里(今陕西兴平东南佐村)人王仲,先后生育了一男二女。男名信,二女分别名和儿姁。但王仲中年早逝,臧儿无奈,携带儿女改嫁给长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田氏,又生下了二个儿子,长子就是田蚡,次子为田胜。汉文帝时候,臧儿的长女王嫁给平民金王孙为妻,生有一女名俗。一天,臧儿求人算卦,算卦的对她说: “你的两个女儿日后都是大富大贵的人。”臧儿听后,欣喜非常。正巧这时朝廷在民间广选良家女子入宫,臧儿虔信卜者的预言,一心想让两个女儿飞黄腾达,就硬把王从金王孙家夺了回来,同妹妹儿姁一起送入宫门。王一入宫,便被分派去侍奉太子刘启。王果然不负母亲的期望,深得太子宠爱,封为美人,不久又封为夫人。王夫人生了三女一男,男名彻,也就是后来的汉武帝。王夫人怀彻时,有一晚曾梦见一轮红日飞入怀中,刘启闻后,认为这是其子富贵的征兆,对刘彻另眼看待。刘彻未出生时,汉文帝驾崩,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刘彻就在此后不久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封建社会里“母以子贵”,景帝喜得贵子,自然也对王夫人格外宠幸。相反,此时的皇后薄氏却因为未生儿子而渐渐失宠,终于在前元六年(前150)被废黜了皇后的封号。

  薄皇后被废后,东宫空缺。于是宫中围绕太子和后位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妃嫔中栗姬所生之子刘荣被定为太子,只是因为栗姬性情暴躁,经常出言不逊,惹景帝心中不快,所以暂未立她为皇后。这样一来,王夫人想谋取东宫之位,就得另辟蹊径,于是她便把目光投向了馆陶长公主刘嫖。刘嫖是窦太后的独生女儿,汉景帝的姐姐,刘彻的姑母,下嫁给功臣陈婴孙堂邑侯陈午为妻。长公主生有一女名阿娇,本打算许配给太子刘荣,但派人提亲时遭到了栗姬的坚意拒绝,由此与栗姬结下冤仇。长公主见女儿嫁刘荣无望,就转而向王夫人提亲。王夫人是个深谋远虑的女人,深知长公主在宫中的份量,满口答应了儿子刘彻与阿娇的婚事。从此,王夫人和长公主这对亲家就联合起来,为夺嫡争后而积极活动。长公主经常在景帝跟前煽风点火,借以赞美刘彻,诋毁栗姬。前元七年 (前150),景帝终于废太子荣为临江王,栗姬彻底失宠,自此不得见皇上之面,在禁宫含恨而死。景帝复立年满7岁的刘彻为太子,立王夫人为皇后。这场相互倾轧的宫中争斗,终以王夫人的胜利而结束。

  后元三年(前141),景帝因病去世,皇位由16岁的刘彻继承,是为汉武帝。武帝年幼,由祖母窦太后临朝称制。

  王成为皇太后,她的同母异父弟弟田蚡,也就随着这层裙带关系而平步青云。景帝初年,田蚡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小郎官,到景帝晚年,王夫人日益得宠,田蚡的地位也骤然上升,一跃做了中大夫。汉武帝一即位,就册封母舅田蚡为武安侯,成为显赫一时的外戚。但仕途命运多桀,在跻身于西汉权力中心的过程中,摆在田蚡面前的,也不是一条宽阔平坦的阳关大道。

  汉武帝刚刚即位,就准备改革朝廷设置。丞相卫绾因病免职后,武帝便欲设置丞相、太尉两职。西汉初年的官制,基本上沿袭的是秦朝的旧制,没有大的改变。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为三公。太尉一职,虽是协助皇帝总管全国军事,但没有调兵权,只是武将的最高荣誉职务,先前或设或废,并不经常设置。汉武帝欲再设太尉,显然是要选择两个实力人物,以分割相权,共同辅政。

  此时田蚡新贵,广揽人才,礼贤下士,欲与当朝权贵、窦太后的远房侄儿魏其侯窦婴分庭抗礼并进而代之。闻知这一消息,田蚡预感鸿运将至,对于一个追求名利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千载难逢的腾达良机,于是他便暗中谋划,权衡适宜之计。他的门客中有个叫籍福的人,深谙主子心事,借机对田蚡进言说: “魏其侯(窦婴)权倾一时,高居显位已有多年,天下之人纷纷趋附于他。而君侯刚刚发迹,势小力薄,远不是他的对手,即使皇上让你任丞相,你也应该让位于魏其侯。他为丞相,你必为太尉。而丞相与太尉地位相当,你又可以获得让贤的好名声。”这一番话,正好打动了田蚡心怀。他也深知自己羽翼未丰,不是强争豪取之时,便暗中派人向王太后密授机宜,让她给武帝透露“让贤”之意。武帝果然任用窦婴为丞相,以田蚡为太尉。

  二

  西汉初,一度推行黄老之学。黄老之学即战国、汉初流行的一种新道家学派。黄老之学托名黄帝,渊源《老子》,对阴阳、儒、墨、名、法各家都加以批判地吸收,主张清静无为,由于尊奉黄帝与老子为道家创始人,故称为黄老之学。这种无为而治的思想在汉初对于社会经济的恢复,巩固封建统治秩序,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促进作用,因而占居支配地位。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到文景时期,黄老无为思想已不再适应形势的需要,在政治思想上出现了由无为到有为、由道家到儒家的嬗变趋势。

  实际上,儒家学派在武帝即位初年就已成为一支重要的政治思想力量。武帝建元元年(前140),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中提出: “凡是不属于六艺之范围、孔子学说的,都应该加以限制,不能使它们有所发展。”丞相卫绾又领衔上书说: “凡是推荐上来的贤良,有主张推行申不害、商鞅、韩非、苏秦、张仪的言论的,扰乱国政,都应罢黜。”这样,法家、纵横家之类的学说也归入罢黜之列。

  田蚡原本属于杂家之列,有口才,尤善于雄辩,早年潜心研读了杂家著作《盘盂》及诸子之书,后来他术业专攻,转而倾向儒学。窦婴也好儒术,他与田蚡当政后,适应当时社会形势,起用了一大批儒家弟子,推荐儒者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使儒者相继位列公卿。为了使尊儒进一步制度化,他们在武帝的大力支持下,采取了一系列符合儒学的改革措施。第一,设立明堂,宣明政教。第二,定立泰山封禅制度,祭祀天、地,以示皇帝顺应天命。第三,对违法乱纪、行为不轨的皇亲国戚严加惩办。第四,下令要求住在京城里的王公贵族迁回到自己的封地,等等。这些措施不可避免地触犯了皇亲国戚们的利益。当时各家外戚都受封为列侯,而这些列侯中又有不少当朝驸马,他们都想住在京城,谁愿意去边远的封地呢?一时间列侯贵戚们怨声载道。窦氏宗室作为当朝窦太后的亲友,更是首当其冲地极力反对,他们不断的到窦太后那里毁谤、中伤赵绾、王臧等人。窦太后对武帝尊崇儒教、贬低黄老的一套做法本来就大为不满,又加上建元二年(前139)御史大夫赵绾上奏武帝说: “皇帝至尊极贵,凡事应自己做主,所以以后有什么事不必到东宫请示太后了”。窦太后更是认为儒家可恶,大发雷霆,暗中派人查访赵绾、王臧的过失,把这当作把柄,借口痛骂武帝。武帝慑于窦太后威势,不得已暂依训令,停止改革措施,并免去了窦婴、田蚡的官职,把赵绾、王臧免职逮捕,逼他们在狱中自杀了事。后改任伯至侯许昌为丞相,武疆侯庄青翟为御史大夫,又将太尉一职暂时废置。魏其侯窦婴、武安侯田蚡以侯爵的身份闲居家中。就这样,汉武帝凭借儒家学派的改革初试锋芒,就遭到以窦太后为首的黄老学派的强烈反对,儒家势力一时间大为衰落。但武帝改革决心坚定,并没有因此而善罢甘休。建元五年(前 136),武帝下令设置了专掌儒学的五经博士,使儒家经学在官府中反而更加齐备。

  武安侯田蚡虽被罢黜,但却没有真正闲居在家,他因为王太后的亲缘关系,仍得到武帝的宠信,多次向武帝谏言时事,都被武帝采纳。同时,田蚡还注意扩大自己的势力,网罗党羽,天下趋利逐势的名士,纷纷离开魏其侯窦婴而归附于田蚡。

  建元六年(前135),窦太后因病驾崩,丞相许昌、御史大夫庄青翟丧事筹办不周,被免去官职,黄老学派遭受沉重打击,这为儒家势力的继续发展,扫除了障碍。汉武帝如鸟脱樊笼,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地施展自己的改革抱负了。他首先清除了窦太后所有的亲信党羽,又在同年六月,起用好儒术的田蚡为丞相,以大司农韩安国为御史大夫。田蚡再次复出,大刀阔斧地兴儒学,贬黄老,把不治儒家五经的太常博士一律罢黜,排斥黄老、刑名百家之言于官学之外,并且优礼延揽儒生数百人,公卿大夫诸吏大多由儒士充任,彻底取代了黄老无为思想的支配地位。从此,儒家思想便成为此后二千年间统治人民的封建正统思想。儒家思想囊括了剥削阶级进行统治的各种经验,最适于封建地主阶级的需要,有利于封建专制制度的加强和国家的统一。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不利于学术文化的发展。

  三

  西汉初年,丞相之位都是由功臣担任,位高权重,甚至手握斩杀其他官吏的特权,如萧何、曹参、陈平等名相都是开国功臣,就连皇帝对他们也非常尊敬,言听计从,其它百官更是恭谨从命了。到了汉景帝年间,开国元老所存无几,基本上是以功臣之子、列侯继任丞相,无形之中,权力有所削弱。汉武帝时,对相权过大的状况越来越不满,皇帝与丞相的权力之争日趋尖锐。加强皇权的首要问题,仍是继续削弱丞相的权力。

  田蚡任丞相后,天下的诸侯郡国更加依附于他。他也日益骄横,自认为出身尊贵,有姐姐王太后做政治靠山,是皇帝的心腹亲戚,倘若不能使那些年高位显的诸侯王公都屈身附礼于他,又怎么能够使天下听服呢?于是他平日总是有意摆出一副高于百官的架势。此时田蚡的同母异父哥哥王信爵封盖侯,有一次田蚡大宴宾客,认为自己是汉相,地位尊贵,所以自坐主座,而让其兄盖侯坐在下首,大逆常情。久而久之,田蚡恣意骄狂,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每次入朝进殿奏事,一个人滔滔不绝,一说就是半天。武帝对他虚心恭敬,言听计从。朝中官员大多出自田蚡的推荐,自然也对他曲意逢迎,天下学士纷纷投靠到他的门下。于是田蚡渐渐臣威震主,权倾一时,这必然引起了羽翼渐丰的汉武帝的不安,犹如芒刺在背。试想,雄心勃勃的武帝,怎能忍受区区一丞相的制约?于是,武帝暗下决心,要削弱相权。

  一次,田蚡又像往常一样面呈荐书,开列了十几个人的名单,要求武帝御批任用。不曾想武帝满面怒色,借机当众叱责田蚡说: “你要任命的官员,推荐完了吗?朕还要任命几个人呢!”不满之情溢于言表。这是武帝与田蚡首次权力冲突。经过这个教训后,武帝由此把任用官吏的大权独揽,对丞相也不像以前那样尊重了,反而经常借故训斥。又一次,田蚡想占用官府地皮盖房子,入朝当面请求武帝,又遭到武帝的当众斥责: “你为什么不把武库也占去呢?”武库是中央的兵器库,弄得田蚡在百官面前面红耳赤,无地自容,连连向武帝赔罪。经过武帝的多次打击,田蚡的气焰不得不有所收敛,再也不敢恣意妄为了。武帝逐渐取得了对宰相的绝对支配权力。只是由于王太后尚在人世,所以武帝和田蚡虽然有隙,武帝仍然没有罢免田蚡。

  四

  田蚡凭借显赫的外戚身份,又是皇帝的肺腑重臣,在仕途中骤然发迹。但随着他权力、地位的提高,他的贪婪凶残、阴险毒辣、骄横跋扈的品性也逐渐暴露无遗。

  田蚡复出任相以后,为自己修造了若干座上好的华丽宅院,所占田园极其富饶,从各处郡县购买来的奇玩珍宝,堆满了庄园的库房; 大肆收取四方贿赂,公饱私囊; 家中的金玉、美女、狗马、声乐、玩好之类,不可胜数。在前堂设置如官府一样的钟鼓,还修造了如丹陛一样的门阶,骄侈淫逸,极尽辅张浪费之能事。这时候,朝中的官吏大多出自他的门下,无人不俯首贴耳。田蚡广招天下宾客,为自己出谋划策,在宫中逐渐培植自己的势力,对政治上的对手预谋倾轧,骄横专断,不可一世。

  元光三年(前132)黄河改道,自瓠子(今河南濮阳附近)经巨野泽(今山东巨野)南流,灌入淮泗,泛滥近十六郡。田蚡的封邑在鄃(今山东高唐),地处黄河以北,他为了使自己的封地免受水灾,置十六郡百姓于不顾,以河道南移为利,竭力阻止治河,致使黄河泛滥越来越严重,二十余年间人民深受其害。

  田蚡未暴发之前,曾当过一名小小的郎官,而魏其侯窦婴其时正是一手遮天之际。田蚡往来于窦婴门下,侍奉窦婴饮宴时阿谀献媚,跪着给窦婴敬酒,就像儿子对父亲一样的殷勤,以此来博得窦婴的欢心。窦太后去世后,窦婴在朝中失去了依靠,逐渐被皇上疏远不用,而田蚡的势力日炽。田蚡小人得志,再也不把窦婴放在眼里,形同陌路。

  魏其侯窦婴失势后,顿时“门前冷落鞍马稀”,以前的座上宾客纷纷离去,唯独灌夫将军依然如故,与窦婴往来甚密。

  灌夫是颍阴(今河南许昌)的大豪强地主,因军功授为郎将。但他秉性刚直,不善面谀,贪杯好酒,文墨不通,家资巨万,喜好结交豪杰,打抱不平,因此丢官失势,与窦婴“同命相怜”,相见恨晚。

  田蚡得志便骄,对已“门可罗雀”的窦婴步步进逼,寻机滋事。

  一次田蚡大宴宾客,灌夫亦在邀请之列,但恰逢灌夫患病。饮宴中,田蚡一本正经地对灌夫说: “我本来打算与仲孺 (灌夫字)一起去拜会魏其侯,不曾想灌将军身染疾病。”灌夫不知有诈,当即表示说: “将军肯屈尊拜会魏其侯,我怎么敢用患病推脱不去呢?我一定把您的意思转告魏其侯,但愿将军明日早早赴宴。”田蚡假惺惺地一口答应。灌夫马上回禀了窦婴。窦婴此时正愁巴结田蚡这个新贵无门,闻听消息,慌忙与妻子置办酒席,连夜洒扫庭院,一直忙到第二天早晨。天明时分,就令手下人在大门旁恭侯武安侯的车驾。谁知,日上三竿还不见田蚡的踪影。窦婴问灌夫: “难道丞相忘了?”灌夫很不安,回答说: “我以患病之躯相请,谅必丞相不能健忘。” 于是,灌夫亲自驾车去请田蚡。不料,田蚡只是想戏弄一下窦婴、灌夫,哪里有赴宴的意思?灌夫到了丞相府门,田蚡还在酣睡。于是灌夫登堂拜见田蚡说: “昨日丞相答应过去窦府赴宴,魏其侯夫妇特备了盛宴,从清早到如今,专候丞相。”武安侯愣了愣,又装做糊涂的样子说: “我昨天喝醉了,竟忘了与灌将军的约定,惭愧惭愧!”于是田蚡驾车前往,在路上又故意慢慢腾腾。灌夫见被戏弄,不由得怒火中烧。饮酒至酣处,灌夫起身给田蚡敬酒,田蚡傲慢地竟不起身离座,灌夫再也不堪忍受,破口大骂。窦婴见局势紧张,连忙命人扶走灌夫,不住地向田蚡谢罪。田蚡见目的达到,哈哈大笑,饮至半夜,尽欢而去。从此,田蚡与灌夫水火难容。

  田蚡为了兼并大量膏田沃野,不择手段地向前丞相窦婴强索土地。元光三年(前132),他看中了窦婴在城南的一片肥沃田地,一心想据为己有,便派手下宾客籍福向窦婴索取。窦婴勃然大怒,气愤地对籍福说: “我虽然失去了权势,他田蚡如今虽然显贵,但他怎么可以仗势擅夺我的田产呢?”恰巧这时,灌夫来到,闻听此事义愤填膺,破口大骂田蚡欺人太甚。籍福素知田蚡与灌夫有仇,回去推托说: “魏其侯是年老将死的人了,丞相还是忍耐些日子,自然可以得到这块土地。”事后,田蚡得知窦婴、灌夫胆敢拒绝,不由得大为恼怒,恨恨地说: “魏其侯的儿子曾经杀过人,应该判死罪,多亏我大力相助,救他一命。如今我要他几顷田地,就这般吝惜! 再说这事与灌夫有何关系?我并不稀罕这几顷地,倒是要看看他俩能活到何时!”仇恨的种子迅速发芽结果,田蚡千方百计地阴谋置窦婴、灌夫于死地。

  元光四年(前131)春,田蚡公报私仇,准备先对灌夫开刀。他向武帝启奏,弹劾灌夫宗族宾客在故乡横行霸道,鱼肉百姓,请求查办。武帝说: “这本来就是你丞相份内的事,你看着办好了,不必启奏。”田蚡得此圣谕,正准备逮捕灌夫家族。灌夫也不甘示弱,在紧急关头揭发了田蚡的阴私,告发他于建元二年受贿过淮南王刘安的黄金,为刘安在朝廷里说话,并私下订立攻守同盟。灌夫此举正中田蚡要害。田蚡自知把柄在别人手中,也不敢轻举妄动。两边的宾客也往来劝解,这件事就不了了之。灌夫虽然侥幸躲此一难,但田蚡又怎肯轻饶于他?

  同年夏,田蚡要娶燕王的女儿。王太后下诏,召集各位列侯宗室前往贺喜。窦婴身为列侯,便邀请灌夫一同前往。灌夫推辞说: “我多次因喝醉了酒而得罪丞相,如今我与他有仇,最好还是不去。”窦婴不答应,强拉灌夫同去。酒过三巡,田蚡起身捧酒敬客,在座的客人都离席起身,不敢失礼,窦婴、灌夫也随众起身。接着宾客们举酒答谢田蚡。轮到灌夫敬酒的时候,田蚡没有离席,向灌夫说: “我不胜酒力,喝不完这一杯。”灌夫嘲笑他说: “丞相你是贵人,这杯酒一定要喝完。”田蚡勉强喝了一半,分明是驳了灌夫的面子。灌夫又来到临汝侯灌贤面前,灌贤正与大臣程不识私下说悄悄话,没有起身答礼。灌夫满腹怒气正无处发泄,便借机泄忿大骂灌贤说: “你平时总把程不识说得一钱不值,今天我这年长的人敬酒时,你怎么像个女人似的和他絮絮耳语。”灌贤尚未回答,旁边的田蚡却插了一言: “程不识和李广都曾是东西宫的卫尉,今天你当众侮辱程将军,分明是不给李将军留点面子,未免欺人太甚。”灌夫平时特别推崇李广,而田蚡故意把程、李并提,实际上是肆意挑衅,使灌夫与两人结下仇怨。灌夫性子刚烈,不堪激将,立即瞪着眼厉声说: “就算今天粉身碎骨,我也不怕,管他什么程将军、李将军。”说完,掷杯出府,不辞而别。众宾客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田蚡抓住这个时机,怒气冲冲地大声宣布: “这都是我平日放纵灌夫的过错,今天我不能不对他稍加惩戒了。”当即命令骑士扣住灌夫。宾客籍福慌忙代灌夫赔礼,又按灌夫的头向田蚡谢罪。灌夫更加恼怒,不肯谢罪。田蚡马上下令把灌夫捆绑到传舍,并召见长史(丞相手下事务长官)说: “今天奉诏命设宴,灌夫犯了骂座不敬之罪,应该劾奏论罪处置。”又翻起灌夫的旧帐,派官吏军士分头捕拿了灌氏幕僚、亲族宗室,都判决弃市死罪。

  窦婴见灌夫大难临头,慌忙派手下宾客携巨资为他疏通,没有成功。窦婴面对田蚡咄咄逼人的架势,情知己身难保,所以决心拚命搭救灌夫。他的夫人劝他说: “灌夫得罪了丞相,就是得罪了王太后,你怎么救得了他呢?”窦婴回答: “我这个侯位无所惜,只是不能让灌夫一人去死,而我却苟活下来。”于是,窦婴冒着生命危险,密见武帝,如实陈述事情真相,力保灌夫。武帝见他言之有理,就赐给他酒食,让他到太后东朝当堂对辩。

  第二天,剑拔弩张的廷辩在东朝展开。窦婴竭力为灌夫辩护,列举灌夫的功勋,只是因为醉后迷乱,才冒犯了田蚡,应从轻发落。田蚡毫不示弱,又善于辞令,巧舌如簧,滔滔不绝地罗织了灌夫的一大堆罪状。窦婴笨嘴拙舌,哪里是田蚡的对手?他恼羞成怒,当众揭发田蚡的阴私。殊料田蚡从容自若,随口辩解说: “如今天子圣明,四海平定,安居乐业。我是皇上的心腹之臣,难得坐享太平,所爱好的无非是些声色狗马。但窦婴、灌夫却日夜招聚豪强英杰,私下评论朝政,监视宫中动向。恐怕一旦天下有变,他们就会阴谋作乱,起事谋反。这才是朝中大患呀!”武帝决策难下,便询问群臣。这时窦太后已死,王太后还健在,群臣畏惧太后,都不敢多说话。御史大夫韩安国进言,说灌夫于国有功,诛之不妥,但丞相之言也颇有道理,分明是两面讨好。群臣见势头不对,忙转风使舵,一个个噤若寒蝉。王太后见有人袒护窦婴,又气又恼,用绝食威胁武帝说: “我还活着,你就压制田蚡,等我死了,恐怕田蚡要被人任意欺凌了。”武帝见纠缠不过,只好赔罪说: “田氏、窦氏都是宗室外戚,所以让他们当庭论辩,不然这类事,一个小狱吏就能解决。”在王太后的胁迫下,武帝无奈,派御史把窦婴论罪下狱。窦婴绝望之际,忽然想起先帝(孝景帝)曾赐他一份遗诏,上面写着: “如果事情紧急,可以直接面君申奏。”但家中仅有副本,反被田蚡诬告: “假称有先帝诏书,欺君罔上,应判死罪。”窦婴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灌夫被斩,诛灭九族。田蚡心狠手辣,仍步步进逼,终于在元光五年十二月晦日在渭城将窦婴斩首弃市。

  田蚡依仗外戚的显贵和手中权力,专横跋扈。而窦婴却不明时务,对形势缺乏分析; 灌夫是一介武夫,出言不逊,使田蚡有机可乘,以区区一杯酒就轻而易举地消灭了两个政治对手。然而田蚡也好景不长,在元光四年(前131)突染重病,在病榻上不断胡言乱语,满口求饶地大声喊叫: “我服罪,我服罪!”,整日闹得全家不得安宁。请来的巫师审视后说; “魏其侯窦婴和灌夫阴魂不散,要拿他索命呢!”没过几日,田蚡就满身红肿,七窍流血,一命呜呼了!

猜你喜欢

西汉丞相卫绾简介生平 卫绾怎么死的

  卫绾是代国大陵(今山西文水东北)人。他因为擅长戏车 (一种杂技),被任命为宿卫侍从的郎官,服侍汉文帝,积功依次升迁为中郎将,他性情 更多

2017-03-04 10:18:00

西汉丞相灌婴简介生平 灌婴怎么死的

  灌婴,砀郡睢阳(今河南商丘南)人。他早年以贩卖丝绸为生,是秦王朝统治下的一个自食其力的小商人。不过灌婴也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物, 更多

2017-03-04 10:18:00

西汉丞相曹参简介生平经历

  一  秦二世胡亥君临天下的第二年(前209)七月,泗水郡蕲县大泽乡(今安徽宿县东南)开来一个900多人的疲惫不堪的队伍。他们是被征发到渔 更多

2017-03-04 10:18:00

西汉丞相周勃简介生平经历 西汉丞相周勃汗

  高祖十二年(前195)暮春的一天黄昏,汉高祖刘邦和吕后在宫中闲话家常,当提及定国安邦的人才时,刘邦说: 周勃这个人厚道,没有多少文 更多

2017-03-04 10:18:00

西汉丞相审食其怎么死的 审食其原来是吕后

  秦二世君临天下的第二年(前209),刘邦聚众起兵,树起反秦大旗,他的沛县(今属江苏)乡亲纷纷加入,审食其即是其中的一个。  刘邦信用 更多

2017-03-04 10:18:00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7-03-04 10:18: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7-03-04 10:18: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7-03-04 10:18: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7-03-04 10:18: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7-03-04 10:18: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