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名将杜预简介资料介绍 杜预的作品 杜预喜欢什么

时间:2016-12-20 22:10: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一般认为,结束自东汉末年以来的分裂割据局面,在军事上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羊祜,一个是杜预。所谓 “平吴之谋始于羊祜,祜卒,举杜预以终其事。”①

  杜预,字元凯,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生于魏文帝黄初三年(公元222年),卒于晋武帝太康五年 (284年),是三国末年,西晋初年司马氏政权中的重要军事将领。杜预的祖父杜畿,曾在曹魏时期任尚书仆射,父亲杜恕任幽州刺史。由于其父与司马懿有隙,杜预青年时期怀才不遇,“久不得调”②。司马懿死后,司马昭当权。杜预与司马昭的妹妹高陆公主结婚,于是成了已故司马懿的女婿。由于这一姻亲关系,他被封为尚书郎,并承袭祖爵,为丰乐亭侯。

  由于杜预 “博学多通,明于兴废之道”③,在职四年,才华横溢,非常人可比。因而,在司马昭的支持下,他开始参与魏国的军事。魏元帝景元四年(263年),司马昭率兵灭蜀,杜预以镇西长史随钟会进军剑阁。后来,他又率兵出陇右,败匈奴,退敌安边。任职期间,杜预日理万机,除了参与国家军事筹谋,随军征讨以外,又帮助司马氏政权审律例、定考课、革弊政、陈农要④,对西晋在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据《晋书》记载,杜预平时“敏于事而慎于言”,言出必果,深受司马氏的宠信。又由于他精通典籍,长于谋略,通晓兵法,所以,“朝野称美,号曰 ‘杜武库’,言其无所不有也”①。

  晋武帝泰始六年(270年)六月,杜预协助安西将军 石鉴出兵陇西(又称陇右,今甘肃、青海部分地区),以抗击鲜卑族首领托拔树机能的进攻。兵至塞外,石鉴不察敌军虚实,急欲发起进攻,但杜预审时度势,认为不可。他看到,自己来长安时仅带步兵三百,骑兵百余,后来虽加上西域之兵也难于与鲜卑匹敌。鲜卑 “乘胜马肥”,士气高昂;晋军孤军深入,粮运匮乏,战则必败。因此,杜预认定: 晋军远离后方,在塞外作战,首要的是解决军需问题,“宜并力大运刍粮,须春进讨”②,主张把进攻的机会定在第二年春季。为此,他上书石鉴,提出 “五不可、四不须”③,坚决反对立即出兵。石鉴因此大怒,捏造罪名加害杜预,强行出兵。杜预冒着被罢官问罪的危险,力陈己见,坚持自己的判断。结果,石鉴 “讨树机能卒不能克”,战事的发展完全不出杜预之所料,“陇右之事卒如预策” ④。

  第二年正月,匈奴右贤王刘猛举兵叛晋,拥兵自立。杜预又应诏商讨平叛方略。对如何平息边乱,杜预不主张劳师远征。他向司马炎详细陈述了 “立田籍、建安边,论处军国之要。又作人排新器,兴常平仓,定谷价,较盐运,制课调,内以治国,外以救边者五十余条”⑤。司马炎全部采纳了杜预的主张,不仅边患没有蔓延,而且沿边一带的防务、生产得到了很大发展。两次治边的过程,显示了杜预明察时势,深谋远虑的智慧和才能。从此以后,“朝廷皆以预明于筹略”①。杜预成了众人称赞的谋略家。

  随着西晋政权的日益强盛,灭吴战争就迫在眉睫了。而深谙谋略的杜预,终于成了这次战争的主角。

  三次上书 力主灭吴

  早在灭蜀之前,司马氏就有灭吴的打算。魏元帝景元三年(262年),司马昭就提出了 “先定巴蜀,三年之后,因顺流之势,水陆并进”,再并东吴的战略设想②。尔后,伴随司马炎帝位的巩固,晋政权加紧了灭吴的战争准备。司马炎采纳羊祜的建议,一方面在边境地区实行分化瓦解吴军的政策; 另一方面极力整饬军备、屯田兴冶、训练士卒,实行亦兵亦农政策; 还在巴蜀一带训练了一支 “舟楫之盛,自古未有”③的水军。十余年的努力,晋军已兵器精,士气盛,军粮已达 “十年之积”④。但是,司马炎始终下不了大举征伐的决心,在战机的选择上犹豫不定。晋武帝咸宁二年(276年),羊祜请求出兵,⑤由于泰、凉(今甘肃甘谷、武威)一带少数民族入侵和大臣反对而搁置下来。后来,张华请求出兵,又因计划不周,“众军既进,而未克获”,遭到一些大臣更激烈的反对,张华因此几乎被杀①。

  咸宁四年(278年)十二月,羊祜病故,杜预代其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杜预是羊祜灭吴计划的积极支持者和继承人。羊祜临死前,已经看出杜预的军事指挥才能,所以,竭力向晋武帝“举杜预自代”②。事实上,对于杜预的才干,朝廷内外早有美誉,杜预本人对于灭吴战争的谋划也早已成竹在胸了。

  当时,东吴的军事、政治已十分腐败。孙权死后所出现的嫡庶争立、宗室大臣互相残杀的局面,愈益发展。孙皓骄奢淫逸,暴虐至极,甚至实行“凿人目,剥人皮”等酷刑,③弄的将士离散之心日生,百姓怨恨之声日沸。在军事上被西晋遣使通好的假象所迷惑,不重军备,放松了长江上游的防务。

  面对东吴这种边防松弛,政治腐败,国力日衰的形势,杜预认为伐吴时机已经成熟,不容错过。咸宁五年(279年)八九月间,他上书司马炎,请定伐吴日期。司马炎答以“待明年方欲大举”④。

  杜预见司马炎无起兵之意,心神不宁。他看到,自闰七月以来,吴军严束将士,不见敌船沿江上驶。由此推断,孙皓已计穷力竭,长江上游和下游已不能两相保全。吴军在战略上“必先护上〔下〕游,勤保夏口以东以延视息”⑤。由于兵力所限,他们必不能增兵西上而空其国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若不当机立断,拖延至来年,“天时人事不得如常”,定会“纵敌患生”,攻之更难。对于出兵可能出现的结局,杜预也作了充分估计。他认为: 既然东吴已成倾颓之势,此次举兵,若获胜即可统一江南,为天下 “开太平之基,不成,不过费损日月之间”,“未有倾败之虑”。对于进兵方式和部署,杜预赞同当初羊祜提出的分路合击,南渡长江的计划。“分命臣等随界分进”,东西各路大军紧相呼应,密切协同,实属万安之举。①基于以上分析,杜预第二次上书,力主兴师伐吴,即刻一战。司马炎接到杜预的上书后,仍没有引起重视,反而将它搁置起来,未作答复。

  两次上书失败,杜预毫不灰心。他坚信这一良好战机稍纵即逝,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不多久,杜预又一次上书,第三次请求伐吴。他指出: “凡事当以利害相较,今此举十有八九利,其一二止于无功耳。”现在朝中之所以还有人反对兴师伐吴,是因为他们 “计不出己,功不在身”,心里知道以前的主张错了,感到惭愧,但又固执己见,不愿改正而已。杜预还进一步指出: “自秋以来,讨贼之形颇露。若今中止,孙皓怖而生计,或徙都武昌,更完修江南诸城,远其居人,城不可攻,野无所掠,积大船于夏口,则明年之计或无所及。”②这就严肃地申明: 如把攻吴时机定在来年,不一定达到如期的目的。杜预的这封奏本送至宫中,恰值司马炎与张华下棋。张华在伐吴战略时机的判断上早已与杜预有着共同见解。他见杜预的奏表送至,便推开棋局,趁机劝司马炎说: “陛下圣武,国富兵强,吴主淫虐,诛杀贤能,当今讨之,可不劳而定,愿勿以为疑! ”③杜预和张华的卓越见识及主张,终于为司马炎所接受,从而下定了大举伐吴的决心。

  晋武帝咸宁五年(279年)十一月,司马炎采取羊祜生前的主张以及杜预上书中提出的 “随界分进”的战略计划,发兵二十余万,分六路向东吴发动了全面进攻。一路自下邳(今江苏邳县西南)指向涂中 (今安徽滁河流域); 一路自扬州(今安徽寿县)指向江西(今安徽和县一带); 一路自豫州(今河南许昌东南)指向武昌; 一路自荆州指向夏口; 一路自巴、蜀(今四川旧蜀国地)顺江直取建业; 杜预则亲率一路自襄阳(今湖北襄樊市)南下江陵(今湖北江陵),尔后顺江南下,直取交、广二州。以后,整个战局的发展证明,杜预选择的灭吴时机是正确的。

  两出奇计 平定上游

  杜预出任镇南大将军之始,就 “缮甲兵,耀威武”①在长江中上游加紧进行灭吴准备。当时,由于孙皓在战略上重下游、轻上游,加之力量所限,吴国在荆州一带的防务十分松懈。在西起建平(今湖北巫山)东至夏口的沿江重镇虽布有防兵,但没有统一、严密的防御计划。于是,咸宁四年 (278年)十一月,杜预简选精锐,出其不意地向西陵 (今湖北宜昌)发动了猛烈攻击。

  西陵,城滨长江,是出入三峡确保荆襄的战略要地。守卫西陵的吴国大将张政,深得孙皓的宠信。可是,由于张政疏于戒备,布防混乱,遭到杜预的突然攻击,无法抵抗,因而损失十分惨重。杜预俘获了吴军许多兵士。张政慑于孙皓的暴虐,不敢秉报真情,这次败绩遂被悄悄地遮掩了起来。杜预得知这一情况后,感到有机可乘。为了离间孙皓与边将之间的关系,他立即致书孙皓,不仅详细陈述了吴军惨败的经过,而且表示愿将俘虏全部送还。孙皓接到杜预的书札,果然大怒。他急忙传令调回张政,免官问罪。同时,改派驻武昌的监军刘宪督率张政所属部队,接替西陵防务。驻守荆州一带的吴军将领,本来就对孙皓的暴政提心吊胆,怀有异心。这次临阵换帅的行动更使他们忧心忡忡,与孙吴离心离德了。

  第二年冬,杜预率领大军南下。他针对吴国边将已经出现的各自为守,无心恋战的形势,大胆地采用了攻敌要害的方针。太康元年(280年)正月,杜预自襄阳率军进围江陵。江陵,是东吴荆州治所,位于长江北岸,是吴国沟通上游建平郡与下游江夏郡相互往来的必经之地。它与长江南岸的乐乡(今湖北松滋东北),一水相隔,同为控制长江水面的重镇。乐乡、江陵有失,就断绝了上游宜都、西陵、秭归(今湖北秭归)、建平吴军的退路,以及江夏守军西进之路,造成对吴军整个西部防线的威胁。当时,江陵由伍延驻守; 乐乡由孙歆驻守。其二人同为吴军主将。由于杜预兵围江陵的行动,牵动了整个上游的吴军,所以,宜都以西各据点呈现一派混乱。在这种形势下,杜预并没有强攻江陵,耗费时日,而是先取上游,发兵“循江而西”。“旬日之间,累克城邑”。①与此同时,他约巴、蜀一带王濬所部水军(时受杜预节制)顺江东下,东西夹击吴军江面水营。这样,他们以破竹之势,克西陵,阵斩吴都督留宪; 破荆门(西陵东)、夷道(今湖北宜都),诛杀吴夷道监军陆晏等等,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剪除了江陵以西的沿江据点。

  但是,江陵对岸的乐乡仍为孙歆所据。乐乡位居江陵的上游,拔江陵不足于制乐乡,拔乐乡则彻底孤立了江陵。所以,杜预在攻取上游诸城以后,即把兵锋指向了乐乡。然而,乐乡面长江,背巴山(又名麻山,位于今湖北松滋县西南十五里),吴军防守较为严密,北岸又有江陵吴军隔水呼应。因而,此一战利于计取,难以强攻。

  为了拿下乐乡,杜预采取了奇袭战法。他派管定、周旨、伍巢等率奇兵八百,利用夜色掩护,偷渡长江。在乐乡一带的沿江各要地,到处张旗树帜; 又派兵一支迂回乐乡侧后的巴山一带遍燃烽火,造成大军已经渡过长江的声势。驻守乐乡的孙歆所部,见四面皆为晋军,一片惊慌,孙歆本人也完全被杜预的诈敌之策所迷惑。孙歆在给江陵伍延的报告中说: “北来诸军,乃飞渡江也。”①一时间,吴国官民举家投降者万余人。

  这时候,上游王濬所部水军也已进抵乐乡,孙歆不得不出城与王濬拒战。周旨、伍巢等,趁机埋伏于乐乡城外。孙歆出战不力,大败而归。周旨、伍巢等则随其溃军进入乐乡城内。入城后,他们趁敌混乱之势,直至孙歆帐下,生擒孙歆而还。随后,攻克乐乡。战后,晋军将士盛赞杜预的破敌之策,军中为此事还传出歌谣说: “以计代战一当万”②。

  上游沿江城镇的平定,乐乡的拔取,使地处江北的江陵吴军陷于进退失据的孤立境地。二月十七日,杜预命令南北各军会攻江陵城。吴都督伍延虽然看到大势已去,但仍负隅顽抗,作最后挣扎。他一面派人出城诈降; 暗地 “列兵登陴 (女墙)”③,企图诱击杜预军。杜预识破了伍延的诡计,拒敌来降,挥军猛攻。当天,晋军即拿下了江陵,阵斩伍延。

  江陵失守的消息一传出,吴国整个荆州地区为之震动。江南官民争相归降,甚至 “沅、湘(今沅水、湘江)以南,至于交、广(今广东广西等地),吴之州郡皆望风归命,奉送印绶”①,归附晋军。据记,杜预南取荆州以来,共 “斩获吴都督、监军十四,牙门、郡守百二十余人”②。从此,晋军完全控制了长江上游。

  指授方略 攻克建业

  长江上游平定以后,杜预与各路统帅共商灭吴之计。有人认为: 东吴 “百年之寇,未可尽克,方春水生,难于久驻,宜俟来冬,更为大举。”③就是说,东吴经营江南已逾百年,不易一举拔除; 时至春天,江南水生,江淮下湿,疾疫将起,难于久驻。因而,他们主张罢兵休战,等到冬天,再大举征讨。杜预听后,不以为然。他认为,缓兵势必功亏一篑,整个战局已属胜利在望,原定方案绝不能中止。于是,他便以战国时候乐毅在济西之战中大败强齐的经过为例,劝告大家说: “今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数节之后,皆迎刃而解,无复著手处也。”④杜预还向诸将详细地讲述了破吴方略,坚定了大家乘胜灭吴的决心。

  据史书记载,杜预在此之后,并没有直接参加进攻建业的军事行动,而是遵照二月二十八日司马炎调整了的战略部署,继续率队南下,镇抚零陵(郡治在今湖南零陵)、桂阳(郡治在今湖南郴县)、衡阳(郡治在今湖南湘潭西)诸郡去了。但是,出发前他不仅 “指授群帅方略”①,特别是为担负主攻任务的水军统帅王濬提出了一个乘虚而入,急驶东下的策略。这对加速晋军兵取建业的进程,起了重要作用。

  起初,司马炎在用兵上打算以陆战为主,水战为辅,水军受陆军节制为原则。为此,他曾颁诏,指令西出巴、蜀的王濬军,在东下建平后受杜预节制; 兵近建业时,则受由扬州兵向江西的安东将军王浑节制。这种方案遭到了杜预的反对。他认为:王濬水军应为进攻建业的主力而独立作战,“不宜令受我节制”。因为王濬水军兵力空前,东下建平后,即可 “顺流长驱,威名已著”②。所以,当王濬破建平直入西陵后,杜预便致书王濬,指出: “足下既摧其西藩,便当径取秣陵(即建业),讨累世之捕寇,释吴人于涂炭。”③就是要王濬乘势迅速东下,直取建业。

  杜预要王濬东下,正是抓住了一个良好的进攻时机。当时,吴主孙皓已指令吴军主力三万,由建业渡江逆战,忙于北面陆路应付,放松了水上防御。尽管有人看到 “晋治水军于蜀久矣”,势力强大,必至于此,④但吴军主将张悌虑不及此。吴军一意顾北,建业一带守卫已成空虚。从晋军方面看,原拟自扬州向江西,出横江渡口南下的安东将军王浑,但怕轻进受罚,“而欲慎己免咎”⑤,停留在江北不再前进。所以杜预的这一主张,实为弥补王浑被动局面,乘虚轻取建业的正确方案。王濬接到杜预的书札,认为言之有理,欣然乐从。他回书杜预表示诚心接受指教。

  攻占武昌后,王濬即刻率军东下。杜预分兵一万人给王濬,以增强其攻击力量。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三月十四日,王濬水路两军进抵牛渚(今安徽当涂西北),“兵甲满江,旌旗烛天,威势甚盛”①。这一行动,痛指吴军防御薄弱之处。吴军不意晋军骤至,措手不及。孙皓派游击将军张象率舟师万人,西向抵御,但兵士皆 “望旗而降”; 后虽勉强拼凑二万来人,但未及出发就逃散了。王濬指挥水师舰船,迅速东下,次日,就以 “戎卒八万,方舟百里”②,浩浩荡荡地进至建业。吴主孙皓见战局绝望,被迫到王濬军门请降。整个灭吴大战,由此一举而成。从平定上游到攻克建业,战争的发展变化,全然不出杜预所料。

  东吴即灭,天下归于一统,杜预被封为当阳县侯。这时,他已是年近六十岁的人了。他看到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③,于是花费了大量精力讲授兵法; 同时致力于开漕富民事业。由于他博学多才,耽思经籍,先后 “作《盟会图》、《春秋长历》,备成一家之学,比老乃成。又撰《女记赞》”④等等。杜预晚年所著《春秋左氏经传集解》,论证严谨,考辨精微,是一部历代学者所推崇的学术著作。

  晋武帝太康五年(284年),闰十二月,杜预卒于邓县(今湖北襄阳县北),享年六十二岁。司马炎感念其功绩,追赠他为征南大将军。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读通鉴论》卷十一,晋十二。

  ② 《晋书·杜顶传》。

  ② 《晋书·杜预传》。

  ③④ 均见《晋书·杜预传》。

  ① 《晋书·杜预传》。

  ② 《资治通鉴》卷七十九,晋武帝泰始六年。

  ③ 《晋书·杜预传》。

  ④ 《晋书·杜预传》。

  ⑤ 《晋书·杜预传》。

  ① 《晋书·杜预传》。

  ② 《资治通鉴》卷七十八,元帝景元三年。

  ③ 《晋书·王濬传》。王濬 “作大船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

  余人。以木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

  ④ 《晋书·羊祜传》。

  ⑤ 《晋书·羊祜传》。

  ① 《晋书·张华传》。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武帝咸宁四年。

  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晋武帝咸宁五年及卷八十一,太康元年贾充语。

  ④⑤ 《晋书·杜预传》。

  ① 《晋书·杜预传》。

  ② 《晋书·杜预传》。

  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武帝咸宁五年。

  ① 《晋书·杜预传》。

  ① 《晋书·杜预传》。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② 《晋书·杜预传》。

  ③ 《晋书·杜预传》

  ① 《晋书·杜预传》。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③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④ 《晋书·杜预传》。

  ①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③ 《晋书·王濬传》。

  ④⑤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①② 《资治通鉴》卷八十一,晋武帝太康元年。

  ③④ 《晋书·杜预传》。

猜你喜欢

邓稼先简介资料生平经历事迹 邓稼先的子女

  邓稼先,杰出的物理学家、核科学家,在核物理、中子物理、爆轰物理、等离子体物理、流体力学、统计物理和理论物理等多方面广有建树,是 更多

2016-12-20 22:10:00

李克农简历生平经历故事 李克农的子女后代

  李克农,民主革命时期长期主持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情报工作,是中共和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卓越组织者和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隐蔽 更多

2016-12-20 22:10:00

黄炎培简介生平经历 黄炎培的后代子女

  兴亡梦觉惊风采  黄炎培,号任之,1878年10月1日 (夏历九月初六)出生于上海沙县城一个平民家庭。父亲黄叔才初在家设塾授徒,后外出 更多

2016-12-20 22:10:00

罗炳辉将军简历生平经历 罗炳辉的后代子女

  (一)  罗炳辉,原名罗德富,自字宿星,1897年12月2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冬月二十九日) 诞生在云南省今彝良县大河乡阿都村偏坡寨一汉族 更多

2016-12-20 22:10:00

吕正操简历生平经历 吕正操的子女后代

  吕正操,早年加入东北军,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在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率部改编为人民自卫军,开创 更多

2016-12-20 22:10:00
编辑推荐
图文推荐
最新文章