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勒简介资料介绍 石勒皇帝与羯胡人之谜 石勒生平事迹故事

时间:2016-12-21 19:5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石勒, 字世龙, 初名㔨, 是 “五胡”十六国军事纷争中涌现出的羯族将领,后赵的建立者。他生于晋武帝泰始十年(公元274年),家居上党郡武乡县(今山西榆社西北)。武乡,是当时羯民部落非常集中的地区。石勒的祖父、父亲均为部落首领。由于经常受到晋统治者和封建地主的役使、盘剥,石勒家境贫寒。十四岁时,他就跟随同乡父老行贩于洛阳; 长成后又常为汉族地主、行商郭敬等家种田。他“壮健有胆力,雄武好骑射”,成为部落中出类拔萃的青年。据说,他的父亲虽为部落小头目,但不为群人信服。可是每当由石勒来代理部落诸事时,部众全都信爱并听从他的指挥。周围邻舍父老都认为石勒“志度非常”,将来必成大器。

  晋惠帝太安年间(公元302—303年),并州大闹灾荒,石勒在逃荒中与家人及部落诸邻失散。后来,路逢郭敬,饥寒不堪的石勒,“泣拜言饥寒”,被郭敬收留。这时期,封建统治者趁机抓卖灾民为奴,石勒遂被“两胡一枷”地绑赴山东,卖给茌平(今山东茌平县西南)一家地主作家奴。

  石勒到了山东,过着十分悲惨的奴隶生活,阶级和种族压迫使他忍无可忍。当时,晋王室内乱,北方群雄争起。在农民起义,特别是少数民族反晋斗争的影响下,石勒与附近牧苑的牧帅汲桑往来频繁,密议大举,得到牧民的支持。开始,他们乘苑马八骑,揭竿而起。后来,“号为十八骑”。①转战在黄河下游的北部沿岸。由于起义力量弱小,且处于数支割据势力的夹缝之中,石勒在军事上有一个先受挫折到后来雄踞一方的发展过程。

  转战河北 南下江淮

  起兵初期,他们聚众仅数百人,而关东各地,到处可见数万乃至数十万兵力的割据势力。石勒是无法与任何一支割据势力匹敌的。于是,他们依附于割据同郡的公师藩麾下,石勒被任命为前队督军。惠帝永兴二年(305年),公师藩进攻邺县(魏郡治所,今河北磁县南),惨遭失败。后南渡黄河,遇阻被杀。公师藩既死,部众溃散。石勒、汲桑只好返回茌平牧苑之中,重新组织力量。

  怀帝永嘉元年(307年),石勒同汲桑招揽原部溃勇、绿林勇夫及当地义民再次聚集起一支武装力量。汲桑自称大将军,石勒常为前锋,以“复仇”为口号,继续转战黄河沿岸。五月间,他们利用魏郡守将,昏聩不守、士卒饥疲、上下离心的机会,出敌不意、乘虚进攻邺县,大败魏郡太守冯嵩,斩杀新蔡王司马腾。接着,乘势进取,直逼兖州(治廪丘,今山东郓城西北); 又折兵北上,击败幽州刺史石匙于乐陵(今山东乐陵东南)。所到之处,地方武装率多归附,其势力迅速扩大。

  连续胜利,使石勒军队士气大振,稍稍改变了初期兵败即散的局面。但这些胜利,都是乘虚而取、乘隙而进的结果。从全局看,他们还没有与晋军决战对峙的能力。可是,在刚刚取得如上胜利之后,石勒却与前来增援的晋将苟晞相持于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阳平(今山东莘县)之间。该处北有清河,南临黄河,是遥遥数百里临水狭长地带。石勒在此与晋军对阵数月,旷日持久,大小三十余战,虽各有胜负,但在战略上却陷入了被动。七月间,晋太傅司马越亲率大军至官渡(今河南东牟县北),遥为苟晞声援。双方迭战不息,石勒终于不支,西南撤至东武阳(今山东朝城西)。八月大败,又北撤清渊(今山东临清县西)。晋军各支力量乘势尾追,四处围截。石勒一败再败,损失万余人,精锐全部丧尽。最后,汲桑逃回茌平被杀; 石勒西逃并州乐平(今山西和顺西北)。刚刚形成的胜利局面很快又消失了。

  血的教训使石勒认识到,“兵马当有所属”。①在各支割据势力相互吞并中,一支孤军是难于存在的。于是,他说服了孤居上党(郡治今山西黎城南)的匈奴部落首领张㔨督; 并以策反的方式降附了避居乐平(治所今山西和顺西北)的乌丸部落二千人,一起归附了雄据西河国(今山西离石)的匈奴首领刘渊。石勒在刘汉政权中作了辅汉将军,督山东征讨诸军事,第三次将兵征战河北。

  怀帝永嘉二年(308年)正月,刘渊分两路大军东向讨伐。一由刘聪等十将,南据太行山要隘; 一由石勒等十将,东下赵、魏,重新回击冀州、司州北部地区。二月间,石勒东攻常山(今河北石家庄西北),又南下魏郡,九月拔取邺城。到了十月,石勒就夺取了司州北部的魏、汲、顿丘三郡(今河北南部、河南北部部分地区)②。三郡 “百姓望风降附者五十余垒” ③。石勒从中简选强壮者五万充军,进一步壮大了自己的军事实力。

  第二年夏,石勒由魏郡回师北上,拔钜鹿(今河北柏乡东),取常山,所向必取,部众发展到十余万人。北上途中,石勒十分注意结纳汉族名流才子。他还把接收的所谓汉族“衣冠人物”集合在一起,组成 “君子营”,①来为自己出谋划策,特别是路经赵郡(治所今河北高邑西南)时结纳的汉族文人张宾,成为石勒僚属中的主要谋士。

  当石勒大战于司、冀二州之时,晋并州刺史刘琨攻占了上党郡的壶关(今山西黄碾南)。该地位于太行山西侧,浊漳水与水的分流处, 是东入上党郡所, 及穿越太行山的重要关卡。壶关失守,对汉军东向攻取是一个巨大威胁。于是,石勒在攻取了常山以后,便立即决定,与王弥、刘聪合兵进攻壶关。这一战,他们用围点打援的战术,首先发重兵围困壶关城,迫使刘琨发兵来救。随后,石勒与刘聪驰往壶关以南的封田(今山西长治西北)一带,扼其必经之路,分路阻敌援兵。敌两路援兵分别惨败于封田、西涧(今山西长治西)一带,壶关势孤难守。石勒乘势回击,一举拔取壶关城。

  壶关战后,石勒再次东下,破信都(今河北冀县),杀冀州刺史王斌; 入魏郡,收降魏郡太守刘矩,打了许多胜仗。从此,石勒威震黄河以北。晋怀帝司马炽派来北方抵御石勒的车骑将军王堪,未敢接仗,就弃军逃往江淮一带去了。

  永嘉四年(310年),石勒从魏郡南渡黄河,拔取白马(今河南滑县东),开始了兵取兖、豫、徐三州,向江淮推进的军事行动。但是,河北冀州未靖,石勒所取之地,大多得而复失,所以严重影响了他南下江淮的计划。二月,石勒在东破鄄城(今山东鄄城北),斩杀兖州刺史以后,不得不回渡黄河,攻取广宗、清河、平原、阳平等冀州诸县。七月,又溯河西上,与晋军大战于怀(今河南沁阳境)地,并在洛阳对岸的河内郡转战了三个多月。

  十月间,刘灿、刘曜、王弥三路汉军进攻洛阳,石勒趁机率骑兵二万,会合刘灿西取渑池(今河南洛宁西北)。然后,乘浩荡之势,长驱东下,兜取洛阳东面的成皋关(今河南荥阳西北),驻兵兖州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北)一带。洛阳受逼,江淮震惊,兖、豫各支晋军全力反扑。石勒在陈留难于驻足,又趁江淮晋军北救洛阳之机,择隙南下,取襄城(今河南襄城)、入襄阳(郡治今湖北襄樊市)、拔取江西晋军壁垒三十余所,随后,扎大营于襄阳。

  襄阳,地扼汉水中流,江河纵横、交通发达,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向为军事家所必争。天然的条件和南下以来出乎寻常的胜利,获众之多、受益之大,使石勒产生了独树一帜,雄据江汉的打算。谋士张宾出面竭力劝阻。他不仅不同意石勒称雄襄阳,而且主张立即北还黄河流域,在原来起义的地方求得巩固和发展。张宾的看法是颇有见地的:

  首先,襄阳地区虽然交通便利,但多为水路,而石勒所部多为骑兵,是难于利用的; 其次,江汉的气候与北方有很大差异,士兵已感不适; 再次,若脱离刘汉政权,顿成孤军一支,且又无力在短期内收拾襄阳民心,站稳脚跟。总之,襄阳都是不及于黄河一带的。次年正月,勒军果然 “军粮不接”,军中疾疫蔓延,士兵因饥疫而死者大半。①石勒只好采纳张宾的计策,放弃了雄居江汉的战略,率军渡过汉水,东攻江夏(今湖北云梦)。二月间,他们又北取新蔡(今河南新蔡)、再拔许昌(今河南许昌东),回到了豫州北部。

  石勒回击许昌后,正值刘聪围攻洛阳激战之时。所以,他立即投入了这场大战。四月间,石勒获悉晋军统帅司马越已死于军中,手下将领新换,且正在率队为其奔丧的消息。于是,便轻骑简从,急驰南下,追击晋军于苦县宁平城(今河南邯城东)。然后,“纵骑围而射之”。晋军丧失了统帅,又遭此突然围击,溃不成军,“将士十余万人相践如山,无一人得免”。①这一战,石勒妙断战机,一举消灭了晋军主力,为合力进攻洛阳创造了条件。六月,石勒与刘曜、王弥等终于攻入晋都洛阳,活捉了司马炽,取得了空前胜利。

  乘大胜之势,石勒挥师南下,攻取豫州各郡,一直将部队推进到长江沿岸。石勒屯据葛陂(今河南新蔡西北)运筹指挥,各路大军紧相策应,声威震惊江南。这时,汉王刘渊已死,其子刘聪继位。刘聪对石勒虽怀忌恨,但畏其势众,也不得不厚加封赏,“以慰其心”②。远在黄河以北的晋将刘琨,闻石勒威镇豫州,也赶忙派使将石勒失散多年的老母及养子,千里迢迢送往勒营,对石勒献媚讨好。

  雄据襄国 奇袭幽州

  永嘉六年(312年)初,石勒在葛陂筑垒筹粮,造船整军,准备直取建业(今南京),消灭晋室东南余部。驻守建业的晋琅邪王司马睿大集江南之众于寿春(今安徽寿县),企图凭借淮河防线,阻止勒军南下。双方处于对峙状态。

  这时,江淮下游阴雨连绵,历三个月未止。石勒军中疾疫又起,粮运不继,士卒因饥饿和疾病,死者大半。这是石勒继出师襄阳之后,又一次被灾南方。一方面因天灾实力下减; 一方面淮南晋军大兵压境,“檄书朝夕继至”。日益紧张的形势,急切需要石勒从战略上筹谋大计。这天,石勒召集诸将商议。右长史刁膺主张先救燃眉,向司马睿请降,求北上扫平河朔,自赎罪责,待晋军撤退后,再定大计。石勒听后容色骤变,长叹不语。中坚将军夔安主张撤离葛陂,“就高避水”,石勒指责他是怯战。孔苌等三十余将雄心勃勃,要求各率兵数百,分路夜攻寿春,擒拿晋将,“得其城,食其仓米”,声称要 “破丹杨〔阳〕,定江南,尽生缚取司马家儿辈”。石勒仍不以为然,他笑着说: 这不过 “是勇将之计也”。得不到合己意图的方略,石勒便请计于张宾。张宾认为,去年 “攻陷帝都,囚执天子,杀害王侯,妻略妃主”,已难于取信江南; 在葛陂筑垒糜时,已属失计; 现逢阴雨更证明不应留此。他仍然建议石勒撤回魏郡,回到原来起兵的地方。指出: 邺县“有三台之固,西接平阳,四塞山河,有喉衿之势,宜北徙据之”。他还向石勒具体陈述了撤退办法: 辎重先向北行,大军却东向寿春,待 “辎重既过,大军徐回”。石勒一听,正中心怀,他喜不自禁,连声称赞: “宾之计是也”。①

  石勒决定了北向大计,即于六月间抵达东燕城(今河南延津东北)。该城北距黄河仅数十里,城东北方向的延津、棘津、文石津并成黄河三大渡口,是北入魏郡的必经之地。可是,渡口对岸的晋军已有防备,汲郡太守向冰早已率兵数千,在枋头(今河南汲县东)一带筑垒扼守。起初,石勒欲从棘津渡河,但受着枋头晋军半渡而击的威胁,不得逞,只好在东燕城顿兵多日。

  七月间,石勒侦知向冰的渡船均停泊在下游对岸的河汉水域,并未收拢上岸,感到有隙可乘,便采取了声东击西的渡河方式。他派出一支精悍队伍,从下游文石津渡口,乘筏潜渡,夺取向冰的渡船,抄袭壁垒之敌; 石勒自己亲率主力自酸枣(今河南延津西南)直趋棘津渡口,牵制向冰的部队。向冰听说石勒逼近黄河,急忙命令收藏下游的船只。但为时已晚,石勒派从文石津偷渡的部队,早已渡过了黄河,夺取该处船只三十余艘,并且抢占了沿河壁垒。石勒在对岸先头部队的策应下,凭借所获的船只,从棘津逐次渡过了黄河。

  渡河后,石勒在枋头一带布下了三处伏兵,派军中主薄鲜于丰到向冰阵前挑战诱敌。向冰闻讯大怒,率兵追击鲜于丰至设伏地域。三处伏兵突然齐发,前后夹击,大败向冰,并一举夺取汲郡城(今河南汲县西)。石勒利用汲郡的军储辎重,加强自己的队伍,然后长驱北上,进攻邺县。守卫邺城的晋将刘演不敢与战,急忙退保三台。其部下来不及撤退者,全部作了石勒的俘虏。

  在进攻邺县时,石勒接受了张宾成霸王之业的建议,尔后率队北入襄国(今河北邢台)。在襄国,石勒命令诸将攻略冀州各郡县,四处筹粮,并建筑城防工事,准备拥兵自立。为了隐蔽企图,求得巩固,他上表刘聪,表示称臣如往,效奉汉室。刘聪遂任命石勒都督冀、幽、并、营四州诸军事,领冀州牧,进封上党公。从此,石勒称雄襄国,由过去长期流动作战,开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这是石勒起兵以来一次重要的战略转变。

  石勒雄据襄国,便与并州的刘琨、幽州的王浚鼎足而立,成为北方三大割据势力。当时,刘琨盘踞晋阳(今山西太原),中与襄国有太行山阻隔,并受着刘汉军队的牵制,无力东顾;盘踞幽州城(时治蓟县,今北京市南)的王浚则成为石勒的近敌。王浚依靠鲜卑、乌桓等部落首领的支持,以少数民族军队为前锋,多次对石勒发动进攻。

  怀帝永嘉六年(312年)冬,石勒进据襄国不久,王浚即派游纶、张豺率众数万南据苑乡(今河北任县东北),兵锋距襄国仅数十里。石勒获悉,立即派出七将率队拦击。双方相峙于苑乡城。王浚见前军受阻,又派王昌督帅诸军,会合鲜卑首领段疾陆眷、 段匹䃅、 段末柸等所部五万, 直向襄国逼来。 这样,勒、浚两军便在襄国展开了一场大战。

  面对敌军大兵压城,石勒一面督军抢筑壕堑,构置层层木栅,加强襄国城的防御; 一面分遣诸将连续出击,迟滞敌军。可是,出击部队接连受挫败归,浚军反而来势更猛。石勒看到: 襄国 “城堑未固,粮储不多,彼众我寡,外无救援”①,长此下去 “恐攻围不解,外救不至,内粮罄绝”,限于被动。于是,他提出了: “简练将士,大阵于野以决之”②的主张。可是,他的手下将领都认为: 应固守疲敌,待其师老自退时,再乘机追杀之。石勒犹豫难决,遂向张宾、孔苌问计。张宾、孔苌同意石勒出战的主张,但认为: 敌大军远来,连日求战,以为我军寡弱,不敢出战,久之,其士气必然懈怠。现在敌军之中唯未柸一部,装备精良,最为凶悍。我们可以先示敌以弱,避而不战,暗中在城北修凿通口二十余道,然后,待敌来犯,而又战守未定之机,出其不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末柸营帐。只要击败未柸,其余诸敌不攻自破。石勒听罢,欣然采纳,立即依计而行。

  这天,疾陆眷督大队攻北城,石勒亲登城头观阵。他见敌军将士找不到攻城之机,有的竟“释仗而寝”,十分懈怠,③便传令孔苌督精锐之师,打开二十道突门,骤然出击; 同时,命令城头将士,摇旗呐喊,吸引敌军注意力,为出战部队助威。孔苌出城后,直冲未柸营帐,首战告捷,生擒未柸。敌其他各部见未柸被擒,又遭此突然袭击,纷纷夺路狂奔。孔苌督队乘势直追,杀得敌军人仰马翻,沿途 “枕尸三十余里”①。这一战,石勒仅缴获敌军战马即有五千余匹。

  襄国之战,是打掉王浚嚣张气焰的关键一战。为了孤立王浚,石勒还十分注意配合以分化瓦解敌军的各种手段。生擒未柸后,诸将都劝石勒杀掉他,以雪心头之恨。石勒却认为不可。他看到: 鲜卑族是北方一支强大势力,平时与自己并无仇怨,只是听从王浚的唆使才来进攻襄国的。“今杀一人而结一国之怨”②,并非妙计。如果把未柸释放,鲜卑必然十分感激自己的恩德,不再为王浚所用。于是,他向诸将详细陈述了上述看法,并派使携带重金厚礼结好于疾陆眷; 还让自己的养子石虎与疾陆眷结为兄弟。未柸遣还辽西以前,石勒亲自与其宴饮畅谈,结为父子。未柸回返途中,感恩不尽,每日启程,必朝南三拜。石勒这种先示之以威,后示之以德的征服手段,离间了鲜卑部落与王浚的关系。尔后,鲜卑部落首领 “专心附勒,王浚之势遂衰”③。

  第二年底,石勒在平息周围异己势力,巩固襄国之后,便与张宾密谋了一个奇袭幽州,擒俘王浚的计划。

  石勒了解到,王浚虽身为晋朝将领,但戍边在外多年,久怀叛逆之心,“欲废晋自立”④。于是,他听从张宾之谋,决定屈尊一时,投其所好。十二月,石勒派幕僚王子春携带奇珍异宝和一封书信去见王浚。石勒在信中表示,拥护王浚称帝,写道: “伏愿殿下应天顺时,践登皇阼。勒奉戴明公,如天地父母,明公当察勒微心,慈眄如子也。”⑤王浚由于疾陆眷等部的叛离,正在一筹莫展。接到石勒书信,欣喜忘形。他当即封王子春为列侯,并派使回赠宝物。

  愍帝建兴二年(314年)正月,王子春偕同王浚的使臣来到襄国。石勒隐匿劲卒精甲,故意空城虚府让使臣参观。在接受王浚的函札宝物时,石勒毕恭毕敬,大礼跪拜,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姿态。随后,他奉表王浚,定于三月中旬,亲到幽州奉上尊号。

  哄骗了王浚的使臣后,石勒向王子春详细询问了幽州见闻。王子春报告说: 幽州去年遭受水灾,百姓啼饥号寒,叫苦连天,王浚却严酷刑政,加重赋役,搞得民不聊生,官不用命,其灭亡之日已为期不远。石勒听罢,拍案笑道: “王彭祖(浚,字彭祖)真可擒也”①。

  王浚使臣回到蓟城,陈述了在襄国见到的情景,结论是:石勒 “形势寡弱,款诚无二”②。王浚一听,信以为真,从此对石勒更无戒备。

  石勒取得了王浚信任,但担心并州刘琨抄袭后路,故对北上时机犹豫不决。张宾猜透了石勒心思,又献计说: 现在乌桓、鲜卑皆已叛离王浚,幽州城已 “外无声援以抗我” ,“内无强兵以御我”,③要夺取幽州,机不可失,兵贵神速。至于王浚与刘琨 “虽同名晋臣,实为仇敌。若修笺于琨,送质请和,琨必喜我之服而快浚之亡,终不救浚而袭我也”。即使刘琨想救,我们用兵神速,幽州旬日可下,他调兵遣将是来不及的。④张宾这一席话,使石勒下定了北拔蓟城的决心。他一方面派谋士张虑携厚礼,前往晋阳游说刘琨,与其和好; 另一方面决定隐蔽进军企图,采取小部队奇袭的方式,一举歼灭王浚。

  三月,石勒挑选精骑,衔枚北上。这支部队,夜行昼止,行动隐蔽。军至柏人(今河北临城县东南),石勒发现军中主薄游伦,过去曾为王浚服务,游伦的哥哥此时仍协助王浚驻守范阳(今河北定兴)。为了防止游伦泄露军机,石勒下令杀死了游伦。这样,勒军绕过了王浚的许多据点,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了易水(今河北定兴境)。

  王浚身边的都护孙纬及将领,见石勒来意不善,多次请求出兵阻击。王浚却全然蒙在鼓里,反而洋洋自得地认为: “石公来,正欲奉戴我也”。为了阻止手下将领的进谏,王浚下了一道军令: “敢言击者斩! ”①同时,他命令各官准备盛宴,迎接石勒的到来。

  四月四日晨,石勒率队抵达幽州治所蓟城,叱喝守军大开城门。为了防止王浚设伏,制造混乱,阻塞街巷,石勒以献礼为名,驱牛羊数千头开路,直入城内。等到石勒的部队向王浚府第扑来时,王浚才如梦方醒,但已措手不及。数千头牛羊在城中横冲直撞,石勒各部趁机冲杀,战斗很快结束。王浚被石勒生擒,倍遭戏辱后,押回襄国,在大街上当众斩首。

  石勒奇袭幽州的成功,是王浚昏愦愚蠢和错误判断帮了大忙。同时,也反映出石勒部署周密,判断准确,工于心计的指挥艺术。这一胜利,消灭了支撑西晋北部残局的势力,为石勒称霸北方奠定了基础。

  西取并州 决战洛阳

  幽州战后,刘琨见石勒毫无归附之意,方知中了石勒的缓兵之计,所以十分焦虑。他在给司马邺(311年夏司马炽被掳后,晋军在长安拥司马邺为帝)的奏表中说: “东北八州,勒灭其七,先朝所授,存者惟臣。勒据襄国,与臣隔山,朝发夕至,城坞骇惧,虽怀忠愤,力不从愿耳!”①可见,王浚一死,刘琨已深感唇亡齿寒,力将不支了。然而,石勒并没有立即发兵西向。一方面襄国所在不靖,内叛时起,他需要巩固自己的根据地; 一方面刘琨正与刘聪连战不休,对石勒没有威胁。所以,石勒除了小支部队南北出击外,近两年时间未曾大举。愍帝建兴四年(316年)十一月,刘聪攻下长安,灭了西晋。并州刘琨势愈孤立,且多次战败,精疲力竭。石勒抓住这个时机,西越太行,兵围乐平太守韩据于坫城(今山西和顺西北),开始大举讨伐刘琨。

  韩据被围后,急忙向刘琨求救。刘琨不听诸将 “闭关守险”的正确建议,孤注一掷,“悉发其众”②,向石勒扑来。其部署是: 由将军姬澹率步骑二万为前驱,直逼坫城; 刘琨亲督所部约十余万人,进屯广牧(今山西寿阳西北)一带,为澹军后援。

  石勒闻姬澹率军阻截,决意北上迎击,但有的将领反对。他们担心,姬澹 “士马精强,其锋不可当”,主张 “引兵避之,深沟高垒以挫其锋”,用退守要地,筑垒防守,以逸待劳的办法,破敌攻势。石勒的见解与此全然不同。他看到: 姬澹率兵虽众,但 “远来疲弊,号令不齐”,根本无精强可言; 敌军眼看就要杀到眼前了,根本不存在收兵退守的可能; 若回军撤退,势必大乱,姬澹乘我退乱之机,猛扑而来,我军只顾逃命,根本无法深沟高垒,以作防守。石勒认为,退守疲敌的主张是 “自亡之道”。为了稳定军心,他下令斩杀主张退却的将士,传令三军勇猛向前,凡胆怯 “后出者斩! ”①与此同时,石勒又进行了周密的进攻部署。他利用坫城东北的少山为依托,在山上布置了两道伏兵,然后亲率轻骑出战诱敌。姬澹不察实情,纵兵追击,很快进入了石勒布下的伏击地域。两道伏兵骤然齐发,前后夹击,给了姬澹突然打击。姬澹进退失措,全线大溃。勒军则乘胜追杀,获铠马一万匹。姬澹损兵折将,一气逃到了代郡(今河北蔚县东北),出战时二万浩荡步骑,这时仅剩下了千余匹。十二月,留守阳曲(今山西阳曲西南)的并州长史李弘举州城投降石勒。刘琨进无所出,退无所归,只好收集余部,仓皇逃往蓟地,投奔段匹磾去了。

  石勒一举消灭了西晋在北方的最后一支势力,声势崛起,与企图称霸北方的刘汉政权矛盾日渐加剧。晋元帝大兴元年(318年),继刘渊之后的第二代汉王刘聪亦死,其子刘粲继位。刘粲“骄奢专恣,远贤亲佞,严刻愎谏”②,朝中上下早已愤恨至极。所以,他继位不久便被镇守关中的刘曜所灭。刘曜移都长安(今陕西西安西北),建立前赵,称帝。第二年,石勒亦在襄国自立为王,建立自己的政权。尔后,这两个政权相互争战了十余年,各有胜负。

  到了晋成帝咸和三年(328年),石勒与刘曜终于大战于洛阳。这是刘、石两家争霸北方的一次决战。

  早在明帝太宁三年(325年),石勒即派将领石生进屯洛阳,其他各路大军也分别向江淮推进,攻取了东晋许多郡县。成帝咸和三年六月,石聪、石堪率众渡过淮河,进攻寿春。七月间,获大胜,“虏寿春二万余户而归”。可是,同时西进河东郡(今山西运城地区)的石虎所部,却在高候(今山西闻喜县西)之战中,被刘曜打的大败,丧失了大将石瞻,军队 “枕尸二百余里”。①刘曜乘此余威,自大阳(今山西平陆县西南)沿黄河东下,攻石生于金墉(今河南洛阳东),围逼洛阳。然后,分遣诸将,北渡黄河,进攻河内、汲郡。其来势汹汹,襄国为之大震。在这存亡攸关的时刻,石勒决定亲自将兵,营救洛阳。

  十一月,石勒亲自出战的主张一提出,立即引起了群臣辩争。右长史程遐首先进谏反对。他认为,刘曜深入千里,不会在此久留,石勒 “不宜亲动,动无万全”。程遐,是张宾死(元帝永昌元年十二月)后代为谋士的,常与石勒谋略不合。这次又谏阻石勒出兵,故石勒十分恼怒。他不等程遐把话说完,即怒目按剑,厉声喝叱,将程遐赶出了帐外。石勒冷静地看到:若洛阳失守,刘曜必然渡河北上,席卷襄国,一场大战是无法避免的; 若犹豫不决,消极防守,届时襄国难保,后悔就来不及了。石勒见群臣均不同意其出兵主张,便请出两年前因故被押的参军徐光,商讨战机。石勒向徐光说明了洛阳失守将对全局所产生的影响,并且指出: “刘曜乘一战之胜,围守洛阳”,虽甲士十万,竟百日不克,已经师老卒怠; 若集我初战之锐气,勇猛攻击,必可一战而擒。他问徐光: “庸人之情皆谓其锋不可当”; “程遐等不欲吾行,卿以为何如? ”徐光对石勒的战略判断深表赞同。他回答说: “刘曜乘高候之势,不能进临襄国,更守金墉,此其无能为可知也。以大王威略临之,彼必望旗奔败。”徐光不但认为刘曜可击,而且断定: “平定天下,在今一举,不可失也。”②石勒听后,非常高兴地笑着说:“光言是也。”从此,更加坚定了他大战刘曜的决心。为了排除干扰,免出混乱,石勒下令“内外戒严,有谏者斩! ”①

  针对刘曜集兵一处,顿兵坚城,士气懈怠的状况,石勒采取了集中兵力,攻敌要害,勇猛攻击的作战方针。他命令石堪、石聪、桃豹等,率部向荥阳(今河南荥阳)一带集结,扼据成皋关; 命石虎率兵一支进据成皋以东的石门; 石勒自己准备亲统步骑四万,直冲金墉刘曜大营。部署即定,石勒又详细察勘了敌情、地势,对徐光说: “曜盛兵成皋关,上策也; 阻洛水,其次也; 坐守洛阳,此成擒耳。”

  十二月,各军相继出动,首先集结于成皋关,共计步卒六万,骑兵二万七千。石勒见刘曜此时此刻仍不设防,欣喜若狂,举手指天加额连称: “天也! ”随后,石勒率领大军“卷甲衔枚,诡道兼行”,从巩县(今河南巩县西)、东訾城(今河南巩县西南)之间,出敌不意地向刘曜大营扑来。②

  刘曜自兵围洛阳后,整日与嬖臣狂欢作乐,既不体察士卒,又不加强戒备。有人向他陈述战守之策,他统斥为妖言,竟怒而斩之,致使手下将士不敢再谏。等到石勒大军渡过黄河,他才仓促组织荥阳守御,并派兵进驻黄马关(巩县境)。过不多久,洛水一带两军交锋,擒获了羯人俘虏,从俘虏口中,得知是石勒亲率大军来攻,他才如梦方醒,吓得脸色骤变,周身战栗,赶忙命令部队撤离金墉,列阵于洛水之西。由于事先无备,行动仓促,兵士散乱不一,十余万大军,南北散扎十余里。石勒见敌军人乱旗靡,更加欢喜,遂率步骑四万,浩浩荡荡地进入洛阳城。

  为了彻底歼灭刘曜军,石勒命令所部三路出击: 一由石虎率步卒三万,自城北,西向攻击刘曜中军; 一由石堪、石聪等各率精骑八千,自城西北向,攻击刘曜前锋。上述两路,以钳击兜抄之势,大战曜军主力于西阳门(洛阳城西面南头第一门)。此外,石勒身着甲胄,亲自率队出阊阖门(城西面北头门),夹击刘曜军。曜军遭到石勒军队的突然打击,顿时溃乱不堪,被斩杀五万余级。惶乱之中,刘曜饮酒斗余,昏醉退逃,结果被伤十余处,坠马就擒。石勒班师凯旋,将刘曜押回襄国,监禁一段时间后处死。

  石勒一战消灭了刘曜,从此称霸北方。晋成帝咸和五年(330年)九月,石勒在襄国称帝,后迁都邺城,史称 “后赵”。自此之后,石勒忙于政权的巩固,再不亲自率兵出战。

  晋成帝咸和八年(333年)七月,石勒即帝位不足三年,因病重逝世,时年六十岁。石勒死后,被葬于高平陵(今河南洛阳东南大石山)。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引文均见《晋书·石勒载记上》。

  ① 《晋书·石勒载记》。

  ② 《晋书·石勒载记》称,攻略顿丘在拔取邺城之前,本处从《资治通鉴》及《十六国春秋》之说。

  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六,晋怀帝永嘉二年。

  ①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①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①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七,晋怀帝永嘉五年。

  ① 以上引文均见《晋书·石勒载记上》。三台,指邺城西北的三处高台工事。它因城为基,是建安十五年魏武所建,中曰铜台高十丈;南曰金雀台高八丈;北曰冰井台亦高八丈。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怀帝永嘉六年。

  ②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怀帝永嘉六年。

  ①②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怀帝永嘉六年。

  ④ 《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愍帝建兴元年。

  ⑤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二年。

  ②③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④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二年。

  ① 《晋书·石勒载记上》。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二年。所谓灭七州,指司、冀、兖、青、豫、幽等刺史被杀事。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四年。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四年。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九,晋愍帝建兴二年。

  ①② 《资治通鉴》卷九十四,晋成帝咸和三年。

  ① 《资治通鉴》卷九十四,晋成帝咸和三年。

  ② 事及引文均见《资治通鉴》卷九十四,晋成帝咸和三年。

  ① 《晋书·石勒载记下》。

猜你喜欢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6-12-21 19:52: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6-12-21 19:52: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6-12-21 19:52: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6-12-21 19:52: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6-12-21 19:52: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