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逖简介资料介绍兴师北伐 祖逖生平经历 祖逖的故事

时间:2016-12-21 22:18: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司马氏攻灭东吴,建立西晋,在中国历史上仅维持了短暂的统一。从晋惠帝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开始,国内豪强争立,相互兼并,又进行了连年的战争。愍帝建兴四年(316年),西晋灭亡。次年,晋宗室司马睿重建的东晋,竟同当年东吴一样,偏居东南,仅有半壁河山。祖逖,就是在这种动乱年代,出现在东晋统治阶级中的一位杰出军事将领。他为了平定黄河南北,举兵北伐,为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安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祖逖,字士稚,晋时范阳郡遒县(今河北涞水县)人,生于晋武帝泰始二年(266年),卒于晋元帝大兴四年(321年)。他的父亲祖武曾作过晋王掾属及上谷郡(今河北怀来县一带)太守。

  祖逖少时,正值西晋王朝日趋腐败,内乱将起。封建世族豪门置战后民穷财尽于不顾,竟相以淫侈、奢华彼此炫耀,展开了对糜烂生活的无止境地追求。面对国家政治的腐败,祖逖深恶痛绝,心急如焚。他不喜斯文,性情豁达,轻财好义,经常“散谷帛以赒贫乏”①。由此,结交了许多侠义之士,在乡民邻舍中享有盛名。

  青年时期,祖逖 “乃博览书记” ②,涉猎古今,并往来于京师。人们见祖逖才华不凡,皆以为将来必成大器。二十四岁那年,祖逖侨居阳平(今河北大名县东北)。这时,正值当地考举孝廉、秀才,论才学,祖逖完全可以应试而第。但他并不想涉足科场,几次考举都没有参加。后来,祖逖与中山魏昌(今河北安国西南)人刘琨,同到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当了司州主薄。刘琨同样是一位性格豪爽,行侠仗义之士。所以,他们二人非常要好,情同手足。这时期,祖逖和刘琨常常居住在一起,晚上 “共被同寝”,每次谈及国家大事、百姓安危,双双陷入惆怅; 说到个人抱负,又心情激荡。有时,他们半夜醒来,就燃烛而起,端坐攀谈。有一次,谈到中原战局,这对热血青年对坐良久。祖逖对刘琨说: “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①

  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祖逖和刘琨常在一起操戈习武。有一次,祖逖半夜被野外的鸡叫声惊醒,他展望未来,浮想联翩,久不能寐。于是,他把刘琨唤醒,两人披衣下床,舞起剑来。“闻鸡起舞”这一典故,就来源于此。

  兴师北伐

  祖逖二十八岁那年,即晋惠帝元康元年(291年),晋室八王作乱,相互残杀了十六年,死了三十余万人。接着,匈奴贵族刘渊、羯人石勒等相继起兵。晋怀帝永嘉五年(311年),匈奴军攻下洛阳,掳走了晋怀帝司马炽。随后,晋军在危机四伏的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拥立司马邺为晋愍帝。这时,各种势力间的争斗和厮杀已经到了非常激烈的程度。

  统治阶级的强争豪夺,破坏了社会生产,给各族人民带来了更大的苦难。由于生产破坏和天灾而引起的饥荒,驱使数以百万计的农民漂流异乡,随处觅食。京都洛阳被兵,中原更加混乱。晋愍帝建兴元年(313年),祖逖率领亲党数百家,随成千上万的流民,避难江东,做了琅邪王司马睿麾下的军谘祭酒(军事幕僚),居住丹徒之京口(今江苏镇江)。

  满目疮痍的社会现实和颠沛流离的生活,使祖逖身在淮南心在淮北。他面对 “社稷倾覆,常怀振复之志”①。在京口居住期间,祖逖广泛 “纠合骁健”②,聚揽天下志士。据《晋书》记载,当时祖逖周围的 “宾客义徒皆暴杰勇士”③。祖逖对他们亲如子弟,每当遇有难事,便鼎力相助。那时,扬州遇到饥荒,百姓饿尸塞途。这些贫家子弟,多行侠仗义,“攻剽富室”④,打富济贫。祖逖对他们的行为不仅不加责怪,反而报以同情,诚心抚慰之。时间一久,他们当中就免不了有被官府捕获下狱,负刑问罪者。遇到这种情况,祖逖总是以身作保,千方百计地解救他们。这样一来,祖逖在当地民众中树立起了很高的威望。在他周围很快团结了一批血气方刚,有勇有志的青年。这些人成了祖逖起兵江南的骨干。

  祖逖在积极收罗人才的同时,上书司马睿,提出了率师北伐的请求。祖逖看到: 中原战乱的原因,是由于各地藩王争权,自相诛灭,而北方少数民族首领乘隙而入的结果。他认为: 中原百姓惨遭战争毁掠,衣食不具,有家难归,皆有奋击之志,是起兵收复中原的坚实基础。基于上述认识,祖逖在上书中公然认定: “大王诚能发威命将,使若逖等为之统主,则郡国豪杰必因风向赴,沉溺之士欣于来苏,庶几国耻可雪”⑤。当然,祖逖还不可能把天下大乱和晋朝的政治腐败联系起来,反而认为 “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⑥。这是历史和他所处的阶级地位局限的结果。

  当时,司马睿的主要精力是在联络江南豪强,争地利,收人心,进而取得皇帝权位,偏安江南。所以,他 “素无北伐之志”①,对祖逖的上书毫无兴趣。在祖逖的一再恳求下,司马睿才勉强同意祖逖兴师北伐的主张。但是,只给了祖逖一千人的廪粮及布三千匹②,和一个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的空头衔;不给器杖,不发一兵,要其自行招募。

  司马睿的冷淡,并没有削弱祖逖兴师北伐的决心。他从同来避难的宗族、乡亲、部曲中挑选了一百余家,由京口毅然北进。船至江心,祖逖远望中原烽火,感慨万分。他击楫立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③辞色壮烈,他的部属为此倍受感动。

  渡江以后,祖逖率众屯驻淮阴(今江苏清江市南)④。在这里,他一面发动大家赶造兵器; 一面招募士卒,扩大队伍。经过努力,祖逖在原来部曲乡勇的基础上又招得二千余人,组织起了一支新军。祖逖建立的这支队伍虽人数不多,但有明显特点: 一是北伐意志坚定。所有部卒除避乱江东时同行的宗族、部曲外,大多是在淮阴一带招募的 “有奋击之志”⑤、而又没有来得及南徙的青壮庶民。他们或思乡心切,盼归故土;或目睹兵灾,濒临战祸,盼望天下归一。所以,他们命运相系,倾心于北伐。二是将士团结。祖逖不仅轻财好义,十分注意体贴士卒; 而且严于律己,与士卒同甘苦。部伍中大都得到过祖逖的好处,感恩图报,愿意效死从命。三是熟悉环境,颇具勇技。由于聚集在祖逖麾下的多是民间习兵练武、杀富济贫的“暴杰勇士”①,他们颇有武艺、勇力,而且对江北风土民情、天候地理较为熟悉。适应中原战场的自然条件,便于同地方豪强势力作战。

  祖逖依靠这支新组织的队伍,起兵淮阴,奋勇北进,指挥了许多出色的战斗。

  巧定谯国

  自晋怀帝永嘉五年(311年),洛阳被焚、司马炽被掳以后,活动在黄河以南兖、豫二州的主要有两部分势力: 一是羯人石勒; 一是当地流民所建立的坞堡组织。石勒以襄国(今河北邢台)、邺(今河北磁县南)为中心,占有大片领土,势力强盛,时常兴兵南下; 散布在各地的各支坞堡组织则是分散的小股军事力量,以求存自保为目的。祖逖北伐前,晋军北中郎将刘演曾北上抵抗石勒,先后两次惨败。第一战是在愍帝建兴元年(313年)败于邺; 第二战是在建兴四年(316年),败于廪丘(今山东郓城西北,时为兖州治所)。因此,祖逖北伐的主要任务依然是对付石勒。但是,要阻止石勒南下,首要的在于联络和征服各地坞堡组织,扩大势力,控制兖、豫各郡县。

  晋元帝建武元年(317年),祖逖率队沿涡水(今涡河)西入谯国,进驻芦洲(今安徽亳县东南),开始了平定谯国的军事行动。

  谯国,地处豫州东部(含今安徽涡阳、蒙城、亳县及山东部分地区),治所谯城(今安徽亳县),座落在涡水南岸,是西趋洛阳、东下淮阴的水路交通要地。当时,“流民张平、樊雅各聚众数千人在谯,为坞主”①; “又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余部,众各数百,皆统属平”②。谯城的张平、樊雅所部坞堡势力是整个豫州地区最大的一支。祖逖出师谯国以前,司马睿曾遣使潜入谯国说降,张、樊均表示归顺; 随后,刘演率军平北,任命张平为豫州刺史,樊雅为谯郡太守,以示笼络。

  祖逖兵入谯国后,仍然采取招抚、笼络的方式争取张平和樊雅归附。这天,祖逖派参军殷父出使谯城,劝说张平、樊雅,企图不战而屈人兵。不料,殷父到了谯城,不但没有正确宣传祖逖的主张,反而态度傲慢,出言伤人,激怒了张平。结果,不仅没有达到联络的目的,反而被张平杀害了。史书有关这件事的记载是: 祖逖 “遣参军殷父诣平、雅。父意轻平,视其屋,曰: ‘可作马厩; ’ 见大镬,曰: ‘可铸铁器。’ 平曰: ‘此乃帝王镬,天下清平方用之,奈何毁之! ’父曰:‘卿未能保其头,而爱镬邪! ’ 平大怒,于坐斩父”③。可见,此次说降的失败,主要是殷父言行失当的结果。

  祖逖见说降不成,张平凭藉城池 “勒兵固守”④,长此拖延对自己十分不利,被迫挥军攻城。为了分化和孤立谯城守军,祖逖在数次强攻不成的形势下,审势变计,及时采取了离间敌军的策略。他发现,谯城守敌虽拥兵恃众,但张、樊所部各存忌心,其它各坞主与张平、樊雅的联合也十分松散。于是,祖逖在派兵攻城的同时,暗派亲信前往诱说张平的部将谢浮,离间谢浮与张平之间的关系。谢浮听了诱劝,决然倒戈,利用与张平会商大计的机会,杀死了张平,然后率众归附了祖逖。这样以来,镇慑了其他坞主,引起谯城守军的极度混乱和分化。樊雅所部由此十分孤立了。

  依计取得优势之后,祖逖及时组织了对樊雅的全面进攻。其部署是:祖逖亲率主力首先进驻太丘(今山东永城县西北);然后派人联络驻扎在陈留郡浚仪城(今河南开封西北)的蓬陂坞主陈川东下援应,从全局上形成两面夹击谯城之势; 此外,又派人请东晋南中郎将王含派队支援。樊雅受到打击,孤注一掷,纠合张平的余部,反攻祖逖的营垒; 甚至利用逖军粮运不继,军中大饥的机会,突然夜袭逖营。祖逖督队迎击,与陈川、王含所派援军合力夹攻,很快陷樊军于进退不得的被动地位。

  在展开强大军事攻势的同时,祖逖并没有放松对樊雅的争取工作。为此,他请出当年曾代表司马睿入谯城游说的参军桓宣,面授机宜,前往谯城劝降。桓宣接受了祖逖的委托,单骑入城,对樊雅做了许多解劝工作。他说: “祖豫州(祖逖被司马睿命为豫州刺史,故此称)方欲平荡刘、石,倚卿为援; 前殷父轻薄,非豫州意也。”①一方面说明了祖逖北伐的主要目标是刘汉和石勒; 一方面又申明上次殷父入谯之举并非祖逖的本意。樊雅面对军事上的失利,一筹莫展,陷于绝境。听了桓宣的一番劝导,豁然醒悟,立即举城请降。祖逖遂率领人马进入谯城。

  祖逖通过 “心战”和“兵战”的紧密配合,审势寻机,适时地变换破敌之策; 利用瓦解、离间、各个击破的方式,以少胜多,巧妙地夺取了谯城。谯城一破,整个谯国各坞主争相来附。祖逖发兵经略各地,很快平定了谯国,在豫州打开了良好局面。

  智平陈留

  豫州既平,祖逖便乘势催兵向兖州推进。兖州(今河南东北部及山东东南部地区),濒临黄河,是石勒经常攻掠的地区之一。当地较大的坞堡势力是陈留郡的蓬陂(今河南开封市南)坞主陈川。陈川 “自号宁朔将军、陈留太守”①,驻据浚仪(今河南开封市),拥兵自立。

  为了联合陈川、共同抗击石勒,祖逖对陈川做了大量说服工作。所以,陈川曾派出自己的部将李头援助祖逖攻打谯城。谯城之战,李头力战有功,祖逖对他赏赐甚厚,甚至把自己缴获樊雅的座骑,也赐给了李头。李头感激祖逖的恩遇,逢人便说: “得此人为主,吾死无恨”②。本来,祖逖厚遇李头,是诚意收纳陈川的一种行动。不料,却遭到了陈川的疾恨。陈川见李头与祖逖来往密切,竟然杀害了李头。李头死后,其部众四百人不满陈川的滥杀行为,自动归附祖逖。陈川为了发泄私愤,率众肆掠豫州诸郡,获车马女子甚众。

  陈川叛附不定,出尔反尔,特别是兵掠豫州的行动,成为祖逖兵向兖州的主要障碍。于是,祖逖决定对陈川实施军事打击。他把主要攻击目标对准了陈留,采取征服陈川,威慑其它坞堡,以平定兖州的方略。祖逖首先发兵一支与川军战于谷水(今河南竹竿河)一带,夺回川军所掠获的人员马匹,迫使敌军退回陈留; 然后率领主力北上,直逼陈川的老巢蓬关(即蓬陂)。陈川抵敌不住,退守浚仪,于晋元帝大兴二年(319年)四月,举浚仪城北降石勒。当祖逖率队逼近浚仪时,石勒已派石虎率兵五万来救,两军相战于浚仪。由于众寡悬殊,祖逖避开与石虎正面交战,在浚仪一带摆下了许多奇阵。石虎大败而逃,①浚仪城只剩下桃豹率众固守。

  祖逖虽击退了石虎的反扑,但并没有拔除浚仪。浚仪,位于四支水系的汇流处,西溯汴水可至荥阳;北逆阴沟水可达封丘;南顺蒗荡渠直抵豫州治所陈县;东沿汳水可达徐州一带。地理形势十分重要。该地是陈川经营数年的老据点,向为兵家必争之地,城防十分坚固。桃豹虽兵力不及石虎,但凭城固守,拒不出战,加有石勒的支持,祖逖久攻不下,两军出现相持局面。

  晋元帝大兴三年(320年),祖逖派部将韩潜对浚仪发动进攻,仍未攻破。桃豹驻守城西台; 韩潜驻东台,两军依台相对,各不得进。同一浚仪城,豹军从南门出入,逖军从东门出入。这样一直对峙了四十余日,双方均乏粮难于支持。这时,物资供应问题对战斗的胜负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谁能最先解决粮食问题,谁就能赢得战场上的主动权。与此相关联,部队本身的坚毅、忍耐、吃苦程度成为士气和战斗力的集中体现。祖狄为了就此挫敌锐气,利用双方粮绝人饥的机会,施用了一个绝妙的计策: 他命令士兵“以布囊盛土如米状,使千余人运上台”②,故意制造运粮的声势,向据守西台的敌军士卒显示。此外,又命令数人出城担米,回返途经南门时,假装疲劳休息于道。桃豹派兵往击,担米者故意弃担而走,让他们掠去。桃豹的士兵掠得白米,又见东台逖军众人搬运,都认为祖逖米粮充足,士众腹饱,而自己饥馑已久,不堪支持,于是更加畏惧怯战,营中士气随之大衰。

  石勒闻听桃豹浚仪受困,便派部将刘夜堂用一千头驴饱驮粮食运往浚仪。早已密切注意敌军增援的祖逖,很快得到了这一消息。于是,他派出重兵拦击石勒粮队,一直追击刘夜堂至汴水,全部截获其所运米粮。祖逖因粮于敌,营中得到补给,士气更盛。而桃豹久不得济,更加恐惶不安,后来看到粮尽援绝,只得放弃浚仪,北撤东燕城(今河南延津东北)待援。

  祖逖凭着智谋,不战而破浚仪,一方面利用了同陈川、石虎的大战,挫敌凶焰,陷桃豹于孤军无援的境地;另一方面及时正确地掌握和判断了敌情动向。他抓住了敌军饥饿待救的机会,隐真示假,巧妙地使用了涣散敌军士气的计策,达到以计代战的目的。这一胜利,在黄河以南产生了很大影响。为了扩大战果,趁机推进,祖逖将部队分为三支: 一由韩潜率领,北进封丘(今河南封丘),追击桃豹; 一由冯铁率领据守浚仪东西二台,控制这一水陆交通要地; 一由祖逖率领镇守雍丘(今河南杞县)。石勒军队每次来犯,这三支部队便前后呼应,相互协同,阻截或夹击之。石勒得不到南下机会,在这一带的势力也就随之逐渐瓦解。原来在陈川控制下的陈留郡,全部被祖逖收复了。

  元帝大兴三年(320年)七月,祖逖以军功被司马睿任命为镇西将军。

  恩信使民

  祖逖在率兵攻取谯国、陈留以后,采取了许多辅助于军事的感化手段。这是战胜敌人所必须的,也是反映一位军事将领政治及军事能力的重要方面。

  当时,活动在黄河以南还有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几支较大的坞堡势力。他们的力量不相上下,常相争战,互不联合。祖逖进驻雍丘后,立即派出使者深入到他们之间,晓以利害,做了大量说服劝解工作。这些坞主十分感动,很快便停止了争斗,情愿接受祖逖节制。除此之外,散布在黄河南岸的还有许多势力弱小的坞堡组织。过去由于他们常常受到石勒的打击,不能自持,曾表示降附石勒。许多坞主的儿子被迫送到襄国作人质。祖逖兵入豫州、兖州后,这些人顾虑重重不敢接近晋军。祖逖知道后,就明确宣布: 凡儿子在襄国者,“皆听两属”。①就是说,准其在附属晋军的同时,表面上仍附石勒。有时,祖逖故意派出小支游军,佯击这些坞堡组织,向石勒表明他们没有归顺晋军。这些坞主既免除了儿子在襄国被害的担心,又得到了祖逖的扶植,万分感激。所以只要石勒一有异谋,他们就急忙向祖逖报告,使晋军时刻掌握着石勒的动向,战略上总居主动,常获胜仗。对于战场上捕获的石勒降卒,祖逖还采用优待的办法。一次他的巡逻兵在营外俘获一个石勒辖区的人,祖逖亲令加以款待,晓以大义,放其回返。此人回去后,积极宣传祖逖的恩德,不久率乡里五百家降逖。尔后 “勒镇戍归附者甚多”②。

  祖逖在率兵北伐期间,生活俭朴,对自己的部下爱如子弟,“其有微功,赏不踰日”③。他还和士卒一起不失农时,参加生产,出外打柴,以解决军需不足的困难,振兴中原经济。对于那些死于战乱的百姓遗骨,他总是命令部下妥加收葬,并且为之焚香祭奠。中原父老对祖狄的行为感激涕零,称他为再生父母。当时民间流行着一首歌谣:

  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

  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以此来盛赞祖逖的恩德。可见,祖逖把自己的军事行动和百姓利益紧紧结合在一起,是深得民心的。

  祖逖在河南各州郡的影响及其势力的迅速发展,使石勒望而生畏。这时, 石勒正与东晋幽州刺史段匹䃅激战于厌次(山东无棣县境),无力南顾。他特别惧怕祖逖北上抄其后路。为避免两面作战,遂千方百计地讨好祖逖。元帝大兴三年(320年)七、八月间,石勒派人 “下幽州为逖修祖、父墓,置守冢二家”①; 又亲自致书祖逖,“求通使及互市”。②甚至逖军逃往襄国的降卒,石勒都不敢接纳,反而斩之将首级献与祖逖。还趁机讨好祖逖说: “叛臣逃吏,吾之深仇,将军之恶,犹吾恶也”③。

  石勒主动和好的政策,给了祖逖休兵养民整军备战的机会。对于石勒 “互市”的要求,祖逖表面上不作答复,暗里却大力发展黄河南北的民间贸易。这样以来,在祖逖控制的黄河以南,收利十倍于前,经济得到了迅速恢复,“公私丰赡,士马日滋”④,为军事上大举北进打下了良好基础。所以,后人在评价祖逖这一行动时指出: 祖逖 “不报书,而听其互市,可谓善谋”; 还说这种准其互市的做法是 “两军相距,赡财用、杜奸人之善术,用兵者不可不知也。”⑤

  祖逖配合军事行动的种种政治措施,具有很大感召力。短短三、四年的时间,东起兖州各郡,西至司州的河南、荥阳等郡县,即函谷关以东的整个黄河南岸地区基本被平复了。但是,祖逖北伐的胜利,却引起了司马睿的忌心。他深恐祖逖的势力在中原强大不可控制,便开始限制祖逖的行动。大兴四年( 321年)七月,正当祖逖要 “推锋越河,扫清冀朔”①的时候,司马睿竟下令自己的亲信戴渊为征西将军,总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军事,作为祖逖的统帅。祖逖在戴渊的严格限制下,志不得伸,忧愤交集。恰在这时,他闻听朝中群臣相争,日益激烈,更担心内乱再起,北伐半途而废。忧念愤懑,遂成痼疾。在疾病缠绕中,祖逖仍致力于河南地区的防务。他亲自督建了 “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四望甚远”②的规模巨大的武牢城(今河南荥阳北); 又督令在汝阳、汝南、新蔡等地筑垒设防。工程未竣,祖逖病发。九月间,他怀着满腔忧愤,卒于雍丘营中,时年五十六岁。讣告所至,“豫州士女若丧父母,谯、梁间皆为立祠”③,中原百姓对其寄于深切怀念。祖逖死后,司马睿追赠他为车骑将军。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② 《晋书·祖逖传》。

  ① 《晋书·祖逖传》。

  ①③④ 《晋书·祖逖传》。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愍帝建兴元年。

  ⑤⑥ 《晋书·祖逖传》。

  ①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愍帝建兴元年。

  ③ 《晋书·祖逖传》。

  ④ 《晋书·祖逖传》载: “屯于江阴”,有误。本处取《资治通鉴》、《太平御览》之说。

  ⑤ 《晋书·祖逖传》。

  ① 《晋书·祖逖传》。

  ① 《资治通鉴》卷九十,晋元帝建武元年。

  ② 《晋书·祖逖传》。

  ③④《资治通鉴》卷九十,晋元帝建武元年。

  ① 《资治通鉴》卷九十,晋元帝建武元年。

  ① 《晋书·祖逖传》。

  ② 《资治通鉴》卷九十一,晋元帝太兴二年。

  ① 《资治通鉴》卷九十一载: “祖逖攻陈川于蓬关,石勒遣石虎将兵五万救之,战于浚仪,狄兵败,退屯梁国。勒又遣桃豹将兵至蓬关,逖退屯淮南。”此处取《晋书·祖逖传》之说。

  ② 《晋书 ·祖逖传》。

  ① 引文及事情经过均见《资治通鉴》卷九十,晋元帝大兴三年及《晋书·祖逖传》。

  ②③ 《晋书·祖逖传》。

  ① 《晋书》载: “修逖母墓” 。此处见《资治通鉴》卷九十一,晋元帝太兴三年。

  ② 《晋书·祖逖传》。

  ③ 《资治通鉴》卷九十一,元帝大兴三年。

  ④ 《晋书·祖逖传》。

  ⑤ 《读通鉴论》卷十三,东晋元帝。

  ①② 《晋书·祖逖传》。

  ③ 《资治通鉴》卷九十一,晋元帝大兴四年。

猜你喜欢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6-12-21 22:18: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6-12-21 22:18: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6-12-21 22:18: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6-12-21 22:18: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6-12-21 22:18: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