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名将宗泽怎么死的 宗泽简介资料介绍 宗泽与岳飞是同僚

时间:2016-12-21 22:23: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宗泽,字汝霖,婺州义乌(今浙江义乌)人,北宋末年、南宋初年的著名将领。他的主要政治、军事活动是在宋朝的徽宗、钦宗时期。这一时期,生活在我国白山黑水一带的女真族日渐强盛,建立金朝,并灭亡了契丹辽国,既后又转锋南下,进攻北宋。在抵抗金军入侵的过程中,北宋王朝涌现了许多忧国忘身,挺身而出,为国纾难的民族英雄和爱国将领,宗泽便是其中之一。他不畏权奸阻抑,顶着各种压力,把心血投入抗金事业,展示了崇高的民族气节和政治、军事才能。

  宗泽,生于宋仁宗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卒于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在他生活的七十年中,国家政治日益腐败,战争连年不断,人民惨遭屠戮。这一切,对他爱国思想的形成有着深刻的影响。在那狼烟四起,生灵涂炭的烽火岁月,宗泽早就怀有大志。他勤奋好学,性情刚正,豪爽不拘。世人称赞他才华出众,持正不阿。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他入京应试,考中进士,但因廷对时极陈时弊,触及朝政,考官恶其直言,故意压低他的名次,仅置末甲。出仕之后,宗泽历任地方官,奔走黄河南北。所到之地,改弊政、通民情,政绩显著,表现了非凡的气度和见识。在初任大名馆陶(今河北馆陶)尉时,他奉诏出巡河工。不料,正逢长子丧生,家事缠身,但他 “奉檄遽行”,忘家、忘亲,专心从命。同行官吏无不为此感慨万端,称之为 “国尔忘家者”①。在任内,他体察民苦,为民请命从不避嫌。当时,正值隆冬,朝廷令民凿河,监工更督之甚急,致使役夫冻馁难行,僵仆于道。宗泽见此情形便立即上书朝廷,指责这种做法是 “徒苦民而无功” ,建议改在来年春天进行。在任莱州掖县(今山东掖县)知县时,他阻止了向民间征取牛黄的做法,而且劝走了前来征收的使者,申明“此泽意也(这是我宗泽的主意)”,愿担当一切责任。在通判登州(州治今山东蓬莱)时,他更挺身上奏,取消了当地官府 “横取于民”的敲榨勒索。①这期间,他虽未领兵为将,但这种受命忘家,爱民、保民以及 “进不求名,退不避罪”②的品行,是难能可贵的。

  随着北方局势和宋金关系的变化,宗泽对军事十分关注。他明察时势,透过一时的 “和局”看到隐藏的战端,时刻不忘战争准备。在他调任晋州赵城(今山西洪同县北的赵城镇)令时,深知该地地处前哨,战时首当其冲,故下车伊始,就传令各地组织乡兵,密筹战守。当地有些人对此不关心,认为宗泽的举动多余。宗泽耐心地劝告说: “承平时固无虑,它日有警,当知吾言矣。”③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宋金订立“海上之盟”,国内许多人安于军事上的“盛势”,泰然自若,盲目乐观。但是,宗泽却透过 “和局”,悉心揣摩衅端。他料定,“海上之盟”并不能换来和局,反而表明宋金衅端将起。他对亲随说: “天下自是多事矣。”④宗泽清楚地看到,从宋金“海上之盟”开始,天下将更加不得安宁了。事实证明,宗泽对时局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事隔不久,宋金关系日趋紧张,终于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宗泽也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挺身而出,投身于抗金事业的。

  坚决抗金

  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金国以北宋收纳金将为借口,分东西两路大举攻宋。西路由粘罕(宗翰)率领,出云中(今山西大同),向太原(今山西太原); 东路由斡不离(宗望)率领,出平州(今河北卢龙)经燕京直趋开封(今河南开封市)。金军气势汹汹,大有席卷中原,一举灭宋之势。北宋统治者在惊恐慌乱之中,很快分裂为 “降走”与 “战守”两派。以宰相白时中、李邦彦、张邦昌为首的一派,主张弃城逃跑,屈膝求和; 以李纲为首的一派则主张守城抗敌。宗泽则是“战守”派的重要成员。

  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宗泽受中丞陈过庭等人的举荐,假理宗正少卿,朝廷准备以他充任议和专使,赴金营议和。宗泽自料此次北上将面临一场激烈的舌战,凶多吉少,所以作好了怒斥金主,挽救国家声誉,以身殉国的充分准备。他对周围的人说: “是行不生还矣。”大家听后不解,便问他原因。宗泽说: 此次面见敌酋,“敌能悔过退师固善,否则安能屈节北庭以辱君命乎? ”①简短几语,凛然大义,使大家倍受感动。朝中主和派见宗泽刚直不屈,担心有害和议,便劝说钦宗,撤销了宗泽议和专使的任命,改派他为磁州(治所今河北磁县)知州。

  这时,太原已陷,北方形势更为紧张。出任河北(指今山东、河北、及河南古黄河以北的地区)、河东(泛指今山西省,因该地位于黄河河曲至风陵渡以东,故此得名)的文武官员,多逃避战乱,托故不肯就任。但是宗泽认为:“食禄而避难,不可也。”②就是说,作为朝廷的命官,食国家之奉禄,社稷遇难,决不能躲避不前。于是,他毫不犹豫,在接诏的当天就单骑上路,率随从十余人赴任烽烟弥漫的磁州。

  磁州,位于太行山之侧、漳水之滨,是南渡黄河,北抗金兵的关口要地。该地曾饱受金兵蹂躏,人民逃亡,府库空虚,城垣残破,几无守备。摆在宗泽面前的是一派败落景象。宗泽就任后,立即组织军民修城筑垒,疏浚河道,修治器械,招募乡勇,以备固守抗敌。鉴于磁州形势孤立,不足以阻止金兵南下的状况,他还从战略上提出了一个 “五州联防”的庞大计划。他上书宋廷,建议邢(州治今河北邢台)、洛(州治今河北永年)、磁、赵(州治今河北赵县)、相(州治今河南安阳)五州,各蓄兵二万,敌攻一州,其它四州皆起而援应,这就如同一州常备十万之兵。①宗泽的这一联防计划,得到了钦宗的嘉许,由此,他被任命为河北义军(地方军)的总管,将计划付诸实施。在宗泽的积极努力下,河北军事防务日益见固,并且在抗击金军的战斗中发挥了作用。

  当宗泽致力磁州等地防务之时,从平州南下的东路金军攻占真定(今河北正定)、夺取庆源(即赵州,今河北赵县),企图沿漳水南下,从李固渡(今河北魏县东南古黄河渡口)渡河,抄袭宋都开封。鉴于宗泽威镇磁州,金军十分担心泽军东向抄其后路。所以,金军在大军南下同时,分出数千骑兵,直扑磁州城,以牵制磁州守军。面对金军的突然攻击,宗泽坚定沉着,披甲登城。他充分利用已经筑成的城防工事,简选精壮箭手,从城头突然猛击金军骑队; 然后趁敌避箭退却之机,大开城门,督兵出击。这一战,由于宗泽早有戒备,战术灵活,斩敌数百级,一举打退了金军的进攻,粉碎其牵制企图。

  在督兵抗战的同时,宗泽仍极力反对朝廷的议和主张。当西路金军占领潼关,东路进逼开封之时,徽宗先后派出赵构、耿仲南、聂昌等前往金营乞和。康王赵构北至磁州,宗泽将其迎入府中,然后直言相劝,力陈不可去金营议和。他说: 前肃王一去,直今不得回返,现在金人又以花言巧语哄骗大王,其军队却逼至眼前,再去还有什么益处呢? 愿大王万勿前往! ①赵构听了宗泽的劝告,大为震惊,又加当地“百姓遮道谏王勿北去”②,于是,未敢贸然北上。离开磁州后,他又返回相州去了。

  靖康元年(1126年)十一月,宗泽被任命为河北兵马副元帅,协助大元帅赵构总统北方勤王之师,入援开封。宗泽根据金军长驱南下,后路空虚的弱点,特别是磁州破敌的经验,看到:进援开封的关键是会师李固渡,控制黄河渡口,以切断金兵的后路,置敌于首尾难顾,腹背受敌的境地。这是南下金军最忌怕之点。于是,他向赵构提出了 “急会兵李固渡,断敌归路”③的主张。可是,众将皆不以为然。他们拥兵自恃,畏敌怯战,根本不支持宗泽的主张。宗泽见机不可失,此计关系全局,只好自将所部两千人,东渡漳水,向李固渡进发。

  当时,金兵为了阻止河北宋军的进援,以数十营兵力沿河屯扎,依水列阵。宗泽首先兵分两路,迂回敌营两侧,然后乘其不备,纵兵夹击,连续冲破敌阵。金兵抵抗不住,便采取分兵扼守各营寨的方式企图顽抗。这又恰好给宋军提供了各个击破的机会。宗泽见到这种情况,随机应变,分遣壮士趁夜直冲敌营,连破金军营寨三十余处,从而冲破了金军的拦击,直抵李固渡。

  这一军事行动,是南宋抗金以来的一次重大胜利,在作战指导上也有其成功之处。宗泽采取打敌侧后的战法,正是抓住了敌人的要害。虽然不足以置开封围师于死地,但毕竟对金军南下部队以巨大威胁,对尔后宋军进援开封,解京师之围,起了一定作用。

  奋战京畿

  同年十二月,康王赵构在相州开大元帅府,集兵万人,然后兵分五支,东向渡河进驻大名(今河北大名东北),并传檄河北诸军向大名汇集。

  大名,地处黄河干系与东流支系的分流处,西扼李固渡,东扼马陵道口,是救援开封的重要战略地区。赵构的这一行动,无疑与宗泽原来东扼李固渡的战略主张是一致的。所以,宗泽闻之大喜,一接到檄文,即踏冰过河,直入大名。宗泽见 “京城受围日久,入援不可缓”①,便建议康王趁大兵云集之时,全力推进,直解开封之围。可是,恰在这时,枢密使曹辅送来蜡封钦宗手诏,内容大意是: 金兵因久攻开封不下,正准备议和结好,要求康王各军 “屯兵毋动”。②以汪伯彦为首的投降派将领,闻此皆大欢喜,独宗泽认定其中有诈。他认为: 皇帝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颁发此诏,实属出于无奈,全是金人为阻止我兵进援而施展的诡计。于是,他对大家说: “金人狡谲,是欲款我师尔,君父之望入援,何啻饥渴,宜急引军直趋澶渊,次第进垒,以解京城之围。万一敌有异谋,则吾兵已在城下。”③就是主张急速南下澶渊(今河南濮阳南),进攻敌垒,解开封之围,或应付金兵异谋。汪伯彦听了宗泽的分析,无言辩驳,但又不愿率师出战,遂施计阻难。他劝说康王单派宗泽率师先行。 这样, 宗泽虽名为副元帅却不能参预帅府的谋议了。宗泽一离开大名,汪伯彦、耿南仲更簇拥康王撤向郓州东平(今山东东平)一带去了。宗泽所部与大部队完全脱离,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靖康二年(1127年)正月,宗泽率军进至开德(今河南濮阳),途中与金军进行了大小十三次战斗,连战皆捷。事实证明,金军完全可破,只要宋军协同作战,开封之围指日可解。于是,宗泽致书康王再次劝他传檄诸道兵马,会师京城; 为了迅速求得协同,不失战机,他还直接发书,邀会北道总管赵野、河东北路宣抚使范纳、兴仁府知事曾楙木,各率所部迅速入援。可是,康王赵构置之不理; 赵野等人皆以为宗泽出言狂妄,区区数千兵力,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故也按兵不动,不作答复。宗泽得不到援应,只好率队继续孤战。为了坚定所部将士的必胜信念,他严格军纪,制裁畏敌怯战者。起初,他的部将陈淬自灭士气,言称: 金军气焰 “方炽,未可轻举”①。宗泽闻听大怒,欲传令斩之,后得诸将求情,才允许陈淬带罪立功。果然,陈淬奋起力战,大败金兵。诸将由此也更加奋勇争先,随后两次粉碎金军向开德的扑犯。在激励士气,督兵力战的同时,宗泽还巧施计策: 他料定金兵进攻开德不能得逞,必定东向扑犯濮州(今山东鄄城北),故在该城预设伏击阵,又派三千骑兵前往支援。金兵匆匆而至,不意伏兵突然杀出,再次大败。

  濮州败敌不久,宗泽进驻卫南(今河南濮阳西南)。他自料将孤兵寡、长此下去,徒耗军力,必须深入到金军的腹地,攻其要害,方可制敌。于是,他挥师南下,直抵滑州韦城一带; 又转兵东向,向兴仁府的南华(今山东东明东北)一带推进。沿途遇敌即破,连拔数营。可是,由于力量寡弱,在向南华进兵途中,突然遭敌围困。部将王孝忠战死,数千宋军前后均面临金军营垒,进退不得。面对严重困局,宗泽镇定自若,他激励将士说: “今日进退等死,不可不从死中求生”①。说罢督军猛进。将士深知已处死境,此战乃死中求生,故无不以一当百,死力拼战。这样,宗泽巧施一计,部队发挥出了很大的战斗力,不仅冲破了敌军围垒,斩敌数千级,而且退敌数十里,一举反败为胜,绝处逢生。

  战后,宗泽并没有盲目轻敌,而是立即进行了冷静的分析,他透过一时的胜利,看到形势危急。他料定: “敌众十倍于我,今一战而却,势必复来,使悉其铁骑夜袭吾军,则危矣。”②从而认清了金军寻机反击的必然性。于是,宗泽指令部将,抢在黄昏之时,悄悄移军他处。当天深夜,金军大队果然来袭。他们见宗泽军营之中空无一人,知宗泽用兵神妙,而且战术变化莫测,故更加惊恐畏怯,不敢轻易再战。宗泽见金兵气馁,便转守为攻,乘机出击。他出敌不意,督兵渡过大沟河,直冲敌营,接连获胜。从此,宗泽威震开封东北,在金兵控制下的京畿地区打开了一个缺口。

  宗泽先扼黄河渡口,然后合兵救援开封的主张,无论从战略全局的分析上,还是从战机和进攻方向的选定上,都不失为一个挽救危局、行之有效的正确方略。它之所以没有达到迅速退敌的目的,似不在于这个主张本身,而是诸将畏战,从中作梗,没能真正实施的结果。然而,宗泽孤军奋战的胜利,毕竟给了金军以巨大打击。在宗泽奋战京畿,艰难困苦的日日夜夜里,陕西勤王之师也不断东向,并收复了水路要地潼关; 加之河北、河东人民的抗金斗争,使金兵四处受制,无力占据开封。最后,金军不得不扶植张邦昌傀儡政权,于当年五月间被迫回撤。金军北退时,掳走徽、钦二帝和赵氏宗室等。宗泽闻讯,立即率队折返大名,企图截击金军退路,劫还二帝。可是,直到这时,勤王之师仍不见到来; 大元帅府又指令宗泽“移师近都,按甲观变”; 此外,宗泽“闻张邦昌僭位,欲先行诛讨”,①所以他没能渡河穷追。

  镇守开封

  徽、钦二帝被掳后,宗泽等人连续上书,要求康王赵构继帝位,严惩张邦昌之流,以安中原民心。于是,同年五月,赵构即位南京(今河南商丘),号高宗,主战派首领李纲出任宰相。六月间,宗泽自卫南分兵屯守黄河,自率数百骑驰赴南都,与李纲同见高宗,泣陈复兴大计。李纲、赵构见宗泽谈论国事,慷慨流泣,气度过人,十分高兴,欲留宗泽在殿前治事。可是,投降派黄潜善之流却出面力阻。最后,高宗只好改派宗泽为龙图阁学士及襄阳知府。

  宗泽坐守襄阳(今湖北襄樊市南),却整日思虑朝政。他听说黄潜善之流又在密谋议和,心痛如焚。于是,他再次上书,慨然指出: 当今“宗社蒙耻”,就是因为朝中 “奸邪之臣,朝进一言以告和,暮入一说以乞盟”之故; 所以建议高宗,大明黜陟,罢斥奸邪,以整朝纲;同时表示: 臣虽驽怯,但愿躬身驰赴战阵,冒矢石之危,为诸将先驱,若能求得捐驱报国,也就心满意足了。①高宗阅其奏疏,豪言壮气,掷地作声,故十分欣喜。这时,沿河形势又紧,开封无官治理,李纲趁机进言说: 镇守开封,“绥复旧部,非泽不可”②。于是,高宗颁诏任命宗泽为东京留守、开封府尹。宗泽遂率队驰赴开封前线,投入了保卫旧都,北扼黄河的战斗。

  开封,自金兵洗劫后,城防尽废,兵民杂居,盗贼纵横,人心惶惧。当时,金兵骑队仍留屯河上,不断四处袭扰,金鼓之声日夕相闻,形势咄咄逼人。面对这种境况,宗泽首先采取了辅助于军事征战的几项措施: 一是惩办盗贼,安定民心。他凭着在这个地区的威望,严申法律,下令: “为盗者,赃无轻重,悉从军法”③,严厉打击趁机为盗者。二是安抚军民,修治军备。他积极组织当地军民,抢修城垒,缮造战具器械: 在城垣四周各要点设官置兵戍守; 在城外险要地域,筑造坚壁二十四所; 沿黄河则鳞次布置 “连珠寨”,一直连结河东、河北山水寨忠义民兵的营垒,形成了一道漫长的黄河防线。此外,他还亲自督造战车一千二百乘,并组织力量,疏通开封西北连接黄河的水道,以作战守调运。三是联络义军,振兴军旅。根据开封守军力量寡弱,散扎不一的状况,宗泽积极联络黄河南北诸路义军。当时,活动在河东一带的义军首领王善拥众七十万,战车万乘,欲占据京城。宗泽单骑驰往王善营帐,向他讲明为国尽力之大义。王善感激万分,表示愿 “为国效力”,随后解甲来降。当时活动在京西、淮南、河南北部的义军首领杨进拥众三十万,王再兴、李贵、王大郎等各拥众数万,既抗击金兵又时有骚扰。宗泽也派人分别予以联络,申明大义,晓以祸福,这些人也全都率众归附。数日之间,宗泽即拥众百余万,军储足够半年之用。在宗泽的声威感召下,“陕西、京东、西诸路人马,咸愿听泽节制”①。抗金力量声势浩荡。

  开封守备既固,宗泽遂连续上书请求赵构还京,以图振复大业,每书辞诚语切,忠贞不贰。可是,赵构、黄潜善、汪伯彦等非但不作北还,反而起驾南逃扬州去了。

  与宗泽加强开封守御的同时,集结于真定一带的金兵也“密修战具,为入攻之计”②,并时常派出间谍,南下探察宋军虚实。经过一番准备之后,金兵乘赵构南逃扬州之机,于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十二月,分兵三路再度大举南下。金军元帅兀术督率中路渡过黄河,直逼开封。面对来势汹汹的金军,泽军将领连续入陈守汴之策。他们主张 “先断河梁(拆毁河桥),严兵自固”③。即是说,以河为障,凭垒固守。宗泽听后却计不在此。他看到,金军骑队直逼开封而来,正欲破坏河桥及沿河工事,以求划河为界,吞霸河北。治理开封以来,河防、城防日固,退敌之计不应单纯防堵,而应利用河防工事,置敌于死地,以攻为守。于是,宗泽说服诸将,在黄河之滨摆下了一个与敌决战的阵势。首先,他命令部将刘衍率队驰往滑州(今河南滑县),扼拒白马渡口; 命令刘达率队驰往郑州(今河南郑州),扼控汴水上游及该地黄河渡口。上述两路接令即行,一往西北,一趋东北,成兜抄钳击金军之势,迫使金兀术分兵把守,首尾难顾。同时,宗泽命令沿河防军,力保河桥,其他各路大军均向开封汇集。金兀术见宋军士气正盛,阵势逼人,无隙可乘,自料无法相抗,赶忙利用夜暗,偷偷破坏河桥,仓皇向北逃遁。这样,宗泽以异乎寻常的气势和胆略,压倒金军,迫使金兀术不战自退。

  金兵北退后,并不甘心。第二年正月,金兀术改变了以骑队直冲开封的战略,采取迂回抄袭的作战方针。他首先率领部众渡过黄河抵达郑州,然后直趋白沙(今河南中牟西),企图沿金水河东向进击开封。开封居民闻金兵又至,更加惊恐。大敌当前,宗泽却镇定自若,稳操左券。这天,宗泽正与家客围棋,他的僚属惶惶张张地进来请求御敌之策。宗泽若无其事地笑着回答说: “何事张皇,刘衍等在外必能御敌。”①说罢,对棋如前。僚属退后,宗泽简选精锐数千,绕出敌后,埋伏于金兵归路; 同时命令白沙守将正面与敌交锋。金兵刚一出击,身后伏兵就乘机而起,前后夹击。金兵再次大败。粉碎金军从白沙方向的袭击后,宗泽督令各军在西京(今河南洛阳东)、滑州东西两地同时进击,收复了不少失地。

  在挥兵反攻的过程中,宗泽时刻不忘攻心为上。他十分注意优待金军中原属辽国的降将,以离间契丹与女真将士之间的关系,瓦解敌军。一次,宋军捕获敌将王策。王策本来是辽军首领,金灭辽时投降了金军。为了争取王策,宗泽亲自为其解缚,邀坐堂上,向王策晓以大义,表示与他“协谋雪耻”。王策感激涕零,愿效死听命。随后,他向宗泽详细报告了金军虚实。宗泽乘机号召将士“协谋剿敌”,大张挞伐。②金军连战不力,不得不再次引兵北退。从此,宗泽威名远播,金兵闻其名而畏其威,凡与宋人谈及宗泽,言必称“宗爷爷”③。

  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五月,宗泽召集群帅,聚兵开封,又募兵储粮,准备约日渡河,大举北伐。为此,他先后二十余次上书朝廷,请求高宗回京,主持北伐大业,以振奋士气,安定民心。上书中,宗泽反复陈述了北伐的有利条件,指出: “今京城已增固,兵械已足备,士气已勇锐”,若大军渡河,“山寨忠义之民相应者不啻百万”,“中兴之业,必可立致”。他劝告高宗: “毋沮万民敌忾之气,而循东晋既覆之辙”①。不仅如此,宗泽还拟定并陈明了北伐方案。但是,避居扬州的高宗赵构及黄潜善、汪伯彦等力主偏安求和; 他们不但极力阻挠北伐,而且怀疑宗泽联络河北义军另有异谋; 甚至派心腹郭仲荀赴开封担任东京副留守,以监视宗泽的行动。宗泽上书受阻,志不得伸,遂忧愤成疾。七月间,宗泽病情日重,生命垂危。他的部将来病榻前看望,宗泽矍然含泪,深沉地对大家说: “吾以二帝蒙尘,积愤至此。汝等能歼敌,则我死无恨。”诸将感激流涕,发誓要皆尽全力,振复河山。诸将出,宗泽叹咏杜甫当年悼诸葛亮的名句: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②表示他壮志未酬,死留憾意。临终前,这位年至古稀的抗金名将,无一语问及家事,只是连呼三声“过河——过河——过河” 尔后卒。消息传出,开封以致中原军民无不为之号恸。

  宗泽死后,高宗追赠其为观文殿学士、通议大夫,谥号“忠简” 。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宋史·宗泽传》。

  ① 事及引文均见《宋史·宗泽传》及《续资治通鉴》卷九十七,钦宗靖康元年。

  ② 《孙子·地形篇》

  ③④ 《宋史·宗泽传》。

  ①② 《宋史·宗泽传》。

  ① 《续资治通鉴》卷九十七,钦宗靖康元年。

  ①② 《续资治通鉴》卷九十七,钦宗靖康元年。

  ③ 《宋史·宗泽传》。

  ①②《续资治通鉴》卷九十七,钦宗靖康元年。

  ③ 《宋史·宗泽传》。

  ① 《宋史·宗泽传》。

  ① 《续资治通鉴》卷九十七,钦宗靖康二年。

  ② 《宋史·宗泽传》。

  ① 《宋史·宗泽传》。

  ①② 《宋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一,宗泽守汴。

  ③ 《宋史·宗泽传》。

  ① 《宋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一,宗泽守汴。

  ② 《宋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一,宗泽守汴。

  ③ 《宋史·宗泽传》。

  ① 《宋史·宗泽传》。

  ②《宋史·宗泽传》。

  ③ 《宋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一,宗泽守汴。

  ① 《宋史纪事本末》卷六十一,宗泽守汴。

  ② 《宋史·宗泽传》。所咏诗句出自杜甫《蜀相》。

猜你喜欢

岳飞死后岳飞家人弟弟和岳家军的结局如何

岳飞,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县) 人,生于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卒于高宗绍兴十一年底(1142年),是人们熟知的南宋抗金名将,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民族英雄之一...更多

2016-12-21 22:23:00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6-12-21 22:23: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6-12-21 22:23: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6-12-21 22:23: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6-12-21 22:23: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6-12-21 22:23: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