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麟将军简介生平经历 李兆麟的事迹故事

时间:2017-02-17 16:4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一)

  李兆麟,曾用名张寿篯,一九一○年十一月二日出生在辽 宁省辽阳县小荣官屯一个农民的家庭里。父亲李文彬早年在外 读书,后来也一直在外谋生。一九一六年春,刚满六岁的李兆 麟被他的祖父送进学堂; 一九二二年于小荣官屯高小毕业后, 又到大荣官屯上了二年私塾。他孜孜不倦地读了很多经史古 籍。我国古代传说中的禹王领导人民疏通江河、兴修沟渠、发 展农业,在治水十三年中,三过家门不入的故事,对他影响颇 深。他当时精心绘制了一幅大禹治水事迹图,赞扬禹王的功 绩,憧憬着自己未来也要为老百姓干一番大事业。

  一九二五年父亲去世,家境窘困,李兆麟不得不辍学务 农。这期间,他曾主动替一位被霸占土地的妇女打官司,为她 写呈子告到法院,结果官司打赢了。从此李兆麟对于法律有了 兴趣,开始攻读他父亲读过的法律书籍,期望将来能通过法 律,解决社会的弊端。他在书箱门上刻了“运思出奇,横扫千 军”八个大字,表达自己未来的远大抱负①。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对中国 东北的武装侵略。在国民党蒋介石“绝对不抵抗”的政策下, 祖国东北的大好河山,沦为日本统治下的殖民地。

  年轻的李兆麟,目睹祖国东北的一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 地被践踏,三千万骨肉同胞被蹂躏,愤怒的火焰在胸中燃烧。 他暗暗地发誓: 绝不当亡国奴,要抗日救国。恰好这时,同乡 的爱国青年张一吼已在北平参加了抗日救国会,寄信给李兆 麟,让他迅速到北平参加抗日活动。李兆麟当即把要去北平的 打算讲述给母亲。已经失去了丈夫的母亲舍不得让唯一的儿子 离开自己。李兆麟理解母亲的心情,就耐心地给她讲“国家兴 亡,匹夫有责”的道理,表明自己是一个青年人,怎能眼看敌 人宰割我们的国土不挺身而出呢? 李兆麟的母亲杨长秋是一位 深明大义的妇女。她听了儿子一番述说之后,终于同意了儿子的 要求,并和儿子一起说服了年迈的公公。李兆麟把刚收获到家 的一车大豆卖掉作路费,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八日离开家乡, 奔赴北平。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在北平的东北籍同乡立即于奉 天会馆召开会议,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在救国会的常 委和执委中,有我党的地下党员。他们通过救国会在东北青年 中进行工作,号召爱国青年参加抗日救亡运动①。

  李兆麟到北平后,化名李烈生,经张一吼介绍,认识了在 抗日救国会担任常委的地下党员冯基平(化名冯乃革)和执委夏 尚志。李兆麟见到他们象找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高兴,便热 情地介绍东北辽阳一带自发的反日武装的情况,并建议党组织 派人去加以领导。冯基平和夏尚志见李兆麟救国心切,态度诚 恳真挚,对党的认识也比较清楚,就吸收他加入了东北民众抗 日救国会。从此,这位热心寻求真理,立志抗日救国的青年,走 上了革命道路,开始新的战斗生活。

  在北平期间,李兆麟在地下党的领导和帮助下进步很快。 他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完成组织上分配的任务,便缴纳一笔学 费进入了华北大学,以一个大学生的合法身份为掩护,曾到过 门头沟煤矿和西郊农村,在工人和农民中进行抗日救国的宣 传。

  一九三一年底,在北平团市委工作的胡乔木根据党组织的 部署,派共青团员林郁青同李兆麟、张一吼一起回东北组织辽 阳一带的义勇军。对此,李兆麟十分高兴。他找党组织派人回 东北领导群众进行抗日武装斗争的心愿终于实现了①。

  一九三二年刚过完春节,北平市委决定冯基平作为东北民 众抗日救国会的代表,同李兆麟、杨寿天一道来到辽阳。不 久,孙志远、夏尚志、林郁青等也到了辽阳。在冯基平领导 下,经过讨论研究,决定由李兆麟利用同乡和同学的关系公开 出面进行活动。李兆麟骑着家里的一匹白马,冒着风险,奔驰 在辽阳一带自发的反日山林队和义勇军之间。经过李兆麟的奔 走和工作,以苏景阳的骑兵为基础,把在辽阳地区活动的“长 江” 、“燕子”等山林队和一部分自发的抗日队伍都联合起 来,共有一千多人,于同年旧历二月成立了东北抗日义勇军第 二十四路军,苏景阳任司令。李兆麟把冯基平带去的东北民众 抗日救国会的委任状发给了苏景阳。

  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二十四路军成立以后,活跃在辽阳一 带。在攻打铧子沟矿井的战斗中,活捉了日本矿长久留岛; 在 辽西地区,义勇军以优势兵力包围了投降日军的洪盛团,消灭 了这支三百多人的土匪队①。后来,这支抗日队伍在日寇疯狂 进攻下失败了,但是它在辽阳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李兆麟 等在组织义勇军的同时,还在小堡、小荣官屯一带建立起农民 抗日救国会。李兆麟的家就是当时进行革命活动的联络点,前 后有十几名地下党的领导同志曾在他家里居住过。李兆麟不 仅自己献身革命,而且把他的母亲、妹妹和堂兄弟等亲属都动 员起来参加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他把家里的八十元钱拿出来 作为活动经费,并派人到奉天城里买回来两台油印机。夜深人 静时,他和几个同志围坐在小油灯下,刻蜡板、印传单,然后 组织农民和儿童中的积极分子,秘密到双龙寺、三块石、十里 河和铧子沟等地散发和张贴。敌人虽然到处追查,但却什么线 索也没有找到。

  经过这一段实际斗争的锻炼,李兆麟的觉悟更加提高了。 一九三二年五月,他加入了共青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 员。此后,奉天特委派李兆麟到本溪煤矿工作,化名孙正宗, 在工人群众中开展反日活动。他通过爱国青年杨坚白的介绍, 进入本溪煤矿当了矿工。接着奉天特委又派地下党员侯薪 (化 名侯维民) 和孙己泰 (化名王子明) 来到本溪。他们三人成立 了临时工作委员会,李兆麟被选为负责人。

  李兆麟和侯薪、孙己泰一边从事挖煤、推车、看水泵等劳动, 一边在工人群众中宣传抗日救国思想,启发工人觉悟,把进步 工人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很快地建立起秘密的抗日救国会, 会员迅速发展到三百余人。

  在本溪煤矿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李兆麟亲身体验了旧中 国矿工的悲惨处境,尝到了挖煤工人的辛酸。他受过日本监工 的气,挨过工头的打,吃过发了霉的窝窝头……。所有这些, 使他更加坚定了革命到底的决心。

  沉重的劳动,紧张的工作,使李兆麟染上了严重的肺病。 一九三三年二月,他被奉天特委调回奉天休养治病,组织上还 派人从乡下把他母亲接来照顾。李兆麟在奉天一面治病,一面 工作。病愈后被分配在奉天特委军委任干事兼青年士兵委员会 负责人。这时,他又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兵运工作中去。他在治 病期间通过乡亲关系结识的崔军医,是伪靖安军中一位有正义 感和爱国心的人。他以找崔军医看病为名,经常出入于北大营 和东山嘴子的伪靖安军兵营。一些士兵和军官经过李兆麟的教 育和帮助,都表示愿意走抗日救国的道路。策动伪军起义的工 作,进展很顺利,起义的条件逐渐成熟。这时,奉天特委被破 坏,特委的领导人和许多共产党员被捕入狱。李兆麟的家被搜 查,母亲和妹妹也遭逮捕。敌人的镇压愈疯狂,李兆麟革命的 意志愈坚决。他在险恶的环境中一个人又坚持了四十多天的工 作。但由于和党的组织失去了联系,加上叛徒特务的监视,使 他无法在奉天继续活动,遂决定去哈尔滨寻找党的组织。

  (二)

  一九三三年八月初的一天,李兆麟来到了哈尔滨。第二天,他在道外天泰客栈同满洲省委秘书长冯仲云接上了关系。 李兆麟向冯仲云汇报了奉天特委被破坏的情况,在谈到许多被 捕的同志可能牺牲在狱中时,他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两位初次 见面的战友为党的组织遭到破坏而难过,他俩互相勉励,表示 要为革命挑重担,弥补党的损失。后来,冯仲云在回忆这次会 见时说:“兆麟同志当时还是个青年,他的英俊和诚恳,在我 的脑海里立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①。此后,党分配李兆麟担 任了满洲省委军委的领导工作。

  中共满洲省委于一九三三年五月接到了中央 一月二十六日 《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 (简称“一·二六”指示 信)后,召开了扩大会议,作出了贯彻中央指示的决议。会后, 李兆麟(化名张玉华)受满洲省委的派遣,以省委巡视员的身 份,先后到北满的巴彦、海伦巡视工作,传达“一·二六”指 示信和省委决议,帮助当地组织和建立抗日游击队。

  同年九月,赵尚志、李启东等七名同志,从孙朝阳部拉出 来与珠河县委取得了联系,准备建立一支在党直接领导下的武 装队伍。中共满洲省委得知这个消息后,派李兆麟以省委巡视 员的身份赴珠河。

  李兆麟到珠河后,见到了赵尚志和李启东。他们一起经过 细致的讨论和研究,制定出建立游击队的原则和活动计划。一 九三三年十月十日,珠河反日游击队正式宣告成立,赵尚志任 队长。从此,珠河地区便出现了一支由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 装。这支武装很快地发展成珠河地区反日武装队伍中的核心力 量。

  当时在珠河地区除有党领导的这支游击队伍外,还有数十 支山林队和义勇军的队伍。这些队伍首领的出身、反日程度、 对群众态度各不相同,对珠河反日游击队所持的态度也不尽相 同。为了扩大反日统一战线,游击队与反日义勇军订立了反日 作战协定。一九三四年初,满洲省委为加强对珠河县委和游击 队的领导,派秘书长冯仲云到珠河县委工作,派军委负责人李 兆麟 (化名张寿篯) 到珠河游击队工作,任游击队副队长。

  李兆麟到珠河游击队后,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精神, 协助赵尚志召开了各义勇军和山林队的首领代表会议,建立了 反日联合军总指挥部①。游击队与义勇军初步联合之后,接连 打了几个胜仗,联合军的势力越来越大。这时珠河游击队的队 员发展到一百三十余人,再加上义勇军和山林队,联合军共有 近五百人的队伍。珠河游击队领导人为了打击敌人,以壮军 威,决定西进攻打宾州城。

  赵尚志与李兆麟于五月中旬率领联合军攻到宾州城下,被 围困在城内的守敌惊恐万状,一小时内给哈尔滨的日军连打七 次电话求援。敌人由哈尔滨派来四五架飞机、近千人的增援部 队。我军与日伪军展开英勇战斗,用木炮攻城,打死打伤敌人 七八十名,还击落敌机一架。“木炮打宾州,威震敌胆” ,被 传为抗日佳话②。

  根据客观形势发展,珠河反日游击队于一九三四年六月二 十九日召开了党团扩大会议,讨论和通过了在珠河反日游击队 的基础上,吸收山林队和义勇军,建立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 队的决定。第二天召集指战员大会,宣布了东北反日游击队哈 东支队正式编成。哈东支队设司令部,司令为赵尚志,李兆麟 为政委,参谋长为梁佐术。

  哈东支队司令部下辖三个总队。赵尚志率第一总队活动于 宾县三岔河一带,李兆麟率第二总队活动于珠河铁道南游击 区,韩光率第三总队活动于珠河铁道北。他们时分时合,痛击 敌人。为了打击敌人从秋季开始向我军“讨伐”的反动气焰, 扭转与我联合的山林队、义勇军由于“黄炮”、“九江”队叛 逃后而出现的动摇情绪,哈东支队在赵尚志、李兆麟的领导下, 决定攻打五常堡。

  五常堡是哈尔滨东南重镇,守敌约有五百多人。我军在赵 尚志、李兆麟率领下,集中了三百余人的兵力,于一九三四年 九月中旬的一个夜晚,经过一场激战,攻克了这座重要的城 镇。五常堡战斗,是哈东支队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不仅 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扭转了义勇军中存在的动摇情绪,而 且振奋了军队的士气,扩大了党和哈东支队的政治影响。随着 哈东支队的发展和巩固,珠河游击区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和扩 大。到一九三四年秋,游击区的范围比游击队建立的初期扩大 了三倍。从原来的珠河,发展扩大到延寿、宾县、五常、双城 五个县的十二个区。根据地内党领导的群众反日会组织和农民 武装都有了很大的发展。

  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八日以哈 东支队为基础,吸收地方青义军等队伍参加,正式编成东北人 民革命军第三军,赵尚志任军长,冯仲云任政治部主任; 李兆 麟被分配到二团任政治部主任,和团长李熙山一起,率队活动 在珠河铁道南和五常、双城一带。

  一九三五年一月第三军宣告成立以后,日寇对这支队伍 的“讨伐”一次接着一次。敌人在春季“讨伐”失败之后,紧接 着又发动了夏季的“讨伐”,其主要目标和重点又是集中对着三 军和珠河游击区。三军司令部为避开日伪军对我主力部队和游 击区的连续进攻,决定于五月下旬率一团向东转移。这时,李 兆麟由二团调到一团,随司令部一同到牡丹江沿岸建立新的游 击根据地,并按照省委的要求,与汤原、饶河游击队取得联 系,配合作战。当部队到达方正大罗勒密一带时,遇到大量日 伪军在牡丹江沿江一带的阻击。赵尚志和李兆麟临时改变计 划,决定在延 (寿) 方 (正) 一带进行活动。从地理上看,这 里可以建成我军后方的根据地,三军司令部和一团着手在这里 建造密营。

  延、方地区是义勇军“三省”、“五省”的活动地盘,对 三军在此开辟游击区,建造后方密营不给予支持和合作,双方 出现了一些摩擦。就在这时,随三军一起活动的谢文东、李华 堂的队伍,产生了脱离三军的倾向。他们表面上同意与三军东 进,暗中却凭借三军的威信恢复自己的势力,阻止三军东进和 在延、方建立后方根据地。由于出现这些情况,赵尚志率三军 司令部返回珠河游击区,留下李兆麟、刘海涛率领的一团在此 地继续开展活动。

  李兆麟十分注意贯彻党的政策,善于团结兄弟部队,重视 同其它部队搞好关系、协同作战。当他和刘海涛率三军一团活 动到方正大罗勒密地区三家子屯时,主动地与李延禄率领的四 军会师。李兆麟和一团的干部在四军军部看到了经吉东特委转 来的党的《八一宣言》,并与李延禄一起学习领会党的抗日民 族统一战线政策,酝酿建立联军、协同作战等问题。最后两军 决定联合攻打南刁翎,拔掉敌伪据点。

  九月十六日,联合部队对南刁翎发起进攻,胜利地占领了 这个镇子,伪军保安队一百余人反正,伪警务营长率部投降。 我联合部队乘胜前进,紧接着又占领了林口。李兆麟和他的战 友们用战斗的胜利,来纪念“九·一八”四周年纪念日。

  (三)

  一九三五年夏,三军司令部在赵尚志率领下从延、方地区回 珠河游击区。这时,敌伪的夏季大“讨伐”开始了。他们集中了 六个县的几千名敌伪兵力,从七月二十一日开始对珠河游击区 反复地进行“扫荡”和烧杀。珠河县委在八月十一日关于敌人 烧杀游击区的情况向省委的报告中说: “敌人铁蹄所到之处一 片烟云火海,我路南游击区除离铁道线十余里地之地方未被焚 烧外,几乎三分之二以上的地区已成一片焦土”。敌人对路南 游击区疯狂地进行焚烧之后,又对路北游击区继续进行烧杀,被 烧毁的房屋,“也有三分之二以上” 。

  在敌人推行“匪民分离”的政策下,失去房屋的广大群众 被赶进新归并的大屯,使我军与群众的关系被断割。珠河县委 决定赵尚志率主力部队向松花江下游地区转移,到汤原一带开 辟新的游击区。李兆麟率领三军一团留在这一带活动。为贯彻 《八一宣言》 的精神,十一月间三军司令部在勃利西青山里召 开了会议,讨论了将东北反日联合军总指挥部改为东北抗日联 军总司令部。会后,赵尚志率三军司令部与五团过松花江,经 通河到汤原,李兆麟、刘海涛率一团暂留依勃一带继续坚持活 动。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赵尚志在汤原县境召开了北满 反日联军军政联席扩大会议。李兆麟出席了这次会议,被推选 为会议的执行主席。会上根据《八一宣言》精神,经过协商于 一月二十八日通过了 《东北反日联军军政联席扩大会议决议》, 决定设立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赵尚志被推选为总司令。会 后,各军分开活动,三军与夏云杰领导的汤原游击队联合进攻 夏亮子河金矿,取得了胜利。在三军帮助下,汤原游击队于 一月三十日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六军,夏云杰任军长,李 兆麟被派到六军担任代理政治部主任。此后,三、六军共同着 手建立汤旺河后方军事根据地,组成了由李兆麟为主任的三、 六军后方留守处。留守部队是由三、六军各抽一部分队伍编 成的。李兆麟担负起领导建立汤旺河后方军事根据地的任务。 三月十九日李兆麟接到联军司令部赵尚志的命令,要他迅速组 织部队,坚决、彻底地消灭盘踞在查巴旗、老钱柜一带以 “四 炮”为首的森林警察大队,以便把具有战略意义的小兴安岭汤旺 河一带控制在我军手中。李兆麟接到司令部的指示后,立刻召集 汤原三、六军留守部队和六军四团等部队,传达了司令部的指 示,进行了战斗部署,并亲自担任这次战斗临时指挥部的总指 挥。他率领一支二百多人的队伍,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向 汤旺河前进。经过一天的急行军,首先到达汤旺河西岸小兴安岭 西南山的岔巴旗——森林警察大队的第一道卡子。经过一场激 战,活捉了黄毛、丁山、张保安、宫四炮四名警察中队长及全 部森林警察,缴了他们的枪枝和弹药。我军乘胜前进,第二天 黄昏到达老钱柜,一举歼灭了盘踞在这里的森林警察大队,击毙 日本指导官以下七人,俘虏警察一百五十余人,缴获其全部枪 枝弹药和一部无线电发报机。战后,李兆麟率领战士满载着胜 利品返回驻地。这次战斗完全达到了预定目的。三、六军在汤 旺河一带建立了许多密营,在沟里还建立了小型兵工厂、被服 厂、仓库和医院,成了三、六军进行整休和训练的后方基地。 三、六军在沟里还建立了军政学校,校长由赵尚志兼,李兆麟 担任教育长。这所学校连续办了三期,学员们在这里上政治 课,学习马列主义,提高政治思想觉悟,坚定抗日救国的决心, 同时也进行军事训练,为北满抗联各军训练和培养了许多骨干。

  一九三六年一月,驻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决定撤消满洲省 委,按东北已有的四个游击区分别建立四个省委。北满的珠 河、汤原中心县委和三、六军党委领导人,于九月十八日在汤 原县帽儿山北坡召开了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共北满临时省 委,当时在巴 (彦) 、木 (兰) 一带活动的李兆麟被选为北满 临时省委委员。此后,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成为北满地区抗日斗 争的领导核心。一九三七年初,北满省委决定将东北抗日联军 总司令部正式改称为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部,下辖三、六、九 军和祁致中领导的独立师,仍由赵尚志任总司令,李兆麟任总 政治部主任。

  这期间,李兆麟在参与指挥战斗的同时,还紧张地活动在 松花江下游南北两岸地区,为统一北满各军的思想,加强部队 团结和建设做出了贡献。

猜你喜欢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7-02-17 16:45: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7-02-17 16:45: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7-02-17 16:45: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7-02-17 16:45: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7-02-17 16:45: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