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愬传记简介资料介绍 李愬雪夜入蔡州|夜袭蔡州 李愬生平经历故事

时间:2016-12-21 17:2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李愬雪夜袭蔡州(今河南汝南),在中国古代战史上,是一个为人们称道的著名战例。这位李愬,就是名将李晟的儿子。

  唐朝中期有个淮西镇(镇治为蔡州),大约位于现在河南省的东南部,是当时藩镇割据的一个顽固堡垒。从公元783年节度使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开始,中经吴少诚、吴少阳,拥兵割据三十余年,唐王朝竟无可奈何。元和九年(公元814年),吴少阳病死,其子吴元济自立。唐宪宗乘机发兵九万,分东、南、西、北四路,征讨淮西。但是,连续攻战三、四年,却师劳无功。尤其是西路军的问题最严重,第一任指挥高霞寓被吴元济打得大败,第二任指挥袁滋私下与吴元济相妥协。在这种情况下,身任太子詹事、宫苑闲厩使等文职的李愬,向唐宪宗毛遂自荐,主动要求去挽回败局。唐宪宗正在为难之际,见李愬自告奋勇,宰相李逢吉也赞同,便欣然任命他为随唐邓(今湖北随县、河南唐河县、邓县)节度使,负责指挥西路军进讨淮西。

  安抚士卒 麻痹元济

  李愬,字元直,生于公元773年。二十岁那年,其父李晟病逝,他承袭父爵,开始在朝廷做官。虽然他有长于谋略和善于骑射两条特长,但是,二十多年中,他从未担任军事职务,也没有人发现他具有军事才能。因此,他在这次毛遂自荐之前,在军事上还是一个毫无名望的人。

  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正月,李愬到达唐州(今河南泌阳)。他迅速了解到,将士们因多年来老打败仗,士气十分低落,特别畏惧打仗。因此,李愬故意对欢迎他的人们说:“皇上知道我柔弱,能够忍受屈辱,特派我来休养士卒。至于作战,我可不行。”将士们原先最耽心的就是怕新来的主将要他们去打仗,听他这么一说,方才安下心来。

  李愬上任之后,果然不言战事。他一头扎到士卒之中,东走西看,问寒问暖。让有病的去治病,有伤的去养伤。有些重病号,他还亲自侍候,给病人端茶倒水,送饭喂药。士卒家中有事或父母病故者,他赠送钱粮布帛,给假回家料理。平时,他和士卒们闲谈聊天,一点架子也没有。前任指挥设立的专为主将娱乐的戏班和经常举行的宴会制度等,全都被他取消了。他自己的生活也和士兵们一样,不搞任何特殊。所以,李愬和士卒们的关系迅速亲近起来。

  有的将领见李愬不积极备战,成天泡在士卒之中,上下不分,很是不满。就对他说: “将军不摆架子,平易近人,这自然很好。可是,作为一名主将,连一点威严都没有,战场上部下怎么会服从命令呢? ”李愬点点头回答说: “你说的我不是不知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过去袁滋和吴元济实行妥协,吴元济并不防备西路军。听说我来,他必然会暗中打听我的情况。我故意不作战备,说自己只会抚慰、不会打仗,使将不威严,兵不整肃,吴元济得知,必然以为我懦弱无能,从而麻痹轻敌。那样一来,不就有机可乘了吗? 再说,平易近人,看起来不够威严,实际上能提高威信。一个将领在士卒中有了威信,士卒们哪能不服从他的命令呢! ”将领们听了,非常折服。就这样,李愬在将士们心目中的威信日益增高,慢慢地,大家的畏战情绪也不扫而光了。

  驻在蔡州城里的吴元济,探知李愬并无进攻淮西的动向,真以为李愬胆小怕事、不会打仗,觉得毫无名望的李愬,不是他的对手,因此放松了对西路唐军的戒备。

  过了几个月,李愬一反常态,先向唐宪宗上奏,增调了步骑兵两千人。然后开始了紧张的战前练兵。不久出兵攻占了蔡州西部边境的几个小据点。但是,五月二十六日,李愬率兵进攻朗山(今河南确山)时,却因吴元济发兵来救,打了一个败仗。许多将士一下子又泄了气,觉得李愬也不行。可是,李愬却乐呵呵的,他对大家说:这是我的计策呀!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弄得大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吴元济在朗山获胜后,更加认定李愬不会打仗,因此将守卫蔡州的精兵调往北线去对付李光颜部的进攻,对西路唐军的防御更加松懈起来。

  瓦解敌军 重用降将

  淮西地区由于连年战争,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百姓生活十分困苦,民众对吴元济的统治严重不满,纷纷逃往唐州地区,前后达到五千余户。李愬对这些难民非常重视,派专员安抚、管理,派专兵予以保护。这一措施有效地争取了人心。

  民众的大批逃亡,引起了淮西军的士兵也不断逃亡。李愬对逃亡过来的士兵特别关切,总要亲自询问一番,一方面了解淮西的险易虚实,另一方面了解他们的情况。对于今后的去向,一律听从个人选择。凡是家中有父母、妻子的,都发给钱粮,送其回乡,还安慰他们说: “你们都是大唐的人,不要抛弃亲戚。”降兵们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因此,开小差向李愬投诚的士兵与日俱增。

  与此同时,李愬对敌将也实行了分化瓦解的策略。一次唐军巡逻时,活捉了一员名叫丁士良的将领,是吴元济手下有名的骁将,被封为“捉生虞侯”。因他作战勇猛,许多唐军将领都吃过他的苦头,大家纷纷要求将丁士良开膛挖心,李愬起初同意了。但是,当他看到丁士良在尖刀触胸时仍然面不改色、视死如归时,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将领,立即改变主意,亲自给丁士良松绑,劝他弃暗投明。丁士良受到感动,向李愬表示道: “我战败被俘,自以为必死无疑,将军使我又活,我一定以死相报。”李愬听了很高兴,当场封他为 “捉生将”,并在各方面给予特别优待。

  为了感谢李愬的厚待,丁士良向李愬建议说:“蔡州西南一百二十里的文城栅,是吴秀琳率领三千人防守的,被称为吴元济的 ‘左臂’ 。我可以帮助将军斩断这条 ‘左臂’ ”。李愬一听大喜,便问有何妙计? 丁士良回答道: “吴秀琳主要靠陈光洽给他出谋划策。陈光洽十分轻敌,喜欢亲自出战,我可以将陈光洽给将军捉来。吴秀琳就可以不战而降了。”李愬马上拨兵给丁士良,丁士良很快设伏活捉了陈光洽。李愬通过陈光洽,果然说服了吴秀琳率兵投降。吴秀琳手下有个名叫李宪的将领,很有才干,李愬亲自给他改名叫李忠义。从此,李愬厚待吴秀琳等降将,视之为亲信将领,还经常向他们请教如何攻取蔡州。

  吴秀琳很感激李愬对他的信任,主动献谋说: “将军要取蔡州,非招降李愬不可,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李祐是吴元济的骑兵将领,很有韬略,对蔡州情况非常熟悉,也很受吴元济的信任。当时正率军防守兴桥栅(今河南上蔡南、遂平西)。李愬探知李祐在张柴村(今河南汝南西约七十里)抢割麦子,便派部将史用诚带领三百骑兵设伏俘擒了李祐。

  因为李祐过去杀死、杀伤了不少唐军官兵,将士们强烈要求处死李祐。但是,李愬尽最大的努力,压制了部下的各种非议。他以最尊重的态度对待李祐,和他同吃、同住,经常彻夜长谈。李祐本来不准备投降,可是,时间一长,他完全被李愬“推诚待士”的精神感化了。一些怀疑李祐是奸细的人,悄悄到李愬营帐之外偷听,结果只听到了李祐被感动得哭泣的声音。李祐真心投降后,开始详细地向李愬介绍淮西地区和蔡州城内的地势、设防、兵将等各方面的情况。李祐对李愬的信任也更加坚定不移了,经常在深夜时分单独与李愬和李忠义密商大计。

  将领们对李愬如此重用和信任李祐,非常不满,士卒们也不高兴。几乎每天都有情报说李祐是奸细,连南路军和北路军也发来公函,说李愬是假投降,特别是西路军的监军反对最力,他把李祐是奸细说得有鼻有眼的。这使李愬深深地感到人言可畏,担心有人以谣言为依据抢先向皇帝告黑状,皇帝就会不问青红皂白下令杀李祐,那时再救李祐就来不及了。为了保护李祐,李愬想出了一个不得已的办法。他流着眼泪,握着李祐的手说: “难道老天爷不让我们讨平叛军吗?为什么我和你这样亲密还堵不住别人的嘴呢?人言可畏,不得不防,为了保障你的安全,为了平定淮西的大业,我要把你作为俘虏用囚车押送到京城去,让皇上下命令释放你。这样,别人就无话可说了。”李祐感激地理解了李愬的一片苦心。

  第二天,李愬向全军宣布;“李祐到底是不是奸细,现在我把他监送长安,请皇上圣断。”与此同时,他写了一封密奏,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唐宪宗手中。密奏详细说明了李祐的情况和依靠李祐谋取蔡州的初步打算。最后强调说: “要是杀掉了李祐,破蔡州就难以成功。”密奏这样明白坚决,唐宪宗又急于攻取蔡州,没有理由不批准李愬的要求。押送李祐的囚车一到,唐宪宗立即下诏释放,令其返回淮西前线,在李愬帐下听候调用。

  李祐一回到淮西,李祐立即向全军公布了皇帝释放李祐的圣旨,同时当着大家的面,正式任命李祐为统率三千 “突将”的六院兵马使,可以带刀出入中军大帐。从此,李愬名正言顺地重用李祐,其他人再也不敢闲言闲语了。

  不久,李祐正式向李愬献计说:“吴元济的精兵都在洄曲(今河南商水县西南)和蔡州四境,蔡州城守防薄弱,将军应该避实击虚,奇袭蔡州。四面守军闻讯回救时,吴元济早当俘虏了。”这个方案完全符合李愬的用兵意图,他当即采纳。为了保证奇袭成功,决定在方案实行之前,绝对保密。

  雪夜出兵 奇袭蔡州

  正当李愬积极筹划袭取蔡州之际,唐宪宗停止了在北方对承德的用兵,集中力量于淮西战场: 同时任命了积极维护统一、主动要求到淮西督战的裴度为统帅,撤掉了极不称职、懦弱无能的前统帅韩弘。裴度对军事比较内行,他到淮西前线后,发现朝廷设置的宦官监军对主将限制太多,形成了掣肘之患,就奏请唐宪宗废除了宦官监军制度。这一弊政的革除,大大调动了各路主将的作战积极性。此后,北路指挥李光颜接连发起了攻势作战,迫使吴元济将注意力集中于北线。这一切,都给李愬奇袭蔡州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九月二十八日,李愬决定出兵攻打吴房(今河南遂平)。有些将领说: “今天是亡日(阴阳说,九月寒露之后的第二十七天),很不吉利,不宜出兵。”李愬说: “我军兵少,不能死打硬拼,应当出其不意。敌以为我亡日不出,我偏亡日出兵,正好攻其不备。”不出李愬所料,吴房守军完全没有防备,唐军一到,迅速攻破外城,杀死敌军一千多人。守军退保内城,李愬见状,下令撤兵,引诱敌军出城追击。守城将领孙献忠见唐军退走,果然率领五百精骑出城追击。众将士一见敌骑来势凶猛,不由得惊慌起来,有的撒腿就想逃跑。李愬拔出剑来,在大路中央大声呵斥道: “谁敢后退,马上斩首! ”唐军稳住阵脚,回头迎击,很快打垮了五百敌骑,击毙了孙献忠。将士们因胜利而斗志高昂,要求乘胜攻取吴房内城。李愬头摇摇说:“那可不是我的计划啊!”说完,率领得胜之军返回了文城栅。吴房一战,带有实战演习性质。将士们对自己的主将更了解了,都知道李愬指挥果断,执行他的命令,不能有丝毫的含糊。经过试攻吴房,李愬觉得袭取蔡州的条件基本成熟了。便派人向主帅裴度密陈了袭击蔡州的计划。裴度也认为“兵非出奇不胜”①,感到李愬的计划很好,立即表示同意。至此,万事俱备,只欠确定具体出兵日期了。

  十月十五日②早晨,天色阴沉,北风凛冽,淮西地区下起了鹅毛大雪。李愬盼望已久的天候条件具备了。他立即令史旻留守文城栅,令李祐、李忠义率领三千“突将”为前锋,自率三千人为中军,令李进诚率领三千人为后军,带上一顿干粮,立即出发。将领们请示去向和任务,李愬回答道: “向东。”除了李祐外,大家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李愬突然出兵干什么。黄昏时,部队走了六十里,到达属于蔡州地界的张柴村。李祐率领前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守军和看管烽火台的人员,占领了张柴村。李愬传令全军在张柴村稍作休息,让大家抓紧时间吃干粮,迅速整理马匹和准备武器。接着,他令部将义成军率五百人留守张柴村,截断洄曲方面的路、桥,同时分兵五百阻断朗山方面的进路。然后下令全军继续前进。将领们再次请示去向和任务,李愬这才宣布说: “到蔡州去捉拿吴元济! ”大家听了大惊失色。原来任监军的宦官吓得大哭说:“我们到底还是中了李祐的奸计了。”对此,李愬不予理睬,严令全军以最快的速度赶路。全军士卒听说是去打蔡州,都以为今天必死无疑,迫于李愬的军令难违,只好横下一条心,争取死里求生。

  入夜,风雪大作。怒吼的狂风撕裂了中军大旗,气温骤然下降。不少士兵和马匹在风雪中冻僵过去,倒在了路上。部队减员达到十之二、三。然而,李愬严令全军加速前进,谁也不准停下。从张柴村到蔡州的道路,除李祐等降将外,大家都没有走过。现在,夜色昏沉,风雪弥漫,分不清哪是道路,哪是沟壑,只得跟着前锋,深一脚、浅一脚,艰难而疾速地向前行进。

  第二天凌晨,雪下得更大了。经过七十里的雪夜强行军,部队终于赶到了蔡州城外。虽然李愬严令部队保持肃静,但是,六、七千人马,仍有较大声响。恰好侦探前来报告: 城边发现了好些鹅圈、鸭圈。李愬喜出望外,立即派了一些士兵拿棍子去搅赶鹅、鸭,使其受惊大叫。巧妙地掩盖和混淆了人马的声音。

  蔡州城下,已有三十多年没有到过唐朝官军了,戒备本来就很松弛。碰上这样的风雪天气,数量不多的守城士兵都放心大胆地钻进了被窝。李祐、李忠义对蔡州的城防十分熟悉,他俩根据李愬的命令,率领前锋突击部队,在城门附近挖坎、架梯,悄悄爬上城墙,把睡熟的士兵一个一个杀死,派出士兵伪装更夫照旧敲梆打更。然后打开城门,接应大军进城。到了内城,也照此办理。一座蔡州城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李愬统率的唐朝官军占领了。

  天亮了,雪停了。李愬来到吴元济平时办公的大厅处理军务。这时,吴元济还在睡大觉。起初,部下把他叫醒报告说:“唐朝官军进城了! ”吴元济根本不信,他躺在床上悠然自得地说: “什么官军,可能是那些唐军俘虏捣乱吧,天亮后,统统杀掉。”过了一会,又有人来报告说: “官军已经占领蔡州了! ”吴元济还躺在床上毫不着急地说: “恐怕是洄曲部队回来领棉衣的吧。”原来,吴元济自以为已在蔡州以西的吴房和朗山布署了重兵防御,西路唐军人马不多,不可能有大的举动。做梦也没有想到李愬会突然杀到蔡州来。起床以后,他听到外面人喊马嘶,还有人大叫 “将军传令”,呼应者竟成千上万。他开始有点惊慌地说: “什么将军?这么大的威势,敢到我的大堂上发号施令。”赶紧爬到内宅楼上向外一看,见满城都是唐朝官军,绣着 “李”字的大帅旗已插到了他的大厅前面,这才如梦初醒。急忙召集身边的侍卫亲兵,登上内宅院墙抵抗。

  李愬认为,吴元济还敢顽抗,主要是依赖驻于洄曲的董重质所部一万多精兵回救。因为董重质的家属也在蔡州城内。于是,他令李进诚率领后军包围吴元济的内宅,暂不发动进攻。自己亲自去董重质的家中拜访,向董重质的家属进行安慰,给予了各种优待,劝他们说服董重质投降。接着,李愬修书一封,请董重质的儿子当天飞骑送往洄曲。董重质接到李愬的招降书之后,于十月十七日单骑驰回蔡州,向李愬投降。

  李愬收降了董重质,下令强攻吴元济的内宅。李进诚采取火攻的办法,先往南门外堆柴草,然后放火。蔡州城内的老百姓早就恨透了吴元济,纷纷自动抱着柴草来帮忙。一会儿就把吴元济的内宅南门烧穿了。吴元济见大势已去,被迫投降。李愬将他用囚车监送长安。淮西的申、光二州守军两万多人,见蔡州已破,也先后不战而降。历时三十多年的淮西独立王国就这样被消灭了。

  战争结束以后,将领们请教李愬: 问他为什么 “败于朗山而不忧,胜于吴房而不取,冒大风甚雪而不止,孤军深入而不惧,然卒以成功?”①李愬微笑着解释说: “朗山失利,目的是为了让敌人以为我军没有战斗力而放松戒备,当然用不着忧虑; 如果攻下吴房,其守军必然逃归蔡州,合力固守,必将造成攻取蔡州的困难,所以留存以分其兵力; 风雪交加,能使敌军的烽火报警失灵,不会知道我军突然袭击; 孤军深入,将士们都知道处境危险,誓必拼死作战。高瞻远瞩的人不要计较暂时的得失,考虑全局时要能舍弃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如果一点小胜仗也不肯放弃,一次局部的失败就灰心丧气,哪有功夫去成就大功业呢! ”众将听了,连声赞叹,佩服不已。

  李愬这段话集中表述了他的用兵思想,即从全局出发,周密地分析敌我双方的情况,因势利导,克敌致胜。本来,李愬所统率的西路军不满一万,又处于进攻淮西的次要作战方向,既不被敌军重视,也不为唐军指望。按常规是不可能有大的作为的。但是,李愬发挥了主观能动作用,使助攻方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首先,他继承其父严于律己、以身示范的传统,与士卒同甘共苦,稳定了军心,建立了威信,激励了士气; 其次,他积极地瓦解敌军,以 “推诚待士”的精神,感化和重用降将,变阻力为助力,化不利条件为有利条件; 第三,他发展了其父善于出奇制胜的指挥艺术,在完全掌握敌军动向的基础上,有目的地误敌、痹敌,充分利用了吴元济集中主力对付李光颜部、蔡州守备空虚的机会,选择了最恶劣的天气,突然发动奇袭作战。由于算无遗策,终于一举获胜。

  李愬夺袭蔡州成功后,唐宪宗破格提拔他为尚书左仆射,封为凉国公。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李愬又参加了讨伐李师道的战斗,先后打了十一场大仗,俘虏叛军将领五十余名,歼敌一万多人。因功被提升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长庆元年(公元821年),幽州和镇州(均在今河北境内)发生反唐叛乱,担任魏博(方镇名,镇治在今河北大名东北)节度使的李愬,决定亲自率兵征讨。正在准备出师之际,忽然身患重病,不治而死,终年只有四十九岁。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宪宗元和十二年。

  ② 关于李愬出兵奇袭蔡州的日期有三说: 《旧唐书》为十日,《新唐书》为十三日,《资治通鉴》为十五日。从有风雪来看,十五日比较合理,故取此说。

  ①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宪宗元和十二年。

猜你喜欢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6-12-21 17:27: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6-12-21 17:27: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6-12-21 17:27: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6-12-21 17:27: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6-12-21 17:27: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